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治療」的「治療」  建忠/ 中壢

我的職業是一位醫生,自小就不服輸,總想第一名。只會注意和想打敗比我厲害的人,討厭及鄙視比我弱的人。遇到挫折,只會認為自己不夠努力,甚至有份愧疚感,希望世界一切完全照我的意思運轉,沒有未知的東西,只有笨和不夠努力。

可是,可是啊!「代誌」不是像憨人想的那樣。尤其在醫學上,我就是吃足了苦頭,一件件難以治癒的疾病,打擊了我!像是得了強迫症似的找答案,想要滿足每一位病人,治癒每一種疾病,完全操控生命。從原先的西醫,而後到我的本業中醫,進而另類醫學,像是氣功、能量、靈性…。不知不覺中,家裡的空間堆的東西最多就是書。尤其近幾年,心靈類的書,是我的最愛。有時站在誠品裡,有一種成就感,整面牆要找到我沒看過的書已很少,老婆也說哪天我們家會被書壓垮。

不可避免地,疾病也開始發生在我身上,父母親罹癌、開刀,自己也開始有家族性的痛風。由太極拳進而自發功。本以為身心沉浸在氣功態中,「俗世」煩惱不到我,有任何不適、不舒服的事,我只要逃到氣功態中,就沒有問題。可是去年蒼老的阿嬤,把我帶大、照顧我的阿嬤,老化、臥床和拒食,「老了,就沒用了啦!」強烈的信念襲擊了她和我。最後,腦炎引發敗血症、昏迷。此時的我面臨了該不該「積極」治療?標準何在?照阿嬤的意志,她是如此明確地不想活了!慈悲與殘忍,何者為是?此時的我竟然沒有勇氣,用我所知的一切來「治療」阿嬤,甚至懷疑昏迷不醒,也許是最後的溫柔。只能無言地把雙手放在阿嬤的手和額頭上。最後選擇不插管,只留一口氣,讓阿嬤回到家。

此後,心絞痛就一直襲擊著我,且有愈來愈嚴重之勢。坐立難安,無法進入氣功態。內在有個聲音要我去阿南朵研習營,看到了我內在受傷的小孩,感受了對阿嬤那份最惡感,改寫了它,也好轉了。

一直以來,何謂「治療」?就困擾著我。我只要聽到患者問「為什麼?」內心就抓狂。「醫生,為什麼我會頭痛?會不會得腦癌?」「為什麼我手會…?會不會中風?」「我大便變細了,會不會大腸癌?」「我的腰痛、失眠、五十肩…,會不會好?」不安、恐懼、沮喪,我都理解,我多想告訴你,「你」沒有病! 「你」是健康的!任何的「病況」,就只是一個「狀況」,是你的潛意識運作而成的。試煉生老病死,看見秋冬,生命因你而精彩。意識因你而清晰進化;創造因你而豐富多元。

表達是我目前的一大課題!「交淺言深」只是徒增關係上的壓力,又恐落入被愛需求,向人討愛卻不自知。

養生主靈性按摩(2020年更名為易學按摩)出現了,對以前的我,它可能是無效的按摩,作「起毛」。可是它讓我多年的打坐姿勢改變了,雙盤時腰直了,氣更順了,自然地腹式呼吸。

已前學太極時的虛實頂勁、含胸拔背、鬆腰坐胯和沉肩墜肘,都變得有意義多了。甚至更明瞭南傳佛法中的「動中禪」,讓意識更容易回到身體中、呼吸中,而不在煩惱中、思想中。當下的感覺愈發明顯。當我經歷「貓爬」、「骨盆運動」、「游刃有餘」的練習之後,我發現以前怎麼都是用讓自己不舒服的姿勢在生活。

於是我知道我不會爬、不會坐,更不會走…,對身體的覺知,不敏感甚至不知不覺。如今,走路像老虎般地優雅,身體四肢隨著重心移動而律動。五臟六腑似隨著每一個落地而放鬆,被震動按摩,眼睛自動放開焦點,整個身心靈似乎存在中大山林木板路上。然而最大的改變,應是人際關係的改變,攻擊性不明顯了,更愛自己了。每當之前的「好學生症候群」發作時,更容易看見自己的情緒,以及無意識制約,回到身體的呼吸中-當下,也就是所謂的氣功態中,氣機流轉,通體百骸,無不舒暢。

多年以前曾非常喜愛社交舞,不必言語,只有原始的肢體接觸,放鬆。愛或性能量的釋放。而養生主靈性按摩(易學按摩),給我的感覺就像是雙人舞,你我的呼吸就是節奏,手法就是舞步,更有那無法言語的心靈接觸,庖丁解牛般地游刃有餘。「射藝與禪心」中的無的放矢,自然與靜心或氣功態中。

世儒老師、金美老師感謝你們,感謝一切、感謝存在,整合了我多年的從醫經歷,找到了一個出口,進入到「不是治療」的「治療」。更感謝與我一同學習以及成長的夥伴,開放你的身體共舞一曲。或即將與我共舞的夥伴,謝謝。

不是醫生 建忠 100.10.10


點我查閱:近期課程、或更多精采的學員分享

(共 96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