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自己——記一段美好的邂逅 冼智敏 / 南寧

在很多年前,就已與「神聖舞蹈」結緣,可是一直不願走近它,因為每次的靠近,都給我帶來許多害怕與失措。我一面讚美著這項修行法門,又一面排斥著它;我一面興致勃勃的說要去上林世儒老師的〈易學律動〉課,又一面遇到這樣那樣的理由讓我沒辦法參加。我以為我在等待,等待一個恰當的時刻,我以為我在準備,準備一個優秀的我,然後走進這項修行法門。就在這次課程開始之前,我並不打算來參加,因為我還是有這樣那樣的理由,並且信誓旦旦的說:「下次一定去!」直到有一個人對我說:「你抗拒成長。」於是,我來了。

播下幸福的種子
第一天的學習,帶給我一種從未有過的幸福與喜悅。
林老師像孩子一樣可愛,從他身上我看到一種幸福,就是做一個孩子。他的語言是風趣的,能把我們逗樂,他的笑容是和善的,能帶給人溫暖。他嚴謹卻又不嚴苛,指令乾脆卻不給人壓力。他細心觀察每一個人,卻又不點名指正。在這樣的課堂氛圍下,我感到輕鬆而愉悅。

跳Scale這支舞時,剛開始的唱音階,讓我發現自己的嘴巴好像好久都沒有張開這麼大的幅度了,肌肉是僵硬的,而漸漸的,發現嘴角放鬆了,笑變得自然,嘴角咧開的幅度也更大了。在整個學習過程中,老師一直引導我們將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讓我們回到當下。當我感受雙腳踏在地上的感覺,讓脊柱與地面垂直,眼睛平視前方時,我的內心升騰起一股暖暖的力量,也許這股力量就是老師說的「家」吧。在整個課程的學習中,老師並不特別強調舞蹈動作的一招一式,卻時刻在提醒我們要感覺雙腳踏在地上,脊柱垂直,眼睛平視前方,要記得找到自己的家。

當我去感受自己身體的僵硬與柔軟,當我去觀照頭腦中的每一個念頭,當我感受腳踏實地的感覺,當我頭抬起來平視前方時,我感到無比的幸福與喜悅。原來,當下真的什麼都沒有,除了自己。

混亂中機械前進
如果說第一天的學習要用一個字來總結的話,那就是「樂」, 而第二天的學習就是「混」。我在混亂中混水摸魚,機械的完成任務。

第二天學習的舞蹈,節奏十分快,我感覺十分困難。我發現,聽出音樂的節拍,對於我來說是一件難事。在學習新舞的過程中,我感到,我不善於用頭腦學習,因為如果光看,我記不住動作,甚至分不清左右,我習慣一邊模仿動作一邊學習,用身體學習,讓我很有安全感。在快節奏的舞蹈中,我忙著手忙腳亂,忙著記住每一個動作,忙著完成每一個動作,我沒有發現我的身體是僵硬的,甚至費勁的。其實在那個當下,我什麼都沒有發現,我只是去完成動作,而後來,在一個學員的分享中,我受到啟發,再回想當時自己的狀態,才知道自己忘記了自己。

我想「神聖舞蹈」最神奇的地方就是通過一支舞,讓自己看到自己,看到自己的生活狀態,看到自己與他人的關係。同樣一支舞,不同的人看到的是不同的人生狀態。而我,看到的是自己機械的一面。在平時的生活中,我常常為了完成任務而完成任務,我忽略了事物的本質也忽略了自己,這使得這個任務完成得十分沒有品質。

在疼痛中釋放
第三天,是「痛」的。
當我睜開眼睛,我就感到全身的疼痛,頭痛、嗓子痛、肌肉痛、關節痛,全身上下沒有一個地方是不痛的。我不明白何以如此之痛,是身體太久沒工作了,還是太緊張了?無論是什麼原因都好,第三天的上午於我來說是難熬的。我依然配合的跳著舞,可是心裡在呐喊:快點結束吧!我感覺體力快透支了。在跳快節奏的舞蹈手加腳時,我根本沒有辦法做到最難的版本,於是,我只做我能做到的。

在跳舞的過程中,一遍一遍的重複讓我感到音樂好漫長,內心升起一絲不耐。中午休息的時候,我給一位朋友發了一條短信,請求朋友第二天給我做「易學按摩/養生主靈性按摩」,希望能緩解我身體的疲憊。兩天半的學習我並未有任何情緒的起伏,看到許多人流淚發洩,我卻平靜得出奇。我僅僅是覺得身體很疲憊,就連那升起的煩躁之心也是轉瞬即逝,我一直納悶,為什麼我的情感發洩不出來呢?

直到朋友回復的短信出現,當那些鼓勵的字眼跳入我的視線,那一瞬間,我看到一股不受控制的情緒奔湧而出,眼淚一瞬間就到達眼眶,讓我措手不及,那一刻,我感到了委屈。不過我並沒有嚎啕大哭,因為我的理智很快掌握了主權,壓下了這段情緒。

我至今不明白為什麼當時會有那樣的情緒,而且爆發的那樣急那樣快,是渴望被認可,被支持,被關心?我覺得這些都沒有完整的詮釋。而有一點我是明白的,我沒有將情緒發洩出來,讓我看到自己在那個環境中的害怕與不信任。非常神奇的是,下午的練習中,身體的疼痛竟漸漸消失了。全身上下的酸痛已漸漸減輕,跟變魔法似的。

三天〈易學律動工作坊〉神聖舞蹈的學習結束了,感覺太快了(雖然過程中也有感覺好漫長的時候),這是一段美好的經歷,我就像一個農夫,為自己播下了一顆種子,在往後的時日中等待參天大樹的長成。走出大門的那一刻,我知道,真正的成長之旅才剛剛開始,平時的生活,才是我們學習與成長的真正課堂。現在,我常常觀察自己,常常記得感覺雙腳踏在地上的感受(雖然還是忘記自己的時候比較多),我發現,原來視線與地面成45度角看到的世界和視線與地面平行的視線所看到的世界是不一樣的,以前,我習慣45度角,當我平行的時候,我看到了明亮的光暈,抬起頭來面對世界的感覺真好呀。我期待,在往後遇見更多未知的美好的自己。

最後,感謝林老師與高老師(賜予光和愛,帶給我力量),感謝蒙老師(生活中的每一天都在引領我成長),感謝李老師(溫暖的陪伴與支持),感謝我的朋友(刺激與提醒我成長),感謝每一位學員(給予我啟發和感悟),感謝我生命中遇到的一切。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94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