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螺旋式成長 / 蒙芽 (南寧)


2014年4月24日,我又一次來到「易學律動/神聖舞蹈」三日營,這一次,我的期待是:「從夢遊中醒過來。」在我向大家表述我是如何夢遊著闖紅燈之後,林老師說:「於是你終於決定要醒過來!」我用力的點點頭,林老師笑著說:「好,那我會把你敲醒!」

聯結篇
學習「易學律動/神聖舞蹈」,肯定少不了「立如松」這個必修課。林老師要我們「立如松」,找到在家的感覺,找到那份踏實和舒適,然後記住它。當我們邁開腳步走出去,停下來,又是一次「立如松」,又一次找到家的感覺。

當《愛在四方》的音樂響起,我「立如松」,感覺到腳板和地板的接觸,感受到地板的支持。伴隨著音樂緩緩的抬起手臂,轉手腕,堅定的走出去,穩穩的停下來。那一刻,想起了我的母親。她的音容笑貌,清晰的浮現。就在那一刻,我感受到了與母親的聯結。她就像這地板一樣,不論我在「在家」還是「外出」,她都一直在那裡,給我站立的力量,給我支持。我的心輪和臍輪開始發熱,就好像兩個能量球,慢慢擴大,熱量流遍我的全身。雖然,我的母親健在,但是這二十多年來,母親對我來說非常的陌生,我甚至無法在腦海中想像出她的樣子,記憶中,甚少有與母親聯結的感受。在那些「立如松」的當下,我感受到了母親乃至整個母系家族的深厚的愛與能量。

我被這個深深的聯結感動:在休息的十五分鐘,我躺在地板上,就好像躺在媽媽的懷裡,溫暖而舒適。在那樣深深的聯結裡,我的內心生起無限的感恩,感謝母親賜予我生命並養育我。

我也被自己感動:我完全的接納和原諒這二十多年來,她對我淡漠。我的母親只是沒有力量來與我聯結,因為她從小也很缺少愛。而我,在不斷的工作自己之後,我有力量去聯結並傳承這份母系家族的能量。

愛的聯結,讓我有有了真實的感恩與接納。這是這次三日營裡,我意外的收穫。我想,這也是這兩年不斷的工作自己之後,上天的饋贈。

困惑篇
除了與母親的聯結,我也感受到了與愛人的聯結。在與他們的聯結裡,我看到了我總是糾結於他們沒有給我的東西並且無限放大,卻很少看到他們已經給予我的那些愛與支持。於是我決定,下課之後給媽媽打電話,也給他打電話。

給媽媽打電話,關機,一直關機。我的心有些失落,還有一絲隱約的憤怒。給出差在外的愛人打電話,他說他在洗澡,全身都是泡沫,匆匆掛了電話,而他後來也沒有給我回電話,讓我有機會和他「甜言蜜語訴衷腸」。那天晚上,我覺得好沮喪,緊接著就是憤怒和悲傷,連晚安都不願意和他說。似乎,我的聯結沒有用,我所有的努力也沒有用。我很困惑,白天的聯結是真的嗎?我的感恩與接納是真的嗎?

滲透篇
第二天醒來,還是沮喪。但是,我依然給媽媽打了電話,隨便聊了幾句,媽媽依然還是更關心弟弟。然後給愛人打電話,告訴他我的沮喪,他道歉昨晚洗完澡又忙著工作就忘了給我打電話,我接受了他的道歉。

再後來,過了兩天,媽媽來電話,說五一來看我,這是母親第一次主動來看我。以前,也會偶爾要求媽媽來看我,但是心裡其實不希望她來。但這這一次,我的心裡沒有抗拒,而是一份坦然的接受。五一當天,媽媽來了,我陪媽媽去逛街,買衣服。好多年沒有和媽媽這樣親密的在一起,媽媽很開心。

我就這樣困惑並且少許沮喪的過了幾天。這些天,我都能感受到腳板與大地的聯結,我的腳心似乎被大地深深的吸引,讓我總是可以篤定的站著。凡是腳所接觸到的地方:地板/油門/刹車/鞋子,我都能感受到腳板與他們接觸的感覺,都能感受到腳心有一股氣流源源不斷的往外排。原來,我經常夢遊是因為我完全沒有感受到我的身體,沒有找到我的「家」。現在我夢遊的時間越來越少,因為我經常能感受到我的腳,進而感受到身體的其他部分,我便與身體一起一起安住在當下。

有一天,我忽然明白:我的聯結和感恩是真的,我的情緒也是真的。不一樣的是,在有聯結之前,當我在和家人有矛盾時,我會拒絕溝通,把矛盾擱淺或者隱藏起來;有了聯結之後,即使有矛盾,我還是願意去溝通進而化解矛盾。我想,這就是所謂的螺旋式成長吧。

課堂上經驗到的那些聯結與愛是一顆成長的種子,而生活是水。種子只有吸收了水,才能發芽並且長大。讓我們繼續工作自己,把在課堂上收穫的放鬆/愛/接納/感恩的品質,一點一點滲透都生活中去。
感謝林世儒老師和高金美老師,感謝一路上陪伴與支持我的夥伴們,也感謝自己。

2014年5月7日 南寧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42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