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求:該做的還是要做 (227) / 林世儒


昨晚從杭州回台北的班機因故一延再延,慢了三個小時才起飛,再加上抵達時班機密集旅客特多行李出得比平常慢,到停車場取車回家時都快凌晨一點半了,到家後趕緊簡單收拾行囊盥洗就寢,因為幾小時後就要開始一天要到三個不同城市教「易學律動/神聖舞蹈」課。拜現代科技之賜,我用名為 Sleep Cycle 的睡眠監控App紀錄我的睡眠週期,並在最恰當的時間喚醒我,隨然只睡了四小時,但精神狀態仍佳,沒有精神不濟與累到不想起床的狀況。

我自己設計了一套快速進入熟睡週期的方法,有點像「易學按摩/養生主靈性按摩」的起手式,短短十來分鐘,簡單的輕抬手腳與頭部,就能讓人深沈睡去甚至打呼,舒服得身體黏在地上不願起床,上過課的學員必然都很有體驗。只是無人可幫忙按摩,只能透過自己觀想,還好頭腦有這樣的創造能力,只要意念能到,身體還是會產生反應,而迅速進睡眠,短短四小時共有三次的深睡週期相當不錯。

Misherr 擔心我太累要我今天早上請假,但我認為該做的事還是要做。每天那麼多事,哪些是該做?每天發文、帶領工作坊、各地上課、記得喝水、正坐是必做的,練書法、彈鋼琴、學英文、閱讀書籍、架網站、靜心⋯等則視當日行程安排的緊緩找時間做。現在行程多變動大又快,無法每天規律執行,只能擇要進行。

生命就在大大小小的取捨與抉擇中過去,每天那麼多事情要做,到底要怎麼辦呢?古人說要分輕重緩急,現代管理學說,先做緊急又重要的,持續做重要的,避免讓小事拖成急事,不重要又不緊急的就別做了。問題是要怎麼分呢?我們常用的三問句是很好的解決方案。「我是誰?」「我為何在這裡?」「我要往哪裡去?」記得自己要的、自己想成為的。凡是有助於此能夠滋潤心靈的就是重要的事,那就排除萬難直接做去吧!

為了「能做」我需要極高的「注意力」和「意識」,知道要做什麼?並且有效率的做。更需要有「意志」,不畏艱難,不辭勞苦,不被倦惰喜惡所影響,持續做該做的,和有助於完成內在「意願」,我想要完成的事。

我慶幸自己今日依舊早起,還是寫完了今日的文章,現在可以出發去龍潭上第一堂課,然後午後中壢、晚上台北。雖是一整天的奔波,但這也在鍛練自己,工作、與記得自己。光有意願會淪為空想,缺乏意識則多勞無功,沒有意志則一事無成,三者缺一不可。自我要求做該做的事真是個好鍛練啊!

2019.03.26 09:39:16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63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