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我做不重要的事  / 林世儒


我幾乎不作夢(或是每天都作很多夢,只是醒來時完全沒有留下任何記憶?),總是要好幾年才做一次夢,但每次的夢境都會帶給我深刻的印象與提示或意義。因此只要有夢,我就會特別注意,這夢境到底是想要告訴我些什麼?在生活上或生命成長上,我需要再多注意些什麼?我該朝哪個方向調整?

比如說在我父親過世將屆滿一周年前,有天夜裡夢見我獨自走在河邊的砂石場,突然間我遇到了父親,頓時我嚇了一大跳,心想我來到了另一個時空了。而我父親更是滿臉驚訝與悲傷的問我說:你怎麼會來這裡?言下之意是你的時辰未到啊!我趕緊說:我一切都好,這只是因緣巧合,被特准暫時來此一遊而已,讓他安心。我問父親近來可好?他說一切平順,只是時世有點變化,很多樂器的附件不容易買到了,想吹個黑(單簧)管,變得有點困難了。

這時我突然驚醒,看了一下時間才早上4點55分。我再也睡不著,於是便起床回顧一年前父親入殮時的情景,我很清楚的在蓋棺前,我特別跑去他的房間,從樂器相中取出他心愛的黑管(單簧管)陪葬,但不確定有沒有附上簧片。等到六點我迫不及待地跟兄姊們報告此事,他們也都不確定。最後我去儲藏室找出裝黑管的樂器箱,發現箱子裡面有個帶蓋小空間,在哪放了許多未用過的新簧片,於是便趕快把樂器箱和簧片燒給我的父親,相信他又可以每天吹著黑管自娛了。

對我這不信鬼神的工科男來說,這事情實在是有點蹊蹺,不過也好,讓我和父親有更深的連結,並讓事情更加圓滿。後來還發生過幾次更匪夷所思的夢境,都與心靈成長有關,雖然在第二天獲得驗證,但我真不知要如何解釋,因無法設好各種控制項,重複實驗並驗證,只好全部列為存疑的X檔案,我無法相信,但也無法不信。

上周又作了一個奇怪的夢,我又回到三十多年的精業公司研發部工作,我特意安排了工作內容,讓自己逐漸淡出,並已獲准在家辦公,每周只要到公司一次就行,所以我把自己的座位安排到最角落的地方,等到依且就緒,心想接下來就可以過著半退休的休閒日子了,心裡不免感到些許的暢快。此時有一位同事來找我,他直接就坐在我剛整理好的新位置上,並打開我的桌上電腦就要開始工作。

我十分詫異他的行為,定睛一看,居然是我國小與國中多次同班的張建華,我和他雖然同學九年但並不熟悉,離上次見面也快三十年了,而且他也不是我在精業的同事。他抬起頭對我說:公司有新的派令,我們的工作對調,你到十樓去接我的工作。我問他:你的職務是什麼?他說:總經理特助,你趕快去上去報到吧!

到了樓上發現都是熟悉的老同事,一切都感到駕輕就熟。只是有件事情困擾著我,工作我是一定會做得很好,但擔任特助每天不就是要西裝筆挺了,我只想著說能不能不用領帶,畢竟原以要進入半退休的休閒狀態,開始可以衣著輕鬆不講究了,現在要恢復一身老虎皮實在是不太願意啊!至少允許我不用打領帶吧!才想到這,我就醒了,原來這只是個夢啊!

不知道這個夢境要給我什麼樣的啟示?自2019年開始就減少有意識的開課邀約了,希望2021年達到工作一周休三周的半退休狀態,給自己更多的時間做其他想做的事。這一年多來因疫情的緣故,令我提早進入半退休狀態,而這個夢難道是要我再度恢復正常工作?而且是正經八百穿著正式的工作?還是要我重操舊業?接掌靜心中心擔任執行長,規劃與帶領各種靜心與工作坊?抑或是…….我只想說:老骨頭了,可以放過我嗎?能否讓我輕鬆一點,我會繼續「工作」,但請派給我做些不重要的事情可以嗎?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180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