究竟,什麼是「成為自己」? / 黃詩君 (台北)

2023「易學律動/神聖舞蹈」三日營,邊唱邊跳:「Scale 音階」

「究竟,什麼是『成為自己』?」我即將出版的新書主題,希望2023可以出版,但我一直卡著,不斷思索「成為自己」會是什麼樣子?

元旦假期參加了連續三天的「易學律動/神聖舞蹈」工作坊,很神奇的,它為我帶來了一些新發現。

當我在跳「American 24」時,我彷彿找到了答案。這支舞除了手腳,還有頭的動作,一邊跳,還要一邊唱誦「我就是」。有趣的是,每當說「我」時,頭不是在左邊、右邊,就是抬頭或低頭,但是說「就是」的時候,頭就擺正,回到正位向前看。

在某一刻,忽然有一個體會。每當我的頭在上下左右移動時,感覺很像是我們把「注意力」向外,不自覺的迷失在紛亂的人事物中。但是當我的頭回正,斬釘截鐵的說「就是」時,那股如如不動的穩定感,使整個脊柱更加挺立,讓我能「歸於中心」,清楚知道自己是誰。

這樣的感覺是如此篤定,堅若磐石。

我忽然掌握了「成為自己」的體感狀態,就是一種明確的知道我要什麼,知道「我可以」的一種安住在當下的狀態。

過去的我陷在表象中,以為真正的自己是某種樣子。如果自己是一個完整的概念,就不會只是一種樣子,那都只是外在的角色形象,是隨時會因為外在情境變化的。

原來,「成為自己」是一種內在的「本質」狀態,是許多內在特質的不斷展現,是在每一個當下清楚知道自己要什麼,該往哪裡走,該做什麼樣的選擇與決定,內在那種明確篤定的感覺。

這次的工作坊,很特別的是在第二天下午,老師就讓我們跳「乘法舞」,這是很罕見的。因為「乘法舞」必須所有的成員都要在高度意識的狀態下,才不會跳錯,否則複雜的隊形變化,大家很容易撞成一團。

我問世儒老師怎麼有勇氣在第二天的下午,就做這樣的挑戰。他說經過課程一天半的調整,他感覺到大家的「意識狀態」已經來到一種高度,因此他對大家非常有信心。

沒想到全班一半以上的菜鳥,竟然第一次跳「乘法舞」,就能明確的找到自己的位置,沒有一丁點錯誤。這是老師教舞二十多年來從未有過的紀錄。

是什麼,幫助我們完成的?

當我們的「意識」來到一定的高度,「三個中心」是整合的狀態,每個人都清楚知道自己該走向哪裡,能輕鬆的找到自己在團體中的定位。

在紛亂的世界中,若能清楚且精準的找到自己的定位,我就有能力「成為自己」。這完全呼應了這次的另一支舞碼,「我渴望成為自己」。

謝謝兩位老師的新年禮物,我終於找到了我自己。在每一次的當下,不斷清楚定位自己的過程中,逐步「成為自己」。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66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