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下臨在的滋味__陽春白雪  / 張艷宏(北京)

第一天參加示範課,老師僅僅做了一個起手式,全場瞬間被老師帶入專注、寧靜之中,四十多人,同時進入這樣的狀態,老師和體驗者似乎是一體的,讓我更加期待。課程開始,老師說的最多的就是課程中大家可以好好休息,有充足的時間可以「睡」,可這個睡後來我才體驗到,那是一種無意識狀態,人是清醒的,又是無意識的,體驗到的是內心極度寧靜的狀態。

戀上葛吉夫神聖舞蹈 / 小仙女 (新竹)

我以前非常不喜歡我的工作,常常抱怨連連,覺得自己不適合。因為我的工作需要常常與別人溝通,深入了解別人的工作內容,提出相關報告。但是要面對不同的人說話對我已經是很大的壓力了,何況還要做深入的了解,況且未必每個人都很合作,所以常常覺得很挫折,常常批判自己的工作,無法認同它。而每次寫報告時更是另一段痛苦的折磨,一直在否定自己的想法,覺得這樣寫不好,那樣寫也不好,反正就不斷地批判、否定自己,卻又提不出有建設性的想法與做法。把很多時間浪費在這些負面思想上,雖然自己也不喜歡這樣,卻又無力掙脫。

空無至美--易學按摩學習記 / 古金玉(台北)

我約在半年前開始從事身體工作(芳療師),在和同事互相練習手法的過程中,我幾乎未曾睡著過,常常很羨慕別人在躺下後就可以呼呼大睡的功力。我想,應該不是同事們的手法不正確,而是自己腦袋太過靈活,原本就不易入睡。而在上靈性按摩第一天下午,世儒教大家按摩啟始時的全身鬆弛手法(起手式),擡腳、擡手、擡頭。很神奇地,我的夥伴才作完這幾個簡單動作,躺在那兒的我便進入了獼留狀態,夢周公去了。而幫我做的夥伴,甚至從未學過任一按摩手法,完全是個新手。然後,在這幾天的按摩課裡,我身體深層的疲累,隨著上課期間,一一浮出台面,讓我這三天始終有種睡不夠的感覺,全身軟趴趴地,好像被催了眠。

形意相生養生主 / 黃靜(貴州)

看了《箭術與禪心》(射藝中的禪),想從裡面找到答案,發現林老師給我們上課的方式就像書裡的師父教導的箭術課一樣,關注自己的呼吸很重要,你是呼吸,呼吸也是你。自己和呼吸融為一體時,外面的什麽都不存在了,心靜下來,更妙的是自己能達到一種「無我」及「空」的狀態,但又還很清楚自己存在當下。給別人做按摩時處於這樣的狀態在加上對被按摩者一份深深的關懷與愛,整個按摩結束後,自己真的就像練了一次太極拳下來,渾身舒暢、輕鬆,而被按摩者也是一樣的舒服。

那一場神聖的祈禱 / 李璇英(北京)

課間跟老師聊天,老師問:「上過很多課?」我點頭。老師再問:「為什麽還繼續上課?」我說:「我已經收獲了很多,有很多成長……但,還有未解的結。」老師笑笑:「你想要推開很多門,去尋找你要的,但也許有一扇門,它就在你身邊,你卻沒有發現。」我又楞住了,在心裡把這句話回味了好久。讓我沒有想到的是,接下來的課程中,真的有一扇門,在無意間開啟。

接受事實無煩惱 / 林世儒 (2007-11-12)

父親停止呼吸後不久,幫忙處理後事的人員很快的就到了,帶頭的資深專家沒打招呼,他只是先看了我們家屬一眼後,就立刻動手翻了一下父親的眼瞼,然後以非常訝異的神情和與語氣對他的助手們說:「做了幾十年,頭一次看到走得著麼平順的」。我不知道他是如何判斷的,但這讓我相信,我們做對了也做到了,真的幫助到父親以最佳的方式,平順地走完他人生的最後一段路。

經驗前所未有的放鬆 /張豔宏(北京)

請他躺下,開始給他做「養生主靈性按摩(易學按摩)」。整個過程另外兩個朋友還在小聲聊天,大概十幾分鐘,做完起手式,他呼吸均勻,我感覺到他已經進入了熟睡,很安靜,大概睡了半個多小時,他慢慢的醒來,第一句話就問我「我怎麼睡著了呢?太神奇了,是怎麼做到的?這個手法好特別啊?我想跟你學習可以嗎?」

是什麼在發出噪音? /微微辣(上海)

有了這個提醒,我雖做不到所有的動作都很輕,但是聽覺的靈敏度卻大大提高了。這真不是好事,簡直是折磨。因為所有的噪音你都無法忽略,都盡收耳底。這才更加感同身受到這個世界實在是太吵鬧了,而且沒有覺知的人實在是太多了。

共象:心靈成長地圖「同身寸」 / 林世儒

當然以完整的十二「辟卦(消息卦)」來說明與指引我們成長,那就更精采有趣及有效了。從初步上路到學而有成,期間所需下功夫的重點與方法,以及可能的困境與歧路也都一一指出。可惜大多數的讀友不曾接觸過《易經》,我也很難只用語言語文在闡明,畢竟透過「卦圖(畫)」和「卦象」配合「共象」的理解,一切就會簡單明瞭又深入。行文至此不免感嘆圖文並茂加上口語解說才是王道,一張好的圖表勝過千言萬語的說明啊!

「道」在一呼一吸之間 / 黃詩君(台北)

有一刻,至今仍無法忘懷。還記得夥伴在按摩前的感恩,那樣心無旁騖,我放鬆的躺著,微微感覺到有一股暖流,如春風一般溫柔的包覆著我,那樣輕,那樣柔。在春風的愛憐下,我相信全身的細胞們將如同櫻花們輕盈的在空中旋轉、徘迴,然後無聲無息的落下,聆聽神的呼喚與呢喃。我的心深深的被觸動,無法相信她的手都還沒觸碰到我的身體,我的眼淚就蠢蠢欲動。原來,彼此陌生的夥伴,也可以有這樣親密的連結。這就是世儒老師所說的「春來草自青」吧!

繼續三十年前未完之「工作」 / 林世儒

一直到本(3/12-3/14)月開的第227期「易學按摩」才豁然開朗,原來我需要易經的加持,從「中孚」卦開始,然後依「小過」「謙」「履」等卦逐步展開,再搭配老子三寶的「慈、儉、不敢為天下先」,整個落實到教學與按摩的手法當中。透過這些古老的經典讓我看到更深、更廣、更周全、更完整的樣貌,然後可以用更簡單易懂的方式來表達,我特別把當時的體會化為「指月」兩字寫在白板上,但未加解釋,有細心的學員做了筆記,日後我必將詳述緣由。

《易經》教會我的事 / 林世儒

這麼說吧!我喜歡並讚嘆易經,但要能在生命的成長過程中產生作用對我而言才有意義。因此不管你只是想學易經或是只對心靈成長有興趣,「樂天知命工作坊」絕對適合你的參與,而如果你對「易經」和「心靈成長」都有興趣,那恭喜你,這是最適合你的唯一課程。我熱切期待與你分享我的發現與我的經驗。

「不是治療」的「治療」  建忠/ 中壢

養生主靈性按摩(2020年更名為易學按摩)出現了,對以前的我,它可能是無效的按摩,作「起毛」。可是它讓我多年的打坐姿勢改變了,雙盤時腰直了,氣更順了,自然地腹式呼吸。已前學太極時的虛實頂勁、含胸拔背、鬆腰坐胯和沉肩墜肘,都變得有意義多了。甚至更明瞭南傳佛法中的「動中禪」,讓意識更容易回到身體中、呼吸中,而不在煩惱中、思想中。當下的感覺愈發明顯。當我經歷「貓爬」、「骨盆運動」、「游刃有餘」的練習之後,我發現以前怎麼都是用讓自己不舒服的姿勢在生活。

專心成為一個通道 / Kaveesha (台北)

當人能夠順應天道,放下自身的意圖,無論做什麼,都會成為一個天地的通道,自然朝向自利利他的方向發展。而世儒這套手法,初衷是為了練習動中靜心,然而接受者也在這樣寧靜無我的品質中,深深被療癒。我也終於明白為何海寧格大師會如此推崇這套手法。

尋找自己的身體和靈魂 / 楊慧(上海)

當再給夥伴按摩時,帶著輕柔、感謝、呵護,與她的呼吸一點點去磨合,看著她的呼吸從不規律到有節奏的起伏,從急促到舒緩,那種喜悅和滿足就這樣在心底漾開,按摩結束的時候,不但沒有感覺到累,反而異常的輕鬆、安靜。按摩者比被按摩者更爽的體驗,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

舒服求睡兼求道 /阿龍(台北)

這三天的「易學按摩」,後勁還是很強啊!理智、情感、身體三個中心都獲得滋養,收穫非常豐富。在世儒、Misherr 老師的講解與帶領下,《易經》不再是高冷的知識,而是融入實體經驗的智慧,也再度開啟了我對《易經》的興趣。

變出一個全新的媽媽 方圓/上海

聽聞最後一句話,我如遇電擊地猛抬起頭:長這麼大,媽媽還從沒表揚過我。是我聽錯了嗎?
一看之下,更是驚人:生平第一次,媽媽會用那樣柔和而平靜的目光,與我平視。那目光,像秋日午後草地間溫潤的暖陽,更似仲夏夜畔荷葉上朦朧的月光。細細分辨,似乎還有細碎的星光在媽媽眼角閃動。她有些尷尬地輕轉回頭,卻不知那抹光芒,從此竟瞬間照亮了我沉寂三十多年的心房。

注意力就是愛 / 林世儒

我的一個學員,她對她的小孩非常好,會盡量滿足她小孩的需求,她的小孩大概小學三年級,跟同學比起來她的小孩要什麽就有什麽,可是她的小孩那次跟她說:媽媽,你不愛我。她覺得很困惑,為什麽,你想要什麽我就給你什麽,別人沒手機你就有手機,別人沒有iPad,你就有iPad……但是小孩卻抱怨媽媽不愛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