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 (0025) / 知道:我越來不知道/ 林世儒

這是一場為期十六周的「靜心」與「內在之旅」,建議每天只聽一篇,以得淺移默化之效。
只要給自己十分鐘時間,閉目靜坐聆聽,即可轉化個人氣質,提升生命素質,改善生活品質。
如能搭配在練習「易學正坐」時播放,並於日常生活中保持「記得喝水」,成效會更為顯著。


知道:我越來越不知道 / 林世儒

剛走上內在之旅心靈成長之道時我常覺得我知道很多,看得比一些同修更深更遠。一方面認為自己很優秀是塊好材料,另一方面又覺得還差得遠,因為對比於前輩們的功夫和境界,那份差距不知有生之年是否能及。就在這一邊覺得自己很好,同時又認為自己還更待加強的矛盾心情交織下,繼續多方探詢並摸索著匍匐前進。

如果學習「靜坐」算是「內在之旅」的啟端,那麼我在22,23歲左右就可算是開始步入心靈成長的道路了。只是當時沒這想法和需求,只是為了健身。那時候我是剛進電腦公司才兩三年,有一天老闆說練氣功可以健身並提升精力,有助於工作與生活,所以他請了一位老師來教我們正統的「道家氣功」,歡迎同事們踴躍參加。開課第一天大會議室坐得滿滿的,各部門的大小主管幾乎都來了,大家帶著好奇與期待專心學習著。

老師首先教的是結手印、守竅、靜坐,這對於在IT公司工作只用頭腦的人來說,實在是很困難。大家幾乎是呆若木雞的坐了一晚上,而唯有我依照老師指示的要點靜坐一會兒之後,身體開始微微震動了起來,居然第一次嘗試靜坐就「得氣」了,心裡非常開心。老師建議每天在家練習,如在過程中有發生狀況或疑問,可在下周上課時報告與提問。

對於各種有我興趣的練習,我絕對是勇於嘗試的。當天晚上就寢前就照要老師所說的要領靜坐起來,沒多久感覺整個人好像跌入某個無底的宇宙空間,身體不斷的陷落,許多星體從我身邊快速飄過,我開始害怕,心想接下來不知會發生甚麼危險?突然間眼前看到有一尊渾身碧綠色的象頭人身的怪物朝我快速飛來,我生平哪見過這種可怕的妖怪,嚇得我渾身冒冷汗差點就叫出聲音,緊急之下猛然張開眼睛一看,發現自己依舊還坐在房間裡,於是伸手打了自己一巴掌,果然會痛,這證明了剛才發生的只是幻象,終於可以放下忐忑不安的心鬆了一口氣,但我再也不敢靜坐了。

第二周上課時我向老師報告了這情形,他說沒關係,靜坐時是有可能見到或聽到一些不尋常的景象或聲音,如果害怕的話,可以念「 唵嘛呢叭咪吽」六字大明咒,即可安心平順逢凶化吉。回家後我又開始靜坐,這次是不怕了,只是坐沒一會整個臀部像是裝了彈簧似的,有一股能量不斷地向上衝擊,讓我整個人以盤坐的姿勢彈跳起來,接著就像蓋印章一像,蓋滿了整個房間。在上課時老師建議說此時只要把意念放在丹田,身體就可以靜止下來了。這招果然有用,此後身體還是會抖動,但已經不再彈跳了。一直到數年後參加見性法師的禪七,他看我靜坐時身體會抖動說:「我們修行是為了修正言行變化氣質修心養性的,所以氣功、神通,我們不修也不練,因為這些雖然可能會發生,但無助於修行。你要保持身體靜止不要抖動」。我聽進去了,同時也把練習多年的氣功給完全放棄了。

在「內在之旅」這條路上陸陸續續接觸了數十種法門,幾乎都和當初學習「靜坐」一樣,很快就進入狀況,超前同儕很多,也很受到老師們特別的關注,很快地就有一群朋友主動跟著我定期聚在一起練習。而我對於所學到的技巧除了依法練習之外,還會去研究分析,並推敲各種可能,總想找出個更簡單、輕鬆、有效的新方法來練練才甘心。隨著這樣的嘗試和累積,我發現了很多別人不知道的方法與訣竅。

一方面我知道的理論和技巧越來越多,但同時另一方面我卻覺得離「大道」越來越遠。因為越深入研究就會發現自己所不知道的竟然是那麼多,許多原自認已經研究透了,知道得很深入的「靜心、律動、神聖舞蹈、易經……..」,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發現,還有更深的意涵和道理,而我限於當時的知識和素質,所以無法發現與了解,真的是越深入研究探討就越發現自己的不足和淺薄。於是我終於確定我知道了一件事,那就是「我越來越不知道」。

對於這些有形的的方法技巧都已經是如此的不明白了,對於「大道」我豈敢置喙。唯一能知道和能做的是:帶著極高的愛去敬畏,敬畏天地,敬畏父母、敬畏眾生。


道(Gehen mit dem Augenblick)/海寧格

是誰在引導我們的內在之旅?是我們的心靈嗎?是否是我們心靈的渴望呢?如果是的話,那心靈又是什麽呢?

我們的心靈在不同的層次和空間中運作。在最基礎的層次上,它為我們的肉體註入生命。

這並不是說心靈只是我們體內活動,好像它被困在裏面似的,而是只有當心靈超越了肉體的限制,並從它所處的環境中覺知到,該如何引導和守護這個軀體,這時心靈才能帶來生命的動力。

心靈將我們的肉體和所處的環境連結起來,一如它也連結了我們體內的各個成分。所以,心靈就是我們身體的欲望,以及因為情感需求而發生的行為。只有透過心靈,我們才能覺知到身體以及所處的環境。

心靈也連結了我們和他人。首先是我們的家庭:我們的父母、兄弟姊妹,以及我們的祖先。它將我們以一種特別的方式連結起來,仿佛我們共同擁有一個更巨大的心靈。個人的心靈作用影響這個巨大的心靈,而這共有的心靈也同時影響著每一個個體。

也許,我們應該把這兩個心靈領域視為一體。因為只有在某些特定的概念中,我們才有作為一個“個體”的可能;但在實際上,我們總是以各式各樣的方式與其他人以及外在的環境連結著。

在這個廣義的心靈層面裏,包括了我們對於關系與歸屬感的渴望。愛與厭惡也屬於這共有心靈裏的感受,此外還包括罪惡與清白、值得或不值得、公平與不公平,以及善與惡。這些感受把我們和其他人相互連結在一起,就算我們刻意忽視它,也代表著一種連結;因為凡是我們想要忽略的東西,卻往往對心靈有著特別的影響。

另外,我們對他人的觀感印象也存在於這個心靈層面中。這些印象造就了我們對於他人的感受,並影響我們的人際互動。而也往往是最容易使我們和自身疏離或偏離內在的原因,尤其這些印象阻礙了個人和自我的覺知。

是誰為我們打開通往內在的道路?是「道」。什麽樣的道?是我們的道嗎?這“道”是否屬於我們,就像有人認為他們擁有心靈一般?又或者是,它更超越了我們的心靈,是心靈的更高層次,一個超心靈?

只有當我們與心靈同在時,才能從中體驗到「道」。當此之時,我們的身體會有所覺知,會被道所撼動;身體將感到處於道的懷抱中,好像它就在那裏一樣。

在這我要更進一步地說明,一切的生命運作都是一種道的運作。只有在無盡的相互運作裏,生命才有可能進展。並不是所有的人都會覺察到道的力量,但即使如此我們仍然能夠成長。而這種力量超越我們的理解,以一種靈性的方式來呈現。

道的運作是一種創造性的運作。它不會自發地出現,而是從外降臨。它來自於超越身體和心靈的彼岸;如果我們想在靈性層面體會這種力量,也會發現,它來自於超越靈性的彼岸。

這種道到底是什麽?是什麽樣的道把我們的身心靈結合起來?又是什麽樣的道掌握並成就我們的身心靈?是神的靈魂嗎?這個靈魂是否把我們和神的力量連結在一起?如果我們跟著它,是不是就與神同在?這種道的運作是否也讓我們一起參與它的作為,仿佛上帝造物一般?

這已經來到我們靈魂的限制了。這股靈魂的力量超越了我們所能理解的範圍,於是呈現出一種神性。但我們怎可大膽稱之為神性,好像我們知道它的起源一樣。
它必須看顧我們嗎?我們被允許看顧它嗎?能夠和道的運作同行,對我們的身心靈而言,就已經是一種豐盛和滿足了。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