體驗「在」的「奇蹟」/ 李錚 ( 南寧)


雖然跟隨林世儒老師學習「易學按摩」已經三年了,但對於按摩「在」與「不在」一直沒有身體上的感受。(在,我認為就是活在當下的解釋。)從理念上來說,「在」與「不在」之區別,就看你在按摩的時候,你把「注意力」放在哪裡?你自己的身體姿式怎樣,你身體的放鬆程度怎樣。理論是一回事,實際往往卻是另一回事。

我在是第三次複訓「易學按摩」給同伴按摩的時候,做到「在」,那次體驗,不僅同伴感覺好,我自己也感覺非常良好,我想原因是:在按摩時當我「不在」的時候,我把「注意力」放在對方身上,身體部位可能是不自覺地緊張,會自己增加不必要的動作,會用力,會「有為」地去做。

當我「在」的時候,我是把「專注力」放在自己的身上,放在手掌接觸同伴身體的部位,所以我能擺脫一種慣性——控制對方或是很想為對方做事情或是被對方影響的那種慣性,因為身體放鬆,所以我的力量強度並不是我自己決定的,而是交由上天或是更高層次的力量來決定的,這就是「無為」地做。

而我對同伴的呼吸和身體變化反而比以前把「注意力」放在他身上時更加敏銳,所以按摩的效果反而好。(也一直想把這個經驗分享給更多的同學,不然「易學按摩」練習一段時間,就會交給「傑克」去做,沒有感覺地、機械性地做,從來「不在」。)

昨晚我們共修也有「易學按摩」練習。我這次非常榮興做「模特」(因為一直是共修的帶領者,所以我平時做修行者多,做模特機會很少)我想,既然按摩的時候,「在」就是把「注意力」放在接觸對方的身體部位,那麼當我被按摩時,「在」是不是也是將「注意力」放在被對方接觸的身體部位上呢?我決定一試。

當同伴做什麼樣的動作,我都把「注意力」放在她手部接觸的部分,慢慢的,我發現我的感受第一次如此不同:當同伴輸能量的時候,我感覺的整個身體與地板是一致的;當同伴把的手拉伸時,我覺得我的雙手無限延長;當同伴給你輸七輪能量時,我覺得我融入大地,並且手部不自覺地輕動,我好像醉入大地了,但其實頭腦是清醒的,我想那是一份很深的「在」,也就是活在當下。當我不得不「醒」過來時,我不禁感嘆地說:「這是我第一次感覺到,我在做『易學按摩』」。

以前,我在被按摩的時候,也是在「感受」,但我才知道,那是頭腦在感受,所以不自覺是有評判的,比如這裡輕了,那裡重了,這裡不舒服了,那裡位置不對了;因此無法真正地放鬆和覺知(真正的覺知來於身體);也會有一種情況,完全放鬆但不去感覺身體的變化,就會進入沉睡或醒著睡覺的狀態,這樣也是失去覺知的。

而昨晚,我是用身體而不是用頭腦去感覺的,所以既可以放鬆又可以覺知,也讓我真正地體悟了長時間的活在當下。(一點補充,只要學過「易學按摩」不是太粗暴對待我身體的接觸,都不會影響我「在」的狀態。還有就是她手法及接觸的不同、輕重我也有感知,只是因為不評判罷了)「在」之後發生了一系列神奇的變化:

一、按摩過後,我的頭腦完全無法控制我的身體,所以我整個人都慢下來了,而且有點象喝酒醉一樣,大腦無法控制我的說話,我的說話會變得比原來慢三倍以上,還會結巴,還會有點想不出來說不出來。

二、呼吸變得很深很長,並不受我原來習慣的控制,是身體自然地呼吸。

三、對身體的整體感覺更真實更細緻更柔軟,全身肌肉放鬆,原來酸痛的部分沒有了

四、行動也比原來慢下來,但我的感官敏銳度在提高,比如我可以聽到外界的聲音甚至很細小的聲音,比如後車輪部分滾動不暢所發出的聲音,但不影響我,我可以聽到前面同伴的談話,內在感覺和她們是一起的但不影響我。(而以前,也許是要求自己與同伴不一樣但卻互相影響)

五、很多細節都能做到,比如平視而擴焦的眼神、與物體接觸的每個細微的感覺如開電單車右手加油的感覺、自然就用最小的力來做事等等要求,可以非常容易的做到,而且能持續地做到。

六、當我回到家,給我兒子做按摩時,我發現我的手敏銳度大大提高,可以感受到他的呼吸,並且可以穿透他的皮膚和肌肉進入很深層面,我接觸他的身體,感受到我接觸的一片雲,有溫度,有能量細微流動,很厚很軟,這樣去做按摩太舒服太容易了,而且也不需要太多招,我就是溫和地用手在他額頭輕輕摸了一會,沒到一分鐘,他就睡著了。我接觸我老公的皮膚也有類似的感覺。

七、昨晚上我還可以很深入地給自己的內臟做按摩,當我按到心臟的時候,我有深深的感動,還幫助自己調了一下自己的腰椎。

八、我今天早上醒來,頭腦也不斷地想要搶回它原來的位置,但我很欣喜地發現,活在當下的品質還在(昨晚如果是95分的話,今天是85分,老師說過,如果身體練習的話,那些經驗都是自己做出來的,所以容易穩定下來)。雖然已經從醉中醒來,但我說話、打字和移滑鼠比原來輕和慢,而且打開網頁的時候坐在那裡等;順便練了「葛吉夫神聖舞蹈」的幾個動作,比原來更不用力,更有精准性,原來很容易緊張的左手腕也能自然地放鬆。

九、發現我生活的內容沒有什麼變化,走路,洗衣服洗碗,買菜做家務,和孩子溝通,輔導作業,在網上看小說,寫東西,看書,身體練習,但品質卻很不一樣,更穩更慢更寬容,但整體時間不影響。再次應證老師說過的話,重點不是做什麼,重點是你怎樣做。

十、原來做不到的,今天可以做到:比如下樓梯時無需低頭看可以平視,不再害怕黑暗了;原來的一些壞習慣沒了,比如:走路看報紙,炒菜時還要打電話,回家第一件事開電腦等。

十一、 和兒子仍然堅持打羽毛球,可以更不用力去打,但接球品質在提高;對兒子的失誤說教的次數也大大減少,他開始還有些不習慣呢。

原來,這就是持續活在當下的感覺,這就是內在成長吧,
原來:成長,就是當你的身體不斷練習,準備好了之後,機會自然就來了。
成長,就是把原本不屬於你的慢慢去掉,把原來屬於你的活出來。
成長,就是雖然和外界連結在一起,但自己也無需向外求,就可以活得幸福。
成長,就是身體清楚地知道自己在做什麼,用最小的力活在當下;頭腦在旁邊靜靜地觀察。
成長,就是你的行動不用那麼快,心情不用那麼急,因為你知道,一切都來得及。
成長,就是你不用太多的表情,沒有太多的動作和語言,無需討好的笑,但內心充滿喜悅。

活在當下,也許每個人一生中都會有經歷過瞬間或片刻,但最重要的是:你每天有幾次活在當下?每次能延長多少時間?只有出現的次數足夠多,延續的時間足夠長,才能量變到質變,成為真正的成長。

如同乾涸的田地,如果每天只有一滴水滴下來,那很快就蒸發了沒有留下什麼痕跡;如果你每天不僅滴一滴甚至更多,而且滴了一小時甚至更久,那也許那小塊田地至一大片田地就開始濕潤,那塊田地的品質就開始改變,也許就可以孕育出新的生命了,這就是成長,就是奇跡。

所以,讓我們不斷地活在當下,不管你是用神聖舞蹈,還是養生主按摩,還是其它什麼方式,請讓這個「在」來的次數多一些,「在」持續的時間久一些,讓我們的生命進入更深更高的層次和空間。

感謝林世儒老師和高金美老師,你們的榜樣力量讓我有信心一直按這個方向走著。

感謝所有的同修(包括我的親人),你們的陪伴讓我更有力量朝這個方向走著。



下面是李錚和一位按摩同學的對話,與大家分享她的成長:
張生靈 11:43:01
我昨天做按摩,我能理解你說的一些話了
張生靈 11:43:51
就是,他是我的工具
風箏/ws 11:46:36
呵呵,感覺不太一樣吧,當對方是工具時
張生靈 11:46:52
我以前做的時候會刻意的放慢速度,刻意的去把握時間。但是昨天,一切都很自然,做起式收式,20分鐘。好像自己慢下來了
風箏/ws 11:50:35
呵呵,恭喜恭喜
張生靈 11:50:51
然後,我走神的時候,立刻就察覺到了,沒有評判,注意力就很快的回來。做到手的時候,我也能覺察到自己緊張,用自我觀察的方法,我現在可以漸漸停止對自己的批判了
風箏/ws 11:51:11
隨著你的“在”越來越多,你還有更多的發現
風箏/ws 11:51:39
也寫下你的記錄吧,讓更多的人可以透過分享更好地走
張生靈 11:53:02
我昨天,是在擡腳的時候,經驗到「在」,但是就是那麼短短的在,都帶來了這麼多的不一樣
風箏/ws 11:53:50
嗯,是啊
那一刻是什麽感覺啊
張生靈 11:57:01
除了“他是我的工具”之外,沒有別的任何想法。更能清楚的知道,我的手握著他的腳用多少力,起來和放下,我的大腿的肌肉的緊的感覺。就是那一刻,只有身體的感覺,沒有頭腦。
張生靈 11:58:22
我的身體,如何在動,我都知道
風箏/ws 11:58:52
嗯,當你在的時候,你就會知道什麽是真正的在,什麽是想象的在了
張生靈 12:02:43
所以,在對我的夥伴鞠躬的時候,我是第一次這樣深深的感謝,第一次來自心底的,虔誠的感謝“工具”
張生靈 12:02:58
以前,更多的是一種形式
風箏/ws 12:04:14
呵呵是啊
風箏/ws 12:04:41
可以把我們的對話發到網上,讓更多的人學習嗎?
張生靈 12:04:59
可以
林世儒 Niten 12:12:34
太棒了!你們開始經驗到我所想要傳達的,終於入門了.不再只是為按摩而按摩了

(共 50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