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驗到不同品質的「奧修靜心」 / 熊柏豪 (台北)

另外一個讓我感到印象深刻的是「動態靜心 Dynamic Meditation」,幾個月前由於我的提問,於是有一次在「易學律動」的課後,世儒老師請我以及是奧修門徒的學姐們上去示範「動態靜心 」第一階段「混亂呼吸」的部分。我就像一隻剛出生的小鳥在胡亂拍打,與其說是在「混亂呼吸」倒不如說是在亂擤鼻涕。輪到奧修門徒的學姊們上去示範時……

誤區:錯把「用力」當「努力」/ 林世儒

在做完經由詳細解說的「動態靜心 Dynamic Meditation」之後,在團體分享的環節,她感歎的説:「這幾年的動態靜心和個案都白做了,原來我的問題不是能量卡住,不是童年制約,更不是心理創傷,我只是一直都是在用力用錯方向而已。」

關於動態靜心的感謝(二) / 李錚 (南寧)

在多個不同老師的工作坊中,課程裡都有「動態靜心 Dynamic Medutation」的環節,我想這一定是個極為重要的功課,於是回家後便開始了動態靜心的修煉,就這樣斷斷續續的練習,至今也差不多有一年半了。其中五個環節的體驗都是不一樣的。剛開始是每個環節都做不全,後來是第三、第四個環節難以堅持,到後來,不斷地調整身體的運作方式,但都不得要領。

「中」-不偏不倚,不受影響 / 林世儒

有一回在她去印度參加國際年會並發表學術論文的前一天早上,我接她外出,她正和航空公司聯絡確認機位,航空公司說他沒訂位,要下周才有機位,她既沒生氣也不焦慮,只是溫和說他確定訂過位了,請航空公司重新檢查訂位資料再通知她,然後若無其事的和我去參觀故宮博物院,一整天我看不出這件事情對她有任何的影響。

蛻變生命的「動態靜心」 / 林世儒

套用一下師父的話:「我的訊息是一種煉金術,一種變化氣質的科學…我的訊息不是語言的傳達,它是非常危險的,它相當於死亡和再生。」如果您要一個全然的生活,一個沒有遺憾的生命,那就趕快來吧!準備好願意去死然後再生的人啊,快快來吧!人身難得,生命苦短,給自己一些勇氣和機會,快來創見堂,快到各地的奧修靜心中心,親嚐一下奧修的法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