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洗碗那點事兒 / 微微辣 (上海)

沒錯,我就是想談談關於洗碗那點事兒。很奇怪,這個題目 給了我很多靈感,但是每每我要落筆的時候,卻又無從說起。直到最近,我真的喜歡上了洗碗。

多年來,我已經習慣把洗碗這樣「無用的浪費時間的」事情交給鐘點工。

有時候,我寧可讓碗堆得高高的,或者攤得廚房裡到處都是,雖然看著很不舒服,我也懶得去洗,因為在我心裡那就是鐘點工的事。

每看到一次,就難受一次,但我就是不洗,因為我堅信我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有時候,老公看不下去了,我也看不下去了,我才會倉促洗碗。一邊洗,一邊覺得不滿。因為我覺得那是鐘點工的事,我把她的事情做了,我的時間豈不是被浪費了嗎?

讀凱蒂·拜倫的《一念之轉》P214頁,她把洗碗叫做「愛你眼前事物的練習」。在讀過這章節N回,在讀這本書一年之後, 我才明白了凱蒂的話。

前幾天,我看著油膩的碗筷和鍋鏟,沒有任何猶豫,我走上前,穿上圍裙,開始洗碗。沒有想這應該是誰做的,沒有想這是浪費時間。

太奇妙了,洗碗竟是如此美妙的事情。我感受著每只碗的變化,從油膩到光滑,從滿是污垢到潔凈閃亮。

是的,閃亮,被水沖刷過的碗是閃亮的。

當時,我甚至沒有想這些詞匯,我只是按部就班地洗。我靜靜地感受著水流,清涼,躍動。很難想象,洗碗的過程是有生命力的,流淌的韻律感,閃亮的美感。

我都忍不住要笑出來。

這時,我聽到新聞中說好幾個地方,幹旱、缺水,土地龜裂 。當小小的水流經過我的肌膚,心中更有無比珍惜的感覺。

洗完了碗,看著有些臟的廚房地面,我蹲下身開始擦地,直到地面也乾凈得發亮為止。

從那一天起,我愛上了洗碗。

其實,我洗碗的歷史由來已久,從小開始。但是這樣沒有報怨,沒有等待任何人肯定,沒有任何糾結的洗碗,居然是第一次!

當我放下了「應該」「不應該」「浪費時間」等等想法的時候,最平庸的事情,也有趣有活力起來。更有意思的是,我的確花了時間洗碗,但是我沒有耽誤任何事,錯過任何事,一切都很好。

重讀凱蒂的文字:你內在的聲音整天都在引導你做些簡單的事,譬如刷牙、開車上班、打電話給朋友或去洗碗。如果它也是一個故事,卻是一個極短的故事,你若聽從聲音的指令,那個故事就結束了。當生活變得如此簡單,只是開放、等待、信任和開開心心做眼前事時,我們便充滿活力。

原來如此啊!無獨有偶,林世儒老師的課程裡也談到了洗碗。

前年,一位學員寫給林老師和高老師的一封信裡這樣寫道:在上世儒老師的「養生主靈性按摩(易學按摩)」和「葛吉夫神聖舞蹈(易學律動)」時,他提到了生活中的修行,告訴我們非常細致、具體的方法,可以和日常的生活、工作聯系在一起,這讓我受益匪淺,比如說洗碗、洗菜、切菜等,如果帶著覺知,會讓人有不一樣的收獲。

一直以來,我們都是以比較粗暴的方式來使用身體,所以會習慣以 「大大的力」去做一切事情,卻完全不知,如果在生活中帶著這份覺知去使用身體,反而能達到「比較省力又有效」的成果。

我先試著學習洗碗,目標是達到 「只聞水聲,不聞碰撞聲」。一開始,我聽見洗碗槽裡的鍋碗瓢盆一陣亂響,真是吵雜不已,也才看見原來我平時如此粗魯!

而這正是我們對身體缺乏注意力的緣故,於是,我開始試著觀察每個碗、盆、筷的位置,以及它們與洗碗槽之間的位置、擺放的空間,然後用最小的力做同樣的事情。

那一天,我洗碗洗得特別愉快。我聽著水流的聲音,感覺每個碗的質地和份量,小心地把碗放在合適的地方。我的速度不慢,而且還感覺到自己的心情很放鬆、很優雅。

我心裡暗自竊喜,以後每次洗碗都像在修煉,日久功夫深了,即使哪天偷懶沒做靜心,影響也不會太大了。

就這樣,我做了這個洗碗練習將近半個月,最大的收獲是, 當我和兒子或別人有肢體接觸時,質量更高、更加溫柔,並且能隨時覺察到自己粗暴的地方。

真的非常 感謝世儒老師教我這樣的生活修行方式,也感謝自己一直不斷地走在這條路上!

我也摘錄到另一個學員的留言:有一天在洗碗中,我突然驚覺到自己,觀照到自己。「哇!好美的動作啊!好像歌仔戲中,那曼妙的美女,身段如此輕柔,哦!我做到了耶!」這就是世儒所謂的「洗碗功夫」嗎?

沒錯,就是生活中這些最不起眼,最無聊,最沒有技術含量,最沒有成就感的小事,裡面也有「覺知」、「覺察」的功夫。愛那些眼前最微小的事情,也可以改變你生活的質量。

(共 252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