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並非「放棄」/ Anand (上海)

SONY DSC

沒有任何目的

幾年前知道「易學律動/神聖舞蹈」,一直到今年上半年才動了想要去體驗的念頭,隨著自己不間斷的對內在工作,終於順利成行。

開課前大家做自我介紹,很多同學都是對林世儒老師和高金美老師夫婦相對了解或者是粉絲,有的同學說對「神聖舞蹈」充滿了恐懼,有的同學說希望通過練習穿越自己的模式,我默默的疑惑,舞蹈為何要恐懼?除了知道老師的名字,我對其他一無所知,即使看了課程介紹也並無很深印象,只是感覺輕盈,就來了,沒有其他任何目的。

第一天很快過去,我完全懵圈,從前一天早上6點多出門到當天早上4點多起床,總共只睡了3個多小時,整個一天都在半夢半醒中飄著過的~~

「放下」並不等同於「放棄」

第二天,老師將動作拆分,我們從單獨一個部位練習慢慢疊加,到最後順暢的完成頭+手+腳整套動作,少的7個動作,多的20個動作,加上音階吟唱,另外,還分團體一起做的動作、個體不同的動作、個體不同節拍時開始循環的動作,也會讓我們去想象有一個「我」,站在對面大樓上,遠遠的看著這邊的「我」在跳舞,需要非常專注當下,稍有走神,立馬出錯;

老師在整個過程中,穿插著教導:當我們做錯時,會立即開始自我評判、會羞恥,會焦慮,會不知所措,會有挫敗感,這一切統統允許,允許自己可以不會,允許自己可以犯錯;放下,放下頭腦的思考、回憶和評判、羞恥;放鬆,相信身體的記憶和智慧;學會等待,等待的時候記得數拍,記得第一個動作,無論發生什麽,數拍之後,優雅回到第一個動作重新開始;

在一遍一遍重覆再重覆的舞蹈中,我的內在升起一股暖流,被自己感動哭了~我看到自己一開始對自己慣性的想要控制,用力近似緊張的專注,也看到自己,非常快速的調整,慢慢放鬆,溫柔的對待自己,耐心的、陪伴著自己,沒有評判,允許一次次的出錯,出錯之後淡定的數著拍子,下一個循環再繼續重新開始,於是越來越放鬆,越來越流暢,錯了之後數著拍子,看似等待,卻享受著數拍的過程;

中午吃飯的時候,和老師聊起,在心理諮商的過程中,我發現常常和案主說「放下」某件事情的時候,案主大多第一反應是抗拒,經過了解後,發現大多數人總把「放下」視同於「放棄」。老師說:「是的,就像我們常常在說『努力』時,大多數得時候會理解成『用力』,頭腦總是做了錯誤的解讀。」這簡直就是在說我,恍然大悟,真的是呢!我們的認知真的常常會有誤會~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第三天,我與真我更靠近了~跳著跳著,那個從小磨磨唧唧的我,被大人們叫「磨太太」「大小姐」的我,那個吃飯很慢、做事很慢的我,那個一個人很安靜,一群人很熱鬧的我,隨著成長,讀書、工作不斷的被充滿競爭的陽性能量推動著催促著不停的加速加速加速,說話快、做事快、什麽都越來越快的我,在舞蹈中相遇,這是我的陽性能量和我的陰性能量;

去年,曾經有很長一段時間,我第一次允許自己完全停止下來,沈入到生命的黑洞中,去度過一次次親人的離世後,對自己生命產生的質疑,第一次感悟到接納、允許,來自大地母親的陰性能量如此具有療愈性,這一次,更深的體悟到對自己允許、接納的踏實感和安定感;

老師的授課涉獵寬廣,也是很有意思、很落地,結合了中國的易經卦象來解說,也加入對字的講解,「學習」就是分辨不同,持續反覆,去蕪存菁;像雕刻,不斷剔除多餘,越來越精微,越來越富有質感;

在課堂練習中,老師會提醒保持覺察,保持全觀(兩眼向前直視,沒有焦點),擴大視野範圍,大腦就會停止思考並且安靜下來;也會提醒我們,待人接物,如何與人交往,如何對待物品,記得小聲輕放。

回來後,立馬連續接到新增的工作,沒有在第一時間產生壓力,只是去數著拍子,一個一個完成就是了。

感恩林老師和高老師的教導,感謝團體,也感謝自己選擇體驗這門課,一切真的都是最好的安排。

2018-12-03 14:50

(共 28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