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在一呼一吸之間 / 黃詩君(台北)

有一刻,至今仍無法忘懷。還記得夥伴在按摩前的感恩,那樣心無旁騖,我放鬆的躺著,微微感覺到有一股暖流,如春風一般溫柔的包覆著我,那樣輕,那樣柔。在春風的愛憐下,我相信全身的細胞們將如同櫻花們輕盈的在空中旋轉、徘迴,然後無聲無息的落下,聆聽神的呼喚與呢喃。我的心深深的被觸動,無法相信她的手都還沒觸碰到我的身體,我的眼淚就蠢蠢欲動。原來,彼此陌生的夥伴,也可以有這樣親密的連結。這就是世儒老師所說的「春來草自青」吧!

來到真正「自由」的境界 / 麗美(台北)

突然在某個片刻裡…流暢的舞步…(不管有無踏錯)…好流暢…好輕鬆呀! 哈哈…好舒服喔!對錯都在彈指間流動著… 後來,突然感覺到,好美的舞蹈哦!優美又神聖的氛圍…心中漾開一陣陣的喜悅… 哈哈…原來那互相糾結的模式(一個早已固著的舒適模式,和一個一直以來有障礙 、排斥的模式)終於有了小小的突破了!

離黃倉庚,畜牝牛吉 /小昜(台北)

每跳一支舞,就好像第一次,也像是最後一次。旭日東昇,音樂奏起。節拍如同鼓擊,律動猶如詩歌。夕陽西下,樂曲落幕。當下有意識,就夠了……..精準的動作不敵那形如槁木般輕盈的身軀,俐落的舞步不敵那炯炯有神散發光采的眼睛。

愛,會持續發酵 / 詩君(台北)

世儒老師這次還開玩笑的對我說:「你以前總是對我的教學方式很有意見!」哈,但這三天的我只是逆來順受, 對於老師的指令完全不掙扎、不抗拒,全然臣服於老師的教導,也就真的做到老子所說的「不敢為天下先。」

「不是治療」的「治療」  建忠/ 中壢

養生主靈性按摩(2020年更名為易學按摩)出現了,對以前的我,它可能是無效的按摩,作「起毛」。可是它讓我多年的打坐姿勢改變了,雙盤時腰直了,氣更順了,自然地腹式呼吸。已前學太極時的虛實頂勁、含胸拔背、鬆腰坐胯和沉肩墜肘,都變得有意義多了。甚至更明瞭南傳佛法中的「動中禪」,讓意識更容易回到身體中、呼吸中,而不在煩惱中、思想中。當下的感覺愈發明顯。當我經歷「貓爬」、「骨盆運動」、「游刃有餘」的練習之後,我發現以前怎麼都是用讓自己不舒服的姿勢在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