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衡陰陽動中禪 (馮珊珊/廣州)


今晨晚起,沒有陽光的霧霾天勝似北方的天。在沒有睡醒的洗漱間,回憶仿佛沒有多久前的聖誕節,期間上了三天「易學律動/神聖舞蹈」,似乎課程還持續,心裡仍斷斷續續地寫感受,而看看手表卻已接近2017年第一個周末。

起床後,退了幾個要這樣那樣打卡的群,原因是昨晚因一時狠心非翻譯完某一章節不可,所以熬到半夜後才睡。 果然用力過猛的第二天就無法早起,也完成不了所有要打卡的項目。 也是在那個時候才終於肯承認一件事,不用努力了。 準確來說,不浪費多餘氣力,不做自以為的「努力」的事情,不過分消耗自己的血槽。 好比如:精進、早起、運動、積極、讀書、寫字、靜心、靜坐、朗讀、正能量等等等。用腦子想想就知道一個八點前必須在電腦前工作的人在短短早上能完成多少項上述項目?! 哪怕花一天時間,也未能完成所有事項!

所以,我終於停止了。 在腦海裡按下停止鍵。 《盜夢空間》裡提到一個人最難根除的是想法。 一旦一個想法被植入,移除它困難重重。而我腦海、系統里重覆出現的詞不外乎:「得努力」、去「做點什麽」。在停下來的片刻,我有一種如釋重負的舒暢。

很奇怪吧,這樣的觀點顛覆自己一直的認知。 我真的有認真反思、驗證過這種認知是不是合理的嗎?

但凡上過林老師的神聖舞蹈課程的學員都會了解:要精確做到「神聖舞蹈」裡哪怕舉手投足一個最簡單的動作,你都不能做得太多,太過努力。努力的表現會呈現為身體、肌肉用力過度,一不小心就畫蛇添足。

這些年來,老師一直極力用「神聖舞蹈」來導引我們從身體開始,最初也一直強調的是不過分努力,到輕鬆,再到從容,其後順道而行,順勢而為,最終無為而為。 我想腦子是非常明白的,身體去辦到得花功夫。 而真正情感上接納這個現實,擺脫原本的感受,換新的體驗,卻是難之又難。 說白了就是心裡倔,情感上認定了用力地積極地努力才是正道,情感不願意接受真相。

我想這些年來自己沒少在「神聖舞蹈」課堂裡勉強自己,勉為其難地讓自己少點亂花氣力。 在現實生活裡,也是時至今日才肯放下一口氣。我知道那是一口硬撐的自以為的陽剛之氣,本不屬於陰柔脆弱的自己。很可笑,一直以為自己就只有那一口氣。

回想在三天裡,那口氣變成了順暢的呼吸。 從來沒有在舞蹈裡感受到絲滑呼吸的自己,在不怎麽喜歡的舞蹈里竟然一直能感受到呼吸與溫柔。 那時我們跳了兩首溫和的舞蹈,分別是「俄羅斯聖誕節」與「愛在四方」。 個人向來不怎麽喜歡溫柔的「神聖舞蹈」,更傾心托缽僧類型舞蹈,盡管後者難度高,有時要求左右手不同節拍,手、腳、頭拼一起,但是出於受虐狂的變態心理,即便經常做不到動作,自己被磨慣了反而不習慣簡簡單單,柔柔順順。

那時,在某一刻間,突然想起以前看張楠宣傳「神聖舞蹈」,說某某舞蹈特別能激發女性的女性能量。 出於對能量、靈性此類東西的陰影,科學主義為上的大腦極力避免談及、乃至思考這些東西跟客觀且科學的神聖舞蹈扯上什麽關系。 吊詭的是在不喜的舞蹈裡,竟然體驗到了無以言說的溫柔,這是一種有別於「養生主按摩(易學按摩)」的溫柔。 言語可勉強表達的詞語只能是張楠提到的「女性能量」,林老師說的「坤」。 「萬物資生」、「柔順利貞」。 天地間,春光明媚,萬物生長。

以往,每次老師談及注意舞蹈的陰陽,腦子都是懵的;每次同學提到某某舞蹈特別能體現女性能量,看見了就起雞皮疙瘩;每次誰誰探討男女性能量平衡,發展女性特質,耳朵自動一進一出。 說實話,億萬分拒絕就這些細節進行自我探詢。 我不願意細談生長環境有關的背景,不願意提及重男輕女地域裡女性身份被遺棄、被否認的創傷,更不願意接受後來所有學到的女性主義竟然是一場空的傷感。 原來千帆過後,驀然回首,答案就在不願意看的東西裡。 在「觀卦」裡藏著一個「坤卦」。 待你終於看見之時,你泰然接受所見一切。 這種接納用玄奧的詞語來表達就是「陰」,就是「女性能量」。

課堂裡有一位同學是一位廣東話戲謔的「二十四孝媽媽」,席間她曾問過某些同學怎麽培養女性能量諸如此類的話。 她在最後分享時說自己離家上課心有愧疚,不在家操持歉意連篇,更覺得自己未曾活過,沒有為自己做什麽而懊惱。 聽著這些分享,心裡分外不是滋味。 易地而處,自己也有會有她的感受。 在這個城市裡,在目前所觸及的環境裡,作為一個女性不外乎總得走同樣的路徑,得承擔這樣的職責。 當我們是女孩時雖被照料,卻同時被教導要學習照料者般為他人付出。 而當我們轉入關系、婚姻時,女孩則要成為孩子的媽媽,丈夫的妻子,家庭的媳婦。 我們鮮少有機會去成為一個女人,好好發展女性能量,更不用談去平衡陰陽,成為頂天立地的一個人。

誠然,進入家庭的女性確實必須承擔某些職責,可是擔任家庭的某個角色並不代表就發展了自身的女性特質,活出女性能量。 相反,越來越多的城市裡,所謂的「女漢子」漸次橫行。 有些女性迫於無奈把男性的活都幹了,有漢子般的能耐。 就個人理解,這更像是一種剛性的對抗,變相地過多發展自身的陽面,壓制陰面。 話到此時並非抨擊社會現象,而是心有戚戚。

某種程度上,我也身陷囹圄,不自知地被過度發展了陽剛特質,過分壓制陰柔能量。 我從不知道沿著這一準則—— 「Good, better, best, never let it rest until good is better, and better best.”」(好,更好,最好,永不懈怠直至好變更好,更好變最好。)而維持的一口氣是在消耗自己的能量,變形地發展偽陽剛能量,以便符合父系社會的標準。 我也從不知道所謂的獨立的女性主義,娜拉出走(《玩偶之家》),第二性(波伏娃)其實是變相地以男性的方式來對抗這個男性的世界。 原來最終還是老祖宗看得明白「一陰一陽謂之道,繼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

落筆至此,竟從簡單的「神聖舞蹈」的動作發現它可以延伸到生活的外延跟內涵。 無怪乎「神聖舞蹈」一直被視為門檻較高的修習法門,一種動中禪。 有人說每一個動作都蘊含某種宇宙法則,會看門道的人能讀到它裡面的真知。 萬法歸一,殊途同歸。 「神聖舞蹈」讓人和諧發展,和諧不外乎人能通達陰陽平衡,男/女性能量均衡。

那三天裡還有一個同學在課間說出了非常戳心的話。 對於初學者而言,「神聖舞蹈」高度要求身體與動作的精確,那位同學的體能還有情緒上可能有所抵觸所以做不成某些動作,老師當時點撥說做不到歸因於「太努力」! 她立馬氣的跺腳大罵「太努力還不行!」。

那時心裡有無數個嘆息,身為過來人何嘗不是如此! 最後不知道在哪個環節,做不到動作又有點氣餒的她跑到隊列後方,感觸地控訴「活著本來就是苦的!」在那一刻心里波濤翻滾,難以言表。 此刻想來終於明白,作為一個女性,在父系社會裡按照陽剛的教條來活,或者用陽性的方式對抗,不發展甚至否定女性的面向,那樣費勁地活著,注定是錯位,終究是苦的。

作為一個女性,生而為人又該何去何從? 也許沒有一個標準答案,或許也沒有統一路徑。 此刻我能做的就是盡力去探索。 目前我手裡的依靠是「神聖舞蹈」所帶來的真知,還有自己通過所學在生活裡驗證的經驗。 此時,我終於看見了自己無需效仿男性般進取、過分努力,反而該輕松地停頓、接納,發展柔順的女性能量,開發陰性面,去平衡陰陽,進而成為和諧的人。 我明白一如《一代宗師》的台詞所說——「我見過了高山,才發現最難過的原來是生活。」——生活是最難跨越的高山,祝願現在習得的「三腳貓功夫」助力我翻山越嶺! 祈願所有女性也能獲得成長,真正地發展出如水般的陰性/女性能量,能平衡自身陰陽,成為一個真正和諧發展的人!

(共 65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