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記住「易學按摩」/ 燕文 (瀋陽)

三天的「易學按摩/養生主靈性按摩」課程剛剛結束,還沒有從課程中回過神來,因為這三天課真是上過的所有課程中感覺最舒服的,頭腦徹底放鬆下來,無論是給夥伴按還是被按,心裡都毫無壓力,就像小時候去高興參加一個盼望的有趣的活動一樣,不用報任何期待,只是去體驗就好了。

成長的關鍵要素 / 熊柏豪 (台北)

我看見我的慣性,就是想針對問題去解決問題,錢不夠的問題、身體問題、感情問題、情緒問題等等⋯⋯,於是對應的解決各種問題的治療團體就出現了,但這些問題背後是否有共通性呢?我覺得這些問題都各自代表著一把外面的尺來測量自己,然後就覺得自己有問題或是尺有問題,因此是否阻礙了自己生命、靈魂、本質的成長發展呢?

細節帶來品質的巨大改進 / 熊柏豪 (台北)

為了驗證,我每天早上都依照世儒老師所教的方式,做練習一次「亢達里尼靜心」的抖動。的確在練習完後,腰椎痠痛感就平復了,雖然在每天工作的過程中還是會累積疲勞,但那種疲勞卻是非常微小,我覺得這個就是身體的疲勞,而在晚上入睡前我才會感到比較明顯的酸痛,而這酸痛在隔天做完抖動後又被代謝掉了。

大佛般的慈悲眼神 / 王貞 (南寧)

在林老師三天的課程中,有一個小小插曲,就是學員A感到神聖舞蹈很難,不想繼續跳舞的事情。我曾與A有一面之緣,學習中我曾發現她休息時一個人坐在角落,神情孤落,我和她坐在一起聊天,她說她對這次學習有很高的期望,但現在沒有體會到。我對於神聖舞蹈知之甚少,對於她的困惑也只是共勉的話語。之後出現她拒絕跳舞的情況,世儒老師……

體驗到不同品質的「奧修靜心」 / 熊柏豪 (台北)

另外一個讓我感到印象深刻的是「動態靜心 Dynamic Meditation」,幾個月前由於我的提問,於是有一次在「易學律動」的課後,世儒老師請我以及是奧修門徒的學姐們上去示範「動態靜心 」第一階段「混亂呼吸」的部分。我就像一隻剛出生的小鳥在胡亂拍打,與其說是在「混亂呼吸」倒不如說是在亂擤鼻涕。輪到奧修門徒的學姊們上去示範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