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我每天都想要跳樓 / 林世儒


那些年,我每天想跳樓 / 林世儒

曾經在連續三四年的期間,我每天都想跳樓。你問我到底是有甚麼事情想不開呢?非得要跳樓不可。是失戀了?還是事業失敗?被人欺負?亦或是含冤難雪…… ?

其實都不是這些眾人經常猜測的原因,我第一次有這個念頭是在國小六年級的時候,而這樣的念頭一直跟隨著我到國中畢業,前後長達四年,而且隨著時間的增長,那份跳樓的衝動就更強烈。

這一切只因為我的內心有個聲音時時縈繞著:從樓上跳下去會怎樣?在落地之前我的身體會有甚麼感覺?我心裡會有甚麼感受?我的頭腦會有甚麼念頭。結果我是會死了呢?還是會受傷?如果我死了,那會是怎樣的感覺?我會去到哪裡?我還能夠再回來嗎?如果沒死,結果是斷手斷腳,那會有多痛?要痛多久?我能承受嗎?

雖然我很好奇跳樓之後的結果,也極想嘗試,但是我無法確定死後能否還陽,更担心傷痛無法承受,而且這個實驗的一切都無法重來,所以我就沒有積攢足夠的勇氣去做。可是那份衝動是如此的強烈,因此有很長的一段時間,我都盡量避免站到窗邊。不然我的內在就會產生有一個非常大的驅力,腳底開始覺得癢癢,很想要跳離開地板整個人騰空而起,然後落向樓下的地面……。

雖然對於生命和自己充滿了好奇,但是隨著課業的加重,以及興趣的廣泛,再到出社會工作的繁忙,對於生命與自己的探索就無疾而終了。直到我參加了Judyth老師的感官復甦工作坊。在四天三夜的工作坊中,每堂課都帶給我極大的衝擊和蛻變,那些過程與經驗足以寫成一本十個章節的小書。

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堂课是:一天晚上她讓我們躺在地上,然後教我們站起來,站好後她又要我們躺下,這要操作幾回之後,她說「這次給你們60分鐘的時間慢慢地站起來,如果速度太快我會請你重做。」經過多年工科訓練以及電腦公司純理智要求,已經和身體的感覺失去連結的我,在這練習中不但拾回了感官的甦醒,也為我的覺知力、敏銳度,以及注意力的提升,墊下了非常堅實的基礎,讓我在日後心靈成長的路上,走得更加的順暢與深入。

從那之後我開始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盡可能觀察自己的一舉一動,有意識的去做每一件事。比如走路、開關門、拿放東西,吃飯、洗碗,盡可能不發出聲音。半年後去參加一個靜坐禪修的課程,班上都是老參,我雖然是第一次參加的小白,老師卻誇我功夫一百分,可惜見地零分。因為那時我對佛法實在是一竅不通啊!

對自己的強烈好奇,讓我在心靈成長這條路走得既快又深。學到的任何技巧與方法,我一定會勤加練習,並且觀察自己的身心反應。這還不夠,我還會研究如果在某些地方做些調整會怎樣?如果在某幾個關鍵處加上一些更精微的細節會如何?這些實驗讓我在奧修靜心、葛吉夫神聖舞蹈、臼井靈氣,還有PET父母效能訓練、LET領導這效能訓練等学习中,獲得極為深入的了解,甚至說出授課老師所不知道的有效關鍵細節與內容。

對自己強烈的好奇是一種十分難得的意願,也是促進自己生命優化的重要動力。2700年前座落在世界中心點的希臘德菲爾神殿,銘刻著一句歷代哲人與大師不斷引用與強調的話「認識你自己 γνῶθι σεαυτόν」。

走在心靈成長的路上,你對於自己有多少好奇呢?你有多少意願去觀察自己與了解自己,然後從中走出一條適合自己的專屬道路呢?


黃方圓:讚嘆生命的奇妙!抱有對生命對自己無盡的探索之心,這是多麽甜蜜又充滿激情的事啊!

欣藝:早上好!今天這篇文章和我小時候跳樓的經歷太吻合了[呲牙][呲牙],沒有什麽大人認為的問題,就是好奇跳下去會怎樣。我還跳了兩次,一次是知道高度的明跳,一次是不知道高度的莫名其妙的暗跳。明跳那次是在我們家二樓的走廊,當時下面堆了一堆沙子,走廊也沒有欄桿,有一些調皮的孩子已經跳了好多次。我就開始了好奇,跳下去會怎樣?心里還是有恐懼的,萬一摔斷手腳,萬一摔死了咋辦。看著一個個孩子完好地嬉笑地爬起來,我鼓足勇氣挪到了二樓平台邊緣,睜大眼睛然後一跳,耳邊風聲呼呼,隨著身體重重插入沙子,一屁股坐在沙子上,整個腦袋嗡嗡嗡嗡響,暈乎了好一會才回過神,原來跳樓是這種感覺。
第二次的暗跳是在我們縣城里的舊禮堂,要拆了,裡面有很多原來屋檐木雕刻的碎樣,我很喜歡,就去撿。小時候撿過很多東西,亮晶晶的水晶物件,五顏六色的糖紙,還有這古香古色的木雕。為了多找到它們,我和妹妹爬上了二樓,當時看到了一個凹下去的隔層,覺得可能里面藏有木雕,就跳下去了,妹妹也跟著跳下去了。這個隔板層年久失修,一瞬間就破了,我們兩個掉到了一樓,一樓有很多碎磚頭什麽的,我只受了點皮肉外傷,我妹妹卻摔斷了手。這次跳樓因為並不知道會掉下去,所以跳的時候沒有恐懼,掉下來時飄飄忽忽的,落地也沒覺得疼,整體在一種很奇怪的裹著的氣體裡(當時灰塵揚起),然後就是劈里啪啦,然後是妹妹的哭聲………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324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