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女做木工 / 黃詩君

我愛漂亮,最近總喜歡穿著仙女裙,但穿著一身飄逸上木工課,畢竟有點違和感。 不過任性耍美的我,心中並不在意他人的眼光。

我的木工初體驗,帶著一點興奮,卻也帶著一點膽怯。 今天的課程是雙人鋸。 直徑20公分寬的原木被架起來,兩個人拿著長長的鋸子輪流在原木上方來回拉扯。 這怎麼看都不像是我這種穿仙女裙的人能夠做得來的事。 而且我從小到大就常被笑稱為「小力王」,因為我連礦泉水的瓶蓋都打不開。

大家陸續上場體驗,有些夥伴兩人來回拉著,十分有韻律感,形成一個和諧的畫面。有些夥伴彼此之間缺乏默契,一個力道太大,一個力道太小,拉得像走音的小提琴,弄得人心頭長滿疙瘩。

我有點緊張,從小就「惜皮」的我, 很怕不小心劃出鋸齒狀的傷疤。 我環顧四周,特意挑一個身形與我差不多也談得來的夥伴,我想我們的力道應該會比較相當, 也應該能因為感情好而產生一些默契。

終於輪到我的手拿著鋸子,我只是順著夥伴的力道來回的拉著。我的身體自然產生一個韻律感,不需特別用力。當她拉過去時,我順著她,然後我再拉回來時,她也順著我。 我們就這樣輕鬆來回的拉著, 鋸子摩擦原木時的聲響,穩定且節奏明快的在空氣中迴盪著。 我只是專注的盯著鋸子不斷的在原木上來回磨擦,我的手可以感受到鋸子不斷地往原木下方有規律的移動著, 手心傳來微微的震動感,有一種說不出的暢快。 我可以感受到和夥伴之間有一種說不出的協調性在我們之間流淌著, 我的靈魂像是與她合而為一。老師露出驚訝的臉看著我說「你家是開木工行的嗎?」我的確對自己熟練的動作感到困惑, 因為我不是一個擅長運動的人,更不是一個懂得施力的人,但怎麼鋸木頭這個工作,我卻做得這麼順手呢?

我想起神聖舞蹈的訓練,世儒老師總是提醒我們,在跳舞時盡量用最小的力氣,還有在施力時,盡量使用身體的大關節, 因為這樣做會最省力。 我想起體驗後的分享,有些同學說肩膀十分痠痛,有些同學喊著手臂痠死了。 但我在整個過程中,卻只覺得十分輕鬆,一點兒都不費力。當我在使用雙人鋸時,我讓腳呈弓箭步,緩慢來回移動我的髖關節,讓我的髖關節自然的前後的擺動,我的手並沒有用力, 只是用手心抓緊鋸子的把柄, 別讓鋸子翻飛就好。原來只要善用身體大關節自然產生的協調性, 穿著仙女裙的我也可以是一個熟練的木匠工。

這次的木工初體驗,讓我理解到凡事都有可能輕鬆不費力,只要找對了夥伴,用對了方法,一切都會如行雲流水般的水到渠成。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