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與否的掙扎」練習日記(07)/ 林世儒

2020-05-15
經過昨日的「五陽決一陰」,心想今天應該會很順利的來到六爻皆陽的「乾卦」,從此進入「天行健,君子以自強不息」的境界,前面迎接我的將是一片坦途。沒想到「否」的反撲力量異常強大,也許使臨死前的掙紮吧,但絕對不可小覷,剛才不小心差點翻船。練習開始時,一擡起雙臂感覺很輕鬆,心想這幾天的堅持果然獲得了好的成果,最艱苦的掙紮已經過去,從此都是坦途了。

想到不到五分鐘,手臂開始感到沈重,痠痛麻再度佈滿兩臂,肩膀連結脖子的那塊肌肉尤其痛,到了最後五分鐘,手臂開始微微顫抖起來。我大口的呼吸來減緩痛苦感,心裡的「否」發出強烈的聲音要我把手放下,反正已經堅持了六天了,就放鬆一天吧!上帝不也是工作六天休息一天嗎?

看我沒有動靜,它又說:不然把手肘稍微放低一點,就不會那麽痛苦,一樣是堅持做完十五分鐘啊!這時內在的「是」毫不妥協,堅持著不放下手臂,更維持著手臂的水平,不讓形狀有任何改變。可是肩頭的壓力和痛感越來越強烈,顫抖也更強烈了,甚至又發出了細微的呻吟聲,清楚的感覺到兩脇的汗水慢慢凝聚下滑,最後集中在足踝上成大水滴再流下地面。

我再度打起精神,死撐在哪,始終不放下手臂,並保持著不變形,終於結束的鐘聲響起,我慢慢放下快麻痺的雙手,真是好不容易,才又過了一關。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