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0040) / 行走:用千萬個錯誤堆出的好 / 林世儒

這是一場為期十六周的「靜心」與「內在之旅」,建議每天只聽一篇,以得淺移默化之效。
只要給自己十分鐘時間,閉目靜坐聆聽,即可轉化個人氣質,提升生命素質,改善生活品質。
如能搭配在練習「易學正坐」時播放,並於日常生活中保持「記得喝水」,成效會更為顯著。


行走:用千萬個錯誤堆出的好

從事「易學律動/葛吉夫神聖舞蹈」的教學工作已經二十多年,將近450期了,一起「工作」過的學員絕對遠超過千人。無獨有偶,新參加的學員幾乎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那就是害怕「犯錯」,總是急切地想要把動作做「對」,把老師的要求做「好」,其結果就是,很快地就把自己推入一場手忙腳亂的混亂與巨大的挫折中。期望越大糾結越深,越想做對做好就越糟糕,而且屢試不爽。無可避免的透過某些巧妙的方式,協助這些人脫離苦海,就成了我初期的教學重點。唯有穿越這一誤區,才能進入真正享受體驗律動的美好,以及在人生旅途上能夠遇事不慌亂,淡定從容的面對生活與工作中突發的緊急事件。

課堂上我經常強調,「錯誤」是我們最好的老師。相信上過課的同學一定會發現,我在課堂上所犯的錯誤極可能是最多的那一個,而我卻安之如飴,為何會如此?我也是經過犯下無數次的錯誤之後,終於逐漸明白,「成功的道路是由無數的錯誤鋪成的」,允許自己犯錯、擁抱錯誤才是最佳與最快的學習之道。在團體裡總是不想讓老師看到我表現不好,希望留給老師好的印象,聰明、伶俐、資質好,學習能力強…….,因此沒有把握絕不出手,做得不完美絕不表現,這會造成練習次數不夠,老師沒有機會幫我糾正,白白浪費許多寶貴的機會和時間,因此進步會很有限。

我有一個學員是學校的語言老師,教學十分認真,每次上課前一定花好幾小時備課,還預演了無數次的可能問答,期望能夠每堂課都能夠獲得學生如雷的掌聲。據她自述成功的機率很高,所以她在學校裡算是受歡迎的名師。但是萬一學生問了一個她沒準備到的問題,她就會當場卡住,整個人就慌了,馬上頭腦進入一片混亂,然後渾渾噩噩的不知怎麼撐到下課的,整堂課完全沒有教學質量可言。

在學習 Tibetan Melody 這支舞時,就可以看出真實她。每次只要跳到第三步就一定出錯,然後就接不下去後面的動作了。動作很難嗎?你可以試試,第一步右腳前踏,抬起右手到水平手心朝下,第二步左腳前踏,右手保持水平,同時手心轉成朝下,第三步右腳後退,同時抬起左手到水平,手心向下(就跟右手的第一個完全一樣)。她練了兩個多月完全沒有任何進展,一個這麼優秀的老師、學習能力很強的老師,怎麼會就被這麼簡單的動作困住了呢?

於是我要求她不管對錯,只要繼續做就好,錯了沒關係,不要理會它,只做你能做的就好,無論如何絕對不准停下來(乖學生變成的好老師是很聽話的,很遵守權威者的要求的)。然後我放音樂讓團體一起跳,結果她竟然跳對了,樂曲進行到第七第八拍時,她突然跌坐在地上,放聲大哭了好幾分鐘,同學過去扶她站起來,結果她就像癱了一樣,完全無法站立。於是我就讓她繼續坐著,我問她:「你發生了甚麼事?」她說:「我從小就非常努力與認真,幾乎從不犯錯,一定要把事情做到最好,所以才有今天的成就。可是剛才的經驗顛覆了我所憑藉的的信念,我所構築的世界完全崩潰了,渾身完全失去力量,所以我站不起來了。」

奇妙的是,說完這話後,她就可以自己站起來了。一個星期後上課時,我看她整個人的神情放鬆許多,衣著也不那麼拘謹,從原本的正式套裝改成穿運動服來上課。她說她開始允許自己犯錯及表現不完美了,也不再把所有的時間用來備課,上課的心情輕鬆非常多,完全沒有為達到完美而做作表演,學生們更喜歡表現自然的她了,而且有意外的提問,心情輕鬆的她可以很機智的回應,所以現在覺得教學是一種樂趣,而不再是一件苦差事了。

是啊!如果我們一定要不犯錯,一定要馬上就能做對做好,那麼我們一定到現在還不會走路。科學家研究,這是人類成長過程中面臨的最大難題,人生最困難的事都能克服了,還有什麼能困住你的難事呢?

還記得嗎?當時我們在練習走路時,頭腦裡沒有是非好壞對錯的判斷,沒有想要唯美追求表現的欲望。只是想要站起來,只是想要往前走,不管跌多少次,無論失敗多少回,我們始終沒有挫折,內心從不氣餒,只是很單純地再繼續做一次而已。

千萬次跌倒的「壞」,成就了我們頭一次能走路的「好」,從此這個「好」就讓我們受用一輩子直到現在。放下好壞對錯,多麼讓人輕鬆愉悅啊!

那什麼是「好」?什麼是「壞」呢?不用管它是好還是壞了吧!只要記起還在嬰兒時學習「走路」的過程,想想是什麼樣的內在力量,以及外在的聯繫,讓我們能夠允許自己「一錯再錯」,而最終能夠順利的達成行走的這個「好」呢?生命中其他的事物,不也是可以如此依法泡製嗎!


好(Das Gute)/海寧格

所謂的「好」,是指這件事能成就一個好的作為。要不是這樣,又怎麽能稱之為「好」。
有時,「壞」也能在最終帶來一個好的行為,若是從結果來看,我們能稱這樣的事是「壞」嗎?這和好有什麽分別,它們最終產生的作用不也相同嗎?

「壞」對於我們而言,常常伴隨著巨大的損失和深沈的傷痛,從眼前看來十分糟糕,因為這使我們受挫。然而若我們以長遠的眼光來看,還仍然是這樣嗎?

「好」也是如此。眼前看來,我們認為那是好的,尤其當我們處在一個極美滿狀態的時候,譬如:在愛之中。但長遠來看,有時「好」會失去原本的作用,直到跟「壞」幾乎沒有兩樣。然而,如果「好」變得趨近於「壞」,那麽「壞」到最後越可能有「好」的作用。

要是我們以為一切都應該只有順利美好,我們會有多麽地狹隘?對人們而言,好就是和他人相互連結,得到認同和關愛,如此產生好的作用。然而,這最終真的是「好」嗎?

內在的旅途上,我們所要探尋的是一個帶給我們和諧,並於內在最深處相呼應的運作。這股力量有時會讓我們和人群疏離,甚至包括他們的愛。

這麽一來,我們該如何繼續接下來的旅途?記得,無論我們是好是壞,都不要管別人的成見。同樣地,我們也要放下自己的成見。

那我們還留下什麽?我們還留有一道純凈的聯繫,無論好壞都無法污染它。跟誰聯繫?跟帶領我們生命的道,當然也聯繫我們自身,還有他人——無關好或壞,而是純凈的聯繫。


轉貼北京何芳在<微信>上對本文的回應  2020/05/04

還記得第一次上神聖舞蹈課時,因遭遇到手腳動作完全無法組合的困難而絕望,而正是這種絕望幫助我清晰地看到自己不允許出錯、追求完美做不到就自責的模式是多麽根深蒂固,從此一點點學會放鬆的努力。無限感恩老師![愛心]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