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幻夢中醒來 / 阿龍(台北)


/從幻夢中醒來/

看著世儒老師指示「今日工作」:要比較一下四十多天前寫的自傳,跟昨天寫的自傳。驚覺這已經是「認識自己勁在工作」的最後一個功課,而在這期間,彷彿(肯定)是安排好的,遇上疫情三級警戒,切斷許多外緣,每天得以專心回顧並記錄,累積了近三百篇有長有短的生命故事,今天已是最後一天,回顧這個過程,竟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不真實的感覺/

這種「不真實」的感覺很有趣,可能是因為平常根本不會長時間又有深度的挖掘書寫自己的過往。或者只要進入到一種專注觀察的意識狀態,就會有種「不真實」的感覺。

之前學素描,一開始畫圓球、圓柱、角錐,然後畫人五官的石膏像。在畫耳朵時,我呆住了,因為耳朵的皺褶太複雜了,不知道該如何下手。我就這樣專注地看著耳朵石膏相,頭腦想著好難喔!於是頭腦就放棄了,而我彷彿進入另一個意識空間,耳朵的標籤消失了,只剩下線條與光影。我就用鉛筆在紙上複製看到的光影,時間也消失了。當我畫完,頭腦才回來,驚訝自己怎麼畫得那麼像!

/見相非相/

金剛經說:「凡所有相,皆是虛妄,若見諸相非相,即見如來。」也許在專注觀察,而放掉所有概念時,我們就見到事物的本來面目,那是超越真假的。

/時空穿梭術/

這段期間彷彿是練了時空穿梭術,好像在螢幕上不斷拉動影片的時間軸,先是紀錄記憶清楚的事,後來甚至以為已經遺忘的回憶也自己浮現了出來。最奇妙的是除了頭腦的記憶,甚至當時的情感,身體的感覺也都再次浮現。像是看5D電影,雖然逼真,但是跟我又隔著一段距離。

我發現這也許為何在工作坊最後的自傳,我會寫下這樣的開頭…

/從真實的夢醒來/

我曾做過一個夢,走在一個熙攘的市場,經過一面鏡子,我停下來,看著自己。然後我問自己:「這是真的嗎?」我於是摸了摸身上背著的包包,觸感是棉麻的,我正想著:「好真實啊!」接下來我就醒了,發現自己躺在現實世界的床上。

為了要跟四十多天前寫的第一篇比較,我再次翻出之前的檔案,而在看到檔案文章前,我根本就忘了之前寫了什麼。但有趣的是我用了一個幻想事件做開頭…

/從幻想中醒來/

某天早晨我騎單車到附近的登山步道散步,散步完要回家時,接到雷恩的電話,他要我在回家的路上幫他買普拿疼。在騎單車前往藥局的路上,我的腦中開始在想:我買完回家後,拿藥給雷恩,雷恩不會說謝謝,而我會跟他說:「不客氣!」

正當頭腦在播放這些劇情,我忽然察覺我在幻想,然後我就回到了當下,我也彷彿醒了過來,感覺到踩踏單車的雙腳,聽見馬路上的車水馬龍。

/再往深一層看/

我看見自己不爽被當作理所當然。順著這個情緒再往深一層看,我看到我的原生家庭……

我是哥哥,有一個弟弟,爸媽總會要我做這做那,如果我問為什麼要我做?爸媽會說:因為你是哥哥啊!你應該照顧弟弟,當弟弟的榜樣。原來那時的我其實有種憤怒,好像一切都是應該,而且如果計較的話就是不夠大器。啊!這也解釋了在我的白日夢裡,我會用開玩笑的方式說:「不客氣!」而不是直接抱怨或發怒。

/看懂就不需要重演/

我好像看了一場電影,電影裡有許多的情緒,但清醒地看完後,卻是平靜與穩定。我回到家,把普拿疼拿給雷恩。雷恩沒有說謝謝,我卻沒有如想像中的情節說「不客氣!」我就直接去洗澡。洗澡後,我跟雷恩分享了自己的內在劇場跟發現,我們一起哈哈哈笑了起來😂

/為何要從夢想中醒來?/

心經說:「遠離顛倒夢想」。夢就是心中的相想,睡夢跟白日夢本質上皆相同。為何要從夢想中醒來呢?可能就是為了要享受這場夢吧!

在四十多天前我看了一部小品,而在工作坊的期間,我彷彿在拍一部史詩級的大片,挖出並累積了許多素材,剪輯成最後的自傳作品。讓我有機會可以更清楚清醒地看見自己,並好好欣賞從出生到現在我的人生大夢。

/有意願即可/

其實我曾經想過要寫自己的故事,但都是斷斷續續。我知道我的意志力沒那麼強,能力也不一定足夠。因此很感謝宇宙給我此機緣參加這個團體,我只要有「意願」即可,老師跟同學就會提供我「意志」的支持,然後就實際長出來了「能力」與「成果」。

我因為小時候覺得自己與這個世界格格不入,所以認為一切只能靠自己,而因此讓自己受累。在這次的團體讓我實際體驗更放鬆地讓夥伴、宇宙協助我的意志力,不只會更輕鬆,效果也更出乎意料地好。

/每日一封情書/

世儒老師在群組中每日的文章,像是每日一封特別的情書,充滿了愛。除了設計小心機培養我們的注意力,文章內容也都給我許多啟發。有關一件事情的「本末」,還有「嬰兒之未孩」特別讓我在回溯生命故事時,獲益良多。

我的父親曾經在我上成功嶺集訓28天時,每天寫給我一封信。他說因為他知道在當兵時,每天最期待的就是收信的時間,所以他每天寫一封信給我,讓我每天都有信可收。雖然信的內容沒有一個「愛」字,但每次想到這件事都會讓我眼眶濕潤。我驚覺,當我願意每天書寫自己的「生命故事」,不也是每日寫給自己一封情書?而寫什麼內容只是「末」,那每日花時間寫的意願才是「本」。願意愛,就會有愛的能力。

/把自己領養回來/

我一向認為自己是理智型,頭腦是我很大的資產,以此獲得了許多外在的讚賞與價值。在這個工作坊,我的注意力在宇宙、老師、夥伴的加持下,藉由書寫變成一把鋒利的刀,回頭來剖析自己。穿越從小到大長出來的人格外皮,像是剝洋蔥般,回到理智中心尚未發展的嬰兒,我似乎重新喚醒身體與情感中心的敏銳與自由,把自己領養回來愛。

當我穿越時空,將頭腦、情感、身體都領回,竟再進一步還原,回到一切尚未顯化之時。

/醒來觀賞夢幻電影/

把注意力集中在所有演過的劇情,有意識地寫下劇本,便能從劇情與角色中醒來。在這座叫「空」的電影院,好好觀賞這部叫做人生的夢幻電影。

金剛經說:「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應作如是觀。」佛陀跟我們說一切的顯化,要當成超級真實的5D電影來觀賞。我們太容易入戲了,特別是缺乏注意力時,就會進入重複的故事劇本中。

也許當初要進入電影時,為了要好好體驗角色與故事,所以先讓自己忘掉自己。但早就佈好線索來喚醒自己。

彷彿有兩個自己,一個是在演戲的自己,一個是在看戲的自己。戲還在演,而看戲的自己卻睡睡醒醒,謝謝這次團體裡的老師、夥伴,提醒彼此醒過來好好看自己的戲,這本身就是一個我生命故事中的重頭戲,由衷感謝並享受這次的緣分,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我這就開始寫自己的「生命故事」。點擊我看寫作指引……

點我查閱:近期課程、或更多精采的學員分享


(共 110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