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個沒有「我」的舞蹈 /陳璽圳(北京)


(本文轉載自《心靈成長》雜誌) 2008年十月

是從一個好友的口中聽聞林世儒老師的名字的。
這個算是緣起。回去又翻看林老師的資料:「神聖舞蹈」、「正念靈氣」……當翻到「養生主靈性按摩」這一頁時,我驚異了。我看到了大師海靈格的話:

「親愛的世儒:
當你用你那一套特殊的方式為我按摩,其結果是一種非比尋常而奇妙的重新排列,不只是发生在我的身體內部,同時也在我的靈魂與其他人之間发生重組的效用。我可以很確信地說:這對於很多尋求解除身體與靈魂痛苦的人而言,將會是一大祝福。」—— 伯特‧海寧格 (家族系統排列大師)

可是就是這麽樣一個傳奇式的人物,從我的背後走來,竟不帶一絲喧囂。他和他的妻子,高金美老師,穿著神聖舞蹈的衣服,很輕的腳步走到教室的前面。帶著很親切的微笑。

「你們聽得見嗎?我不需要話筒。聽不見我可以再大聲一點。」
說完後還是那樣親切的笑容。而且兩個笑容總是那般的默契。

神聖舞蹈:我跳著舞入定
我記得兩年前我第一次去跳神聖舞蹈。那時是一位英國籍的老師。讓我誤以為神聖舞蹈原是西方的產物。因此意識上完全不能明白跳這些奇奇怪怪的舞到底是為了什麽,所以那雙站在東方土地上的腳,也完全無法生根,總覺得踩著空氣在亂舞。神聖舞蹈在我這里成了,無根的舞蹈。

最近我開始領會和東方老師學習的好處——特別是中國文化背景下的老師——因為我們有著同一樣的根,他吸收了東方的智慧之道,把養分化入內在貯存數十年,潛心精藏,最後那養分也能滋養你同一樣東方的根。但是中國人還是容易崇洋媚外,一見外國老師不管水平高低,先一擁而上;海外的老師次之;大陸的老師,第一念就覺得似乎不行。最後修了十幾年,恐怕還是得回來尋根的。

所以那個當下,聽林老師悉心講解神聖舞蹈的奧妙:身體中心、理智中心、情感中心,三個中心如何在舞蹈時交互和諧運作,三位一體,不禁暗暗讚嘆「葛吉夫神聖舞蹈」的玄妙。

正念:佛陀觀照下的律動
於是那個下午,我去參加了「葛吉夫神聖舞蹈」的沙龍。很樸素的教室。樸素的老師。樸素的舞蹈。但一切是那麽的不尋常。

從腳步動作開始。向前——向外——回到原點,點地。重覆,交替。腳掌極輕盈地觸碰地面,不發出一絲聲響。

然後是手。機器人般地動,動作必須格外地精準,像上了發條一半,不能有一絲一毫的差池。林老師如是說:「我們的身體是部機器。」

然後是手腳並用。
亂了套。原本很簡單:手只管做手的事情,腳只管做腳的事情。可是頭腦說:這是怎麽一回事?這是我所不熟悉的!莫名其妙。

頭腦想要介入。想要評判、分析、牢牢掌握大局——到底是怎麽一回事。
那個時候我無論怎麽說服自己都不管用。越說服越亂。頭腦變得無助。開始想要放棄。
頭腦一放下,神聖的時刻就降臨。它不再叫囂著想要成為你的主人。

林老師說:「正念」的意思之一,就是「頭腦沒有介入事情發生之前的狀態」。
我知道,那是一個你作為佛的觀照。

第一遍結束後自然很尷尬。也很窘迫。原來頭腦也有無能的一刻。它不能控制所有的發生。

林老師鼓勵我們來第二遍。但是他並沒有做太多的指導。只是讓我自己總結剛才的經驗。我想這是讓我們的理智中心在發揮作用,它需要透徹地了解整個過程,以及它和其他兩個中心的關系,並且,它如何與另外兩個中心一同協作。那是關係的藝術。

再一次。我們開始。
有一句話說:因為懂得,所以慈悲。
我想這句話不僅適用於外在,也適用於內在。內在的每一個部分之間。——事實上,它適用於所有關係的藝術。

身體、頭腦、情感;身體中心、理智中心、情感中心。因為它們開始彼此懂得,所以開始對彼此慈悲。特別是頭腦。我從未發現它如此慈悲過——對別人也對它自己。

在這種慈悲之下,它們開始協作。我看著三部分在跳舞:身體、頭腦、情感。我看著它們。那個觀照,很無情,很抽離;很溫柔、很慈悲;很警覺,很敏銳;很耐心,很包容。

無情,溫柔,警覺,耐心。——這不就是巫師唐望眼中的「覺性」的嗎。莫非他也跳過,神聖舞蹈。

看著這三部分在跳舞。我突然突然,被一種宏大的情感占據。身體、頭腦、情感,在跳舞;可是我呢?我在哪裡?我在哪裡?

我被肢解了。沒有一個我在舞蹈。只有舞蹈在發生著。
我成為了那個觀照。那個看著一切發生的背景。
我是那個空的舞台。

所謂神聖:隱藏的和諧
那一瞬。覺得自己分崩離析。又無與倫比的完整。那是一個整體性的完整。像宇宙一樣的完整。

頭腦開始感到興奮。它想要抓住這極美妙的一刻。然而。
當頭腦開始想要抓住什麽,那個自然的發生會被中斷。
你必須覺知頭腦如何介入;以及那個發生如何被中斷。——但不帶一絲的抗拒或掌控。正念要求「無為地觀看」。只是觀看就好。什麽都不要做。

是的,舞蹈是一個自然的發生。那個自然的發生里面,有一種隱藏的和諧(HiddenHarmony)。那個和諧只能被看到,卻無法被描述。描述意味著,你試圖用語言去抓住它。

語言是頭腦的產物。
而那個隱藏的和諧,只能被看到。當你描述它時,你就會失去它。——這本身就是一個美妙的悖論。師父說:所有的真理都是悖論(Paradox)。請你不要過於驚奇。
是的那個隱藏的和諧,它只能被「看到」。在那個舞蹈裡面,那個和諧可以被看到。

那個和諧隱藏在舞蹈中。
隱藏在一滴樹葉上將要落下的露珠中。隱藏在那片樹葉,和那棵樹上的每一片樹葉中。隱藏在那棵樹,和那片森林的每一棵樹中。隱藏在那片森林,和森林之外,每一個存在之中。——在舞蹈時你將看到這一切。

那是一個關係。
不要說話。
你只能去看。靜默著,去看。


點我查閱:近期課程、或更多精采的學員分享

(共 123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