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喜之後,回家洗衣服 / 丁楠 (北京)

之後,我卻開始想入非非:是不是繼續「往上飛」,是不是別浪費美好的靈性體驗,繼續抓著它,不斷品味它?那些靈性體驗,意味著什麼,我在日常生活裡,要怎麼做?……還沉浸在雲端的快樂裡,甚至有些摸不著頭腦,神聖舞蹈來了,世儒老師就這樣痛快又仁慈地,把我敲醒。

神聖舞蹈與如何愛孩子 / 陳靜雅 (上海)

第一次當母親,總是戰戰兢兢,生怕愛的不夠又怕溺愛了孩子。市面上琳瑯滿目的「育子寶典」也看了不少,然而心定不下來,總是不知道要跟隨哪個「寶典」是好。【易學律動/神聖舞蹈】課上林世儒老師總是喜歡用一句話為我們初學者的窘狀打比方:難道你要先學會怎樣做父母然後才去生孩子嗎?我每次都想:如果能準備好的話那就太好了。

蛻變全家的咒語 / 方圓 (上海)

與先生的互動經歷也是一樣。最初感覺自己痛得簡直沒法活了,只想離了這個百無是處的男人,一了百了。但從開始學習成長以來,我看到了對自己的諸多不接納,看到人與人的差異,看到我並不如我想的那麽完全正確,於是鼓足勇氣,重新開始走近他,認真面對彼此的關系。

潛移默化不逆轉 / 韓鶴玲 (上海)

這幾年來上了國內外老師們的各種課程,記得每次上完課之後,都很留戀那種氛圍,包容,允許,釋放,有愛……,但回到家之後,感覺異常的失落。這一年來便停下了各種的課程,而這回我發現了自己小小卻很堅實的進步,就是這樣的落差幾乎沒有了。我不會因為回到生活,邁進家門的那一刻感到穿心的低落,也不再如以往一般那麼那麼抗拒生活丟給我的難題。這種改變,世儒老師的課有著潛移默化卻不可替代的作用。

生命沒有標準答案 / 黃詩君 (台北)

葛吉夫說我們的內在其實一直處於分裂的狀態,因為內在是由「諸我」所組成的。我看見內在有一個「我」,在不認同於權威的情況下,我其實想要挑戰權威。這個權威可能是老師或團體。但我常常把這個我壓抑下來,為了尊重領導者,也為了團體的和諧,更害怕因為發出不同的聲音而被團體排斥。今天的這個「我」……

人生如獨舞 (周華/廈門)

如果將人生比作舞蹈的話,那麼它當是一支獨舞。雖然並非獨活於世間,但每個人只能工作於自己,獨善其身,才能對他人、對世界散發出真與善的頻率。所有變幻的外境都是心造,每個人可以做的,只有在當下這一刻,跳好當下這一個動作,犯下當下這一個「錯」,留下當下這一瞬空白。於是當下的這一刻,我們便無比真實地活著,下一刻亦可以如是。

生活中的「神聖舞蹈」 /上海 (方圓)

我突然靈光一閃,想起了【易學律動/神聖舞蹈】課上當眾示範的場景,於是試著換上「葛吉夫眼神」,把台下探照燈般的目光當做對我注意力的滋養,停掉不必要的表情與動作,全身心地投入自己要陳述的內容中。我好像忘記了之前擔心的一切,流暢的話語,穩定的聲音,甚至旁若無人地開了兩個小玩笑。直到下台時才想起用餘光掃過大領導的表情,似乎……有一絲滿意的頷首……

神聖舞蹈的隱密之美 / 方圓 (上海)

《神聖的天鵝》裡看世儒老師的動作示範:心輪舒展,勻速平緩擡雙臂的動作,真的就像一只高貴的天鵝,在清晨的曙光中,展開雙翼沈著起航。那仿佛盡染金光的身影帶著巨大的力量,蘊含著自信與堅定,一下子撞到我的眼中,令我感動至極,以至於泣不成聲;又比如在《古老的21》裡,當我凝神專注,在恰當的節拍做出恰當的動作時,我感覺那個鋼琴的節奏是用我自己的指尖與足尖去撞擊發出來的。

真正的勇氣和愛 / 韓鶴玲 (上海)

前兩天游泳,我是第一次去那家游泳館,不知道水是由淺到深,我也已經很多年沒有下過水。我遊了過去,當返回的時候,才發現腳踩不到地了……而且我是在中間的一道! ! ! ! !我去!我去! !嚇死寶寶了! ! !瞬間要溺水的感覺!畢竟水性一般般啦,然後我死命地抓著水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