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會「停」才真正看見 / 李錚(南寧)


第四道體系裡,有個名詞叫:「特徵」,指一組我群(自己所屬的群體,自己人組成的群體),一種性格上的弱點或缺點。而「主要特徵」,就是一個人的主要弱點,人們的摩擦、痛苦、挫折大部分來自這裡,這也是靈魂得以成長的轉捩點。在我成長的經歷中,我的主要特徵就是「自以為是」,以此為基礎產生了一組「特徵」,比如愛評價啊,好發表意見啊,急於表達自己啊,愛表現啊,不容得別人有不同意見等等。

在心靈成長的過程中,學習了不同的心靈成長課程,不斷地在自己身上下功夫,有了一些進步;特別是修習「易學律動/神聖舞蹈」後,有了一點明顯的變化。我記得在課程中,林世儒老師多次說過:「要讓你們學會停下來,多麼不容易啊」。

我也發現了真得很不容易,我的主要特徵,在神聖舞蹈的表現在於:用力、眼神聚焦、搶拍子、沒有停頓。後來一點點練,一點點磨,跟著林老師練了三年,真的有點可以停下來,慢慢地變成不太用力,大部分可以合拍,大部分可以有所停頓了,這些都在舞蹈上的變化,在生活中呢?

可以舉個小小的例子。因為我是心理諮詢師,所以常有朋友在網上向我傾述他的個人困惑,以情感困惑為最多。最近又和朋友在網上聊了一次,因為是情感困惑,所以對方情感的皇后力量很大,一段一段的文字發過來,我剛想發個看法,又有一段新的文字發過來,所以我只能回:「嗯、哦、這樣啊。」

期間我有觀察到,按照我原來的特徵,我的「機器慣性」,我認為我老早就發現了對方的問題,也老早把自己定位成:指導者,所以會很自然地邊聽,邊把一篇一篇的相處理念啊,溝通技巧發給他;但這次,我發現自己雖然幾次有這種衝動,但都沒有去做,只是不斷觀察自己的衝動,第一反應想說的是什麼樣的話,是否把自己的評判強加于對方等等,並不斷地提醒自己,所以很自然就會「停」在這個階段——至少先聽別人把話說完。

一直等到對方終於把所有的事情都說完了,按我原來的做法,就開始分析、診斷、下結論,做指導了,但此時,我還是在觀察自己的思想:對方需要的是什麼?我發這些話現階段合適嗎?別看對方說「請幫助我」,但事實上很多人是以幫助的理由找人傾述而已,所以再次停在這個階段——先問問別人需要怎樣的説明。在確認對方的確需要聽聽我的意見時,我再次觀察到我頭腦裡湧現的大量的理念、溝通的技巧、個人心理調整的方法、生命的答案等,這些理念、技巧方法答案是對的嗎,是對的,但此時想到哪裡就發到哪裡就對嗎?不一定,對方所需要的,不是答案,而是接納和思考。

於是我又可以「停」在這個階段——接納對方的狀態,並提出啟發對方思考的問題。於是我的這個諮詢溝通與平時溝通相比,花的時間不多,主要是因為我說的話也不太多,但對方的感覺很好:他覺得自己沒有那麼多自責感了,並且願意去思考親密關係相處的問題了(這是成年人的態度)我對這個諮詢的進程也比較滿意。

這回,我真的可以做到世儒老師一直極力強調的,心理諮詢師助人的基本要件:「真實、接納、同理」。原因在於,我沒有把對方做為一個指導的物件,我願意相信他有能力以成年人的方式來處理自己的問題了;當我學會「停」下來了,我看到了這些。

2012-09-17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57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