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靜的傳承 / 微微辣(上海)

在課程中,有個女人哭訴她與母親的關係,他和他的夫人只是靜靜地聽著。沒有立即快速的遞上紙巾,或者拍拍她的肩膀,或者給她個擁抱,或者給點建議。我在旁邊冷眼看著,內心腹誹不斷:這兩位老師未免太遜了吧!怎麼連這都看不出來,明顯這個女人跟她媽媽有功課啊!完全可以棒喝啊!這才是為她好啊!這才能幫到她啊!怎會是這樣處理呢?(事後發現老師的處置方式有完全出乎我意料的好結果,完全顛覆了我原本對心理治療以及身心靈成長的認知與概念。)

對生命和靈魂堅的叮嚀 / 楊慧(上海)

當再給夥伴按摩時,帶著輕柔、感謝、呵護,與她的呼吸一點點去磨合,看著她的呼吸從不規律到有節奏的起伏,從急促到舒緩,那種喜悅和滿足就這樣在心底漾開,按摩結束的時候,不但沒有感覺到累,反而異常的輕鬆、安靜。按摩者比被按摩者更爽的體驗,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

會呼吸的手 / 芝慧 (廈門)

胸前按摩隨著氣息自然上下起浮,每次都按摩都是循序漸進的進度。感知到身體內一點一滴的氣體鬆開,發出了陣陣的咕嚕聲。鏈接全身的能量和點脈輪結束了這次的按摩,最後懷著感恩的心,深深地給體驗者鞠了一躬,我又被滋養一次!(施者永遠都比受著快樂)。

親愛的媽媽,讓我來為您按摩,報答您! / 梓庭 (廈門)

此刻的我,身已緩緩離開美麗的廈門,心依然留在這幾日幽靜美妙的【養生主靈性按摩】(註: 2020年起更名為易學按摩)的神聖體驗裡,心升起了一個念頭,好想回家…,回家為媽媽按摩,如此神聖的身體以及心靈的極致享受,我要送給媽媽,告訴媽媽,我有多愛她,多感激她,多珍惜她…….!

按摩他人修練自己 / 迎春 (瀋陽)

當我被按摩的時候,很容易就感受得到按摩者的狀態。如果按摩者足夠靜,我能感受到安心、踏實,被關注,自然而然我也會很放鬆、接納,自己也會很受益。但如果按摩者是急切的、緊張不安的或者心不在焉的,我也感受得到,我的注意力也會在動作而不是自身上,自然無法穩定,也無法相對靜了。所以有沒有功夫真的是無法騙人的。

潛移默化不逆轉 / 韓鶴玲 (上海)

這幾年來上了國內外老師們的各種課程,記得每次上完課之後,都很留戀那種氛圍,包容,允許,釋放,有愛……,但回到家之後,感覺異常的失落。這一年來便停下了各種的課程,而這回我發現了自己小小卻很堅實的進步,就是這樣的落差幾乎沒有了。我不會因為回到生活,邁進家門的那一刻感到穿心的低落,也不再如以往一般那麼那麼抗拒生活丟給我的難題。這種改變,世儒老師的課有著潛移默化卻不可替代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