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042 臣服:全然接受與交託 / 林世儒

參加完「光的課程」聚會的當天晚上,我如常盥洗後就寢,睡到半夜被突然發生的全身劇烈刺痛所驚醒,我的皮膚表層彷彿有人拿著細針不斷的在刺著,骨頭和關節就像那沒關緊的油箱,不斷的滲出難以忍受的酸和痛,整具身軀發著高燒,我完全是受不了這痛苦,不斷地呻吟著。

P041 指引:繫好駱駝信任阿拉 / 林世儒

經過兩三個學員的分享之後,她的反應開始變本加厲,一下子用力的拉扯自己的頭髮,一下子捶打自己的胸膛,發出碰碰碰的巨大聲響。整個人披頭散髮,臉上涕泗橫流,同時大聲呼喊著說:「我要跳樓下去,我不要活了。」她的聲音和動作實在是太大了,干擾了大家,於是我把眼光從正在發言分享的學員移到她的身上……

P040 自救:從「注意力」開始 / 林世儒

晚餐時這位新學員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告訴我,事情全部的經過和她所受到的極度驚嚇,以及腦海裡不斷的出現要以死相隨的執念。看到已經哭成淚人的她,一時之間我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安慰的話,因為相對於她所經歷的震驚與傷痛,所有的語言都太蒼白無力了……

P038 行走:用千萬個錯誤堆出來的能力 / 林世儒

在課程裡我放音樂讓學員們一起跳 Tibetan Melody ,結果這次她竟然跳對了。當音樂與動作進行到第七和第八拍時,她突然跌坐在地上放聲大哭,旁邊的同學趕緊過去扶她站起來,結果她整個人就像癱了一樣,完全無法站立。這位學員到底發生了甚麼事?造成整個人癱軟無力,後來整個人的生命發生了極大的蛻變,為什麼會這樣?

P037 當下:注意力就是愛 / 林世儒

工作坊中這位新學員問說:「有一件事我非常困惑,並且非常苦惱,更讓我十分痛苦,所以我才會來上課。我非常愛我那正在讀小學的孩子,所以只要他想要任何東西,我都會滿足他,而且一定是買最好的給他。比如他要手機,我就給他iPhone,絕對都是最高端的產品。可是他卻常常說我一點都不愛他,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我有什麼地方做錯了嗎?」我會如何回應她,並讓她感到如夢初醒呢?

P036 鍛鍊:維持注意力的持續 / 林世儒

有一位還在清華大學修博士的小夥子說:「老師,你必須賠償我的損失。」我好奇地問:「發生什麼事了,我必須要賠償你。」他說:「我本來日子過得好好的,挺快樂的。自從參加了你的神聖舞蹈課程之後,就少了很多樂趣。本來我看到漂亮的美眉,就會過去搭訕幾句,挺開心的。可是經過這段時間鍛鍊之後……

P035 心音:沒有對錯,只有感恩 / 林世儒

他們叫住我,然後問到「每周我們都特別坐在櫃台這裡觀察來來往往的人們,每個人都是推著門進,推著門出。已經看了好幾個禮拜了,發現只有你是拉著門進、拉著門出。你為什麼這樣做?」……,這簡單的開關門和與我的心靈成長有甚麼相關呢?以及為我的教學方法帶來甚麼樣的根本性影響?

P034 禁忌:誰碰我就跟誰翻臉 / 林世儒

我超級害怕與人有肢體接觸,同學們都知道,誰碰到我的身體,我就和誰翻臉。青春期的男生習慣勾肩搭背,有誰過來搭搭我的身體,肯定重重的給他一個拐子,絕不客氣,沒翻臉不認人就算是很給面子了。而我是如何從害怕肢體接觸,到設計出一套讓人感到超級舒服,渴望被多多接觸的全身按摩方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