臣服:不敢為天下先 (156) / 林世儒


老子有三寶「一曰慈,二曰儉,三曰不敢為天下先。」每個人都可以朗朗上口,只是這三寶的意義何在?我有什麼體會?對工作和生活有什麼做用?對自我鍛練心靈成長有何助益?如果我們沒有細思未曾實踐,那麼知道這句話和不知到有何差別?頭腦(理智中心)知道的叫「知識」,身體(運動/本能中心)知道的叫「經驗」,心(情感中心)知道的叫「感動」。兩個中心同時知道的叫「了解」,三個中心同時都知道的叫「智慧」。

我把「老子三寶」奉為圭臬,無論是工作或是生活都時時提醒自己循道而行,在心靈成長的路上我個人從中獲益匪淺,每每與人分享,後來索性製作成一張大掛圖用在「易學按摩」和「易學律動/神聖舞蹈」的教學中,搭配《易經》和《第四道》的理論來具體練習和實踐。它可以消除內外在的種種困難與糾結,快速增加學習的進展;它可以減少能量的消耗,更精準有效完成工作和目標;它可以和諧的和自己、團體及整體環境合為一體,呈現你好我好大家都好的狀態;它可以幫助人放下自我,臣服於更高的不知名能量,無我無為。

「慈」與「儉」在課堂中說了很多,也練習了不少,可說是整個工作坊期間,就是這兩個字的反覆鍛練,從粗到細致精的整個過程不再詳述。倒是「不敢為天下先」在今年的書法練習中,又有了新的了解。去年二月開始從一點一畫開始學書法,實在是沒把握就先用水寫布練習,起碼不會弄髒自己的衣服,半年後買描紅帖用上墨水依樣畫葫蘆,今年開始臨帖,這下可是真刀真槍的上,字實在是還不行,自己看了還彆扭,還好又「慈儉」兩字相陪,允許自己目前還不行,而能持續練下去。

昨天寫著寫著練到「微」和「同」這兩個字的時候,感覺到內在一股精微的能量,要去移動毛筆的方向,於是我跟它隨著去寫,下筆流暢明白了什麼叫「筆意」,字形開始有了整體感,只可惜基本功練得不夠扎實,不然會有更佳的成果。

證諸於「易學按摩」和「易學律動/神聖舞蹈」的學習也是如此,練好基本功掌握了技巧是第一步,等純熟到不思不想都能做的時候,在某個霎那會感覺到一股更高的能量的存在,而此時我放下自己,忘掉手法、技巧、做為,完全臣服於它,不敢為「它」之先,把整個「我」用來服務它,跟隨著它的指引去移動,然後接納任何結果的發生,而其成果往往是令人驚訝與讚嘆的。

有一回我在為海寧格大師做「易學按摩」的個案時,我們事先討論他的現況與需求,於是決定這次的「個案」完全針對他的心臟區域按摩,當我把手放在他的心口,不久我感覺到了那非發自於我的精微能量,當我隨它用超級緩慢的速度移動,放下所有的技巧和意圖,「自我」完全融入其中而消失,按摩結束後他睜開眼睛對我說:「這是我這輩子第一次感覺到,我的心和地球一起跳動。」然後便帶著他慣有的微笑閉上眼睛,享受那份寧靜、安祥與喜悅。

我深深的鞠躬,感謝海寧格先生對我的信任,讓我順利的完成並鍛練了自己,感謝存在或更高的力量帶來這美好的成果。我完全明白以我的能力絕對不可能做出這麼棒的結果,在更高的力量之前,自己的能力是如此的有限,知識技巧都不足為侍,除了獻出自己然後臣服、跟隨、鞠躬、感謝之外,還能做什麼呢?

心靈成長的第三階段為祂(整體)服務,也就是《大學》經文所說的「在止於至善」。不能臣服何來至善?聖法蘭西斯禱詞說「主啊!請允許我成為您的工具⋯⋯」。這些大師為我帶來指引,鍛練自己各方面的技能準備好,才能成為「祂」的工具,「有我」的技巧與能力,「沒有我」的意志和自我,這是我對「無為而為」「無藝之藝」「臣服」與「不敢為天下先」的體會。

2019.01.14 08:51:44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77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