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沒有標準答案 / 黃詩君 (台北)

葛吉夫說我們的內在其實一直處於分裂的狀態,因為內在是由「諸我」所組成的。我看見內在有一個「我」,在不認同於權威的情況下,我其實想要挑戰權威。這個權威可能是老師或團體。但我常常把這個我壓抑下來,為了尊重領導者,也為了團體的和諧,更害怕因為發出不同的聲音而被團體排斥。今天的這個「我」……

如花綻放的美好 / 黃詩君 (台北)

體感上,在吸氣時,會有一種氣往上提,就像我們想要笑時,會有一股向上的動力,然後整個身體的細胞呈現向外打開的狀態。每一次吸氣,身體狀態的確如同花開。吐氣時,整個身體會有一種重力往下掉的感覺。因為所有的細胞都鬆開,並且放掉力氣。想像自己把所有的重量都交給臀部,臀部再交給坐墊或是地板。在吐氣時,放掉所有緊抓的力量。

調整眼神,令我如花般的綻放 / 黃詩君 (台北)

中間下課時我問老師,我如何把頭部進入空的境界擴展到全身。老師說時機成熟時,自然會告訴我們。課間休息後重新開始上課,我開始嘗試探索,自己找到答案。如果我想像全身的細胞都在微笑,那會如何?我享受與身體進行各種實驗與探索。這是世儒老師每次不肯直接告訴我答案,所帶來的最大收穫。

由「看」入「觀」,住惱不亂 / 段世龍 (台北)

然後我請大家記得這個眼珠不動的狀態,再跳一次神聖舞蹈。後來那位本來覺得自己不行的學員,動作變得穩定,就算錯了,也很快的調整回來。最後分享時她說在這樣的眼神下,也許內在還是有自我批判的聲音,但力量變小了,自己比較不會被拉走。然後在靜坐時,有一種感動,讓她流下眼淚。

看見內在的力量 / 廖春香 (台北)

時間的累積,讓我在神聖舞蹈的學習上有一些「看見」除了老師常常提醒的三寶:「慈、儉、不敢為天下先」之外,還有另一個三寶就是「意願,意識,意志」,這三樣寶也很重要,它是鞭策我走向成為自己的基本要件,所以這麼多年來我一直都非常珍惜神聖舞蹈的學習,可以跟一群同修一起「工作」幫助我看見自己的慣性,習氣,還有意識的提升~我的心變得比較柔軟了,身體也比較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