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恆的自己在哪裡? / Yuting (台北)


昨天上課被老師問的時候我也發現自己抗拒、想逃的狀態,但上期結束後我自己收穫很多,曾也有想寫出來的念頭,但過幾天又被其他事情轉移注意力,紀錄的動力就被刷淡了。昨天離開路上,又在猶豫要不要寫,索性有個空檔,我用手機把它寫出來了。跟大家分享,

【易學律動】課程裡的神聖舞蹈很神奇,每次跳都必定會犯錯,伴隨犯錯而起的自我譴責、懊惱、羞愧感,特別容易讓我想逃或放棄。若是重複練習仍然持續錯在同一個地方,對自己的能力就會產生質疑,而有許多的挫敗感。想想一般這樣的經驗,應該不會有人想要再來一次了。

但在世儒老師的課堂上,這些犯錯、負面自我觀感都如實的被照見、涵融著。我常覺得老師雖然都沒說話,但他的意志和意識都在支持著我們穿越。有時候跳著跳著,突然改變發生了,自己都好感動。我在猜想,這可能就是如實、如是觀照的力量。自己還沒看見的時候,老師都看見了XD

我記得第二期上課的時候,我感覺自己越來越能進入狀況,對自己犯錯的容忍度變高、情緒不容易堆疊、更能處在當下。內心洋洋得意自己的這個蛻變,卻又在某一次的上課,血淋淋地看見自己對重複出錯不能自己、巨大的無助感升起時,認為自己的進展是假的。

麗美同學回應我說:「失敗也是假的」。接著世儒老師分享從成長性思維到變化性思維的概念,我如夢初醒,領悟到金剛經裡提到的「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的道理。原來跳神舞不但可以練習「敗不餒」的精神,還可以練習「勝不驕」。在在次次都回到自己的心,那是最重要的,外在發生了什麼終究會過去,那個不變的、永恆的自己在哪裡?要記得自己。

這期上課,我發現自己在學習手部動作的時候,特別容易看得眼花撩亂,明明老師做的很清楚,但自己做的時候頭腦卻時常處在當機狀態,對動作對錯的判斷也少了許多的信心,心裡很是害怕。好像沒有對錯的依據,我就不知道該如何調整自己、讓自己進步。就在我不知道該怎麼辦的時候,下一次進到課堂上,意外的又突破了。

我練習觀照著「因為頭腦不知道該怎麼做而產生的害怕」,同時堅持數拍、做動作,把自己的意識拉回當下。漸漸地,情緒減弱、頭腦的掌控力也減弱,我進入到一種平靜、專注的狀態。很神奇,在「沒有想著要怎麼做才對」,也沒有「正負向情緒的干擾」的時候,動作恰如其分地被做到了!有種法喜充滿的感覺,也很感謝世儒老師、金美老師和同學們共同共振出來的這個場,支持著彼此的轉化與蛻變。

心裡默默的OS是:如果上一次跳神聖舞蹈很挫折,那麼下一次一定要再去,因為轉化、蛻變就在不遠的前方了:)


林世儒:真正的成長與蛻變,主要是來自於有意識的片刻,它對我的的生命深具意義,如果未能及時紀錄,可能就不復記憶,或是只留下模糊的映象,那就可惜了我們辛苦工作的成果。修行多久,不是從哪年開始算起,而是唯有下功夫與有意識的片刻才能倍計算。立刻動手,當下紀錄,最最能保存成果。

Yuting:這次有體會到當下紀錄的力量,我的慣性常常是拖延,然後就沒下文了:p (再次有了新學習,感謝)

詩君:好棒的心得,我就是這樣,不知不覺來了8年了,邀請你開始以年計算神舞的學習~

Yuting:我很好奇你們的境界,是我這隻毛毛蟲嚮往的。有時候聽你分享時還尚未能體會,到達的時候就突然明白你分享的都是智慧的結晶。

熊柏豪:我已經感覺到你跟當初不一樣了,而且這一次上課好像是我第一次看到你把頭髮放下來,不知道這是不是也代表著妳在內心上有某種程度的改變😋

Yuting:好細膩的觀察,謝謝柏豪的反饋。好像在團體中展現自己也越來越自在一些了?

熊柏豪:是喔,越來越自在了,感受到詩君學姊之前說過的,我感受到你開始有種吸力了(應該注意力向內的結果)

阿龍:每一個階段都有每一個階段的領悟,妳真的很棒,我也看見妳的蛻變。在此也分享昨天的體悟。(小編註:文長,明天改發成一篇文章分享。)

Misherr:「心裡默默的OS是~如果上一次跳神舞很挫折,下一次一定要再去,因為轉化、蛻變就在不遠的前方了:)」 YES!昨天聽了同學們的分享,就覺得~~~ 嗯!離品嚐【當下】的芬芳滋味不遠了。

Yuting:好愛「當下」的滋味❤️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48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