暫停:優雅的重新開始 (257) / 林世儒


上周四起因為環境、工作以及身體不適等諸多因素,原本每天練習與打卡的諸多活動都停了下來,只有簡書每日發文還勉強持續,但這兩天因感冒而精神體力不濟,及為盡快恢覆健康,停下所有活動,把能量都給本能中心去進行自我療愈,因此都在睡前才完成寫作發文。我並非意志力堅強之人,所以不會不計代價的勉強自己每天非完成某些預定的功課,相反的我會視情況而有所調整與減少。減少不意味著放棄,而是在條件允許時再繼續。經過兩天的休息與調養,今日身體的健康和精神狀態已經恢覆了九成,所以又可以在早上寫作發文了。

我知道意志力的重要,那是非常寶貴的資源,而且數量有限,每天能夠支配使用的是極為有限的,過度的使用會帶來產生一種「道德許可效應」的補償作用而帶來反效果。在《自控力》書中第四章「容忍罪惡 :為何善行之後會有惡行 ?」作者對此提出了許多例證如:一位已婚的電視布道者和秘書發生性關系 ,一位財政保守派利用公款修自家房子 ,一位警察對毫無抵抗能力的罪犯施以暴力 。

心理學家調查這些縱容自己的人時 ,他們都認為自己作決定時能夠自控 ,沒有失控 。他們也沒有罪惡感 ,相反 ,他們認為自己得到了獎勵 ,並以此為傲 。他們這樣為自己辯解 : 「我已經這麽好了 ,應該得到一點獎勵 。 」這種對補償的渴望常常使我們墮落 。因為我們很容易認為 ,縱容自己就是對美德最好的獎勵 。我們忘記了自己真正的目標 ,向誘惑屈服了 。

我會記得要完成目標,也會記得鍛練意志力,但決不會硬撐,要求自己每次非贏不可,我是可贏可輸的。在增加能力的同時,完成困難的事物比較不會耗用意志力,這要靠平常的鍛練,而意志力的也是要靠平常處理些小困難,來點小糾結來增進。如何保持平衡,獲得最佳的自控力,就要看個人的智慧了。

我怕面對困難與壓力,所以只好想辦法化整為零,比如在小學剛畢業時有天夜裡睡不著,想著把房間內的床鋪和衣櫃交換位置,我沒有足夠的力氣搬動,又不想半夜吵醒家人來幫我,於是我把五斗櫃的抽屜全部取出,這樣我就能輕鬆搬動,床架我也依法泡制,第二天我家人嚇了一大跳,不知我是如何完成的。同樣的在能力不足時我就等待,像鋼琴就等了四十年才買成。

我總是提醒學員們,因故中斷了練習沒有關系,不管停多久記得回來就好,不需要走得快,只要繼續朝著目標前進就行。有人意志力堅強,一直勇往直前,我們佩服與喝采。而我只能走走停停,但總會記得如「復卦」所說的「不遠復」很快回到正軌繼續向前,當然也有人因「迷復」忘了回來,而且再也走不回來了。

「不受影響」可以是用極大的意志力去抗拒影響源繼續朝著目標前進,也可以是保持「記得自己」要的是什麽,然後在外力影響下走偏一段時間或停止之後,在情況可以時記得回到正軌,繼續原定的目標。

在「易學律動/神聖舞蹈」的課程中,我就是這樣不斷的用各種方式鍛練著自己與學員們。而這段日子的種種情況可說是生活的神聖舞蹈,我受到環境、工作、與身體不適的影響而無法持續原定計劃,就讓自己停了下來,如今調整好了身心,現在我又可以「優雅的重新開始了」。

2019.04.25 09:22:33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65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