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與否的掙扎」練習日記(14)

2020-05-22
今日恢復「尋常」,沒有高聳入雲,也沒有矮了一大截,身體只是如其所是的站著,不卑不亢。雙腳對地面的感覺特別明顯,很清楚的感受到身體的重量主要分布在左右腳的腳跟,和腳掌前端拇趾後和四趾後,位於足弓前的那兩塊區域上,各形成一個三角形(就是「律動/神聖舞蹈課上」要求的「立如松」細節之一),提供身體穩定的覺受和源源不斷的支持和能量。

當雙臂抬起不久,肩頭外側肌肉的力道突然卸下一些,而手臂內側的肌肉很自然地承擔更多的重量,這是一個非常棒的身體自我調整。現在的手臂不再是靠手臂外側的肌肉力量吊著,手臂內的肌肉也開始工作,負責從下方支撐著手臂的重量,顯然這樣是比較平衡的。肩膀和脖子的壓力減緩了不少,而手臂內側及連結到兩脇的肌肉開始被鍛鍊了。

我非常滿這這樣的調整。整體而言疼痛感就少了,酸也少了,但麻的感受增加了,不是酸極成麻,而就只是單純的麻,有能量感的麻。這是一個極好的調整,手臂肌肉的施力將會更為平衡,而不是用肩頭的力量去替代補償,而讓內側的肌肉因較少使用而缺乏力量,造成聳肩或肩脖僵硬的困擾。

很開心有這新的進展,明日繼續。


方圓:「是與否的掙扎」D14 19分今天一打開手臂就感覺心輪有自動展開挺拔,雙臂下方的支撐感增強,後側肩胛下方肌肉有酸痛。肩峰還是重災區,其余部分酸痛減弱。控制習慣性地看時間,身體在疼痛中有些不耐煩,第14-16分鐘還是極限點,每一秒都像被刀砍一樣的疼痛,顫抖…過了17分心情好似開了一扇窗,奔著勝利的曙光疾馳而去,疼痛隨著呼吸而有所減弱。突破19分鐘的時候心情格外輕松,好像有了對困難無所畏懼的勇氣。雖然練習中的進步很細微,但在生活中觀察到身體還是有所改善,不僅肩膀脖子感覺輕松了,圓肩(練習中最痛的部位)外形線條緊致了。堅持✊

輝玲:5月26日 「是與否的掙扎」 第14天 15分鐘今早的練習雖然盆骨沒在再往前推可是卻老要往後翹。左邊腋下淋巴和靠近的肋骨有些間隔痛。雙手是從手掌麻、脹、熱開始到手臂酸痛。最後3分鐘手同樣的會发抖只是左手的無名指與尾指間有冰涼的感覺。右手關節韌帶曾經撕裂的地方這兩天都有比較明顯的痛。左肩與頸項連接的肌肉還是有酸痛。左腳大腿側旁的肌肉有些拉痛。15分鐘完成練習及閉目站立8分鐘的整個過程總覺得不夠勁但卻道不出原因。照舊進入半小時的正坐,聽完老師的“時間”,右胸里不懂是肺還是氣,一團東西隨著吸氣特別的‘脹’和呼氣時‘縮’,很奇怪的感覺無法形容。大概幾分鐘後才停止恢覆正常。到左胸第三支肋骨與背部相同的位置串成一個痛點(背的痛點常常晚上躺下時就會痛)。突然想起大約30年前,重回社會又在異國他鄉,有一次坐在機車的後座被狗追翻車滾下山撞到樹而內傷。噢,明白了,我願透過這趟內在之旅接納那時帶下來隱藏的恐懼以療愈那段創傷。感覺今天是進入第二階段的調理,好,我願繼續自願受苦,跟著老師工作自己,加油!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