尋找自己的身體和靈魂 / 楊慧(上海)

當再給夥伴按摩時,帶著輕柔、感謝、呵護,與她的呼吸一點點去磨合,看著她的呼吸從不規律到有節奏的起伏,從急促到舒緩,那種喜悅和滿足就這樣在心底漾開,按摩結束的時候,不但沒有感覺到累,反而異常的輕鬆、安靜。按摩者比被按摩者更爽的體驗,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

舒服求睡兼求道 /阿龍(台北)

這三天的「易學按摩」,後勁還是很強啊!理智、情感、身體三個中心都獲得滋養,收穫非常豐富。在世儒、Misherr 老師的講解與帶領下,《易經》不再是高冷的知識,而是融入實體經驗的智慧,也再度開啟了我對《易經》的興趣。

變出一個全新的媽媽 方圓/上海

聽聞最後一句話,我如遇電擊地猛抬起頭:長這麼大,媽媽還從沒表揚過我。是我聽錯了嗎?
一看之下,更是驚人:生平第一次,媽媽會用那樣柔和而平靜的目光,與我平視。那目光,像秋日午後草地間溫潤的暖陽,更似仲夏夜畔荷葉上朦朧的月光。細細分辨,似乎還有細碎的星光在媽媽眼角閃動。她有些尷尬地輕轉回頭,卻不知那抹光芒,從此竟瞬間照亮了我沉寂三十多年的心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