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與否的掙扎」練習日記(15)

2020-05-23
今天覺得自己是一座只有一個立在河中橋墩的大橋,張開的雙臂就是橋面,被無數條的鋼索吊著,而橋面下也有許多細小的鋼梁支撐著,兩者剛好產生一種微妙的平衡,讓手臂穩定的保持水平。現在整個過程的呼吸都平穩多了,不再需要多做深呼系來維持,感覺像是正在進行「易學正坐」的練習,鼻觀口、口觀心的沉浸在一片寧靜與祥和之中。

如今橋面所承受的力道減輕許多,而橋面下的肌肉卻特別感到酸麻,應該是平日都沒有用到它們缺乏鍛鍊之故,顯然還要數日才足以擔當,目前尚在調整與適應當中。而這個經驗讓我感到內在「是與否的掙扎」似乎不再存在,只剩下安穩、寧靜與祥和。

這讓我想到在「葛吉夫律動/神聖舞蹈」中,外表相同的動作或姿勢,但使用的肌肉不一樣,所引發的能量和情感也是不同的,今日的練習又再度證明了這一點。

我決定「是與否的掙扎」練習日記只公開到第21天,相信每日跟練習與記錄的朋友,經過二十一天的鍛鍊之後,並然已養成習慣,同時內在「是」的力量大增,這樣堅強的「意志力」是足以去攻克生命中的另一座山頭。

自己的路終究是要自己走,特別是已經有了內在的力量之後,可以試著依靠自己,從實際的生活中去淬鍊得更強大,現在我們還有一些時間,讓我們打起精神繼續精進吧!


輝玲:老師,我的「是與否的掙扎」練習中,比較會出現在累的時候,它會冒出來:要練到幾時噢,夠了啦,過回隨意懶散的日子吧,何苦折磨自己呀😂

世儒:是啊!何苦來哉。記得你要的是什麼?我能夠持續是因為我知道,我要透過這個練習,鍛鍊出「意志力」,學習「有意識的受苦」,希望能擺脫平日許多沒有必要且有害的苦。有效嗎?對我很有效,所以我會繼續,繼續到什麼時候,繼續到這練習對我幫助的邊際效益不夠時,我就會轉向其他的鍛練,比如「翻譯」,目前兩樣並行,因為我還在從擡起雙臂中獲得養份與能量。

輝玲:謝謝老師的分享和指導。我會堅持的,才僅僅11天的練習,我的氣血和脊椎問題得到改善,而且注意力和內在的平穩也有所提升,老師我是雙收啊!還是得感恩老師的帶領🙏

方圓:D15 19分今天一開始感覺自己像座鋼築的橋,肩窩中好像伸出兩根鋼筋,架起手臂穩穩的。胸骨柄的中央還有點疼,但心輪自然打開,胸中郁悶之氣一掃而空。觀察到頭腦的無聊,就會忍不住去看時間。於是再次加入數數,讓呼吸的平穩與數數連在一起,比較定。16分鐘有個非常清晰的“否”的聲音,看到它的同時也看到自己的意志,於是堅持數數,終於度過。當中觀察到很多能量會不自覺消耗在對抗身體的疼痛上,肌肉緊縮。這點需要在之後的練習中調整。是否要縮短練習時間,看到我內在的掙紮。

輝玲:5月27日  「是與否的掙扎」 第15天 15分鐘早上的練習主要的酸痛比較集中在肩峰和三角肌後下方與腋下連接的部分以及肩頸左右兩側的肌肉。我重點都放在訓練自己注意力的長度,希望以這為基礎能去到深度與廣度。這次我真的可以隱隱的感受到從腰椎的L5到胸椎T1的正中位置。15分鐘結束閉目感覺那份平靜。到30分鐘的正坐。(幾乎每次正坐的前大半段我的身體都處在左邊重右邊輕的狀況。曾試過好多次調整坐姿都無效。)當聽完老師 [為何] 的那句:‘還是我們同時也走在別一個旅程’時,我的左邊盆骨又再次慢速的往右推,停一下又往左推,重覆好多次。同樣的回到正中後左邊頸項往右推,停一下後又往左推,重覆至老師開始朗讀 [時間] 的音頻才停止。這時我明顯的感覺到我的坐姿( 盆骨與頸椎)被推正了,我左右兩邊的氣血通了平衡了。啊,多少年了,醫生曾勸告腰椎需手術、頸項走位造成我的臉與胸不成正位所帶來的疼痛與困擾是難以形容的。完全沒想到透過「是與否的掙扎」練習能在日常生活中有毅力的轉變自己舊有的習氣和錯誤的姿勢能帶來這麽大與多的收益,真的真的感恩老師的帶領和同學們的分享。當然今天一整天我必須也願意承受被矯正後有關部位的肌肉酸痛。

施崢:第15天     23分鐘
今天練習就在小區樓下,綠樹成蔭的地方,聽著耳邊的鳥鳴聲開始了練習,現在這個練習,就像吃飯一樣,每天要一次,試著去輕松的保持觀察,看到身體有放松的了的肌肉,又放松不了的肌肉,今天依然在雙臂上,感受強烈,只是在這個過程中試著去放松,能放松的肌肉,做一些輕微的調整,感覺到身體的中軸線的穩定感和平衡感在一小步一小步的增加。麻木了好多天的手,今天是在最後的半分鐘,有一丟丟麻,這兩天在生活里,在當下的感覺也會越來越多,看到自己有一點點一點點的在進步。左邊腹股溝的疼痛感似乎加重了一些,最近我是在觀察它,今天在練習的過程中,我突然意識到在我嬰兒的時候就有的疝氣,就在這個位置,曾經懷孕生孩子的時候,那里也是一個非常脹痛的,和這兩天的感覺很像,看來這兩天我的身體一直在翻嬰兒時期的狀況。整個過程中手臂爭鬥的緊的時候就試著去感恩。呼吸比較平穩,聽到鳥兒的叫聲,聞到植物的香味內心淡淡的喜悅。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