取經:必須先收服孫悟空 (234) / 林世儒

SONY DSC

每天過著一個規律的生活,起床盥洗後就開始寫文章,八點半早餐,九點出發去教室,九點半準上課,六點下課,然後和主辦方或學員們一起晚餐,回到酒店可能就接近九點甚至更晚,時間夠就練書法,不夠就直接盥洗睡覺,總是讓自己能有足夠的休息,以補足體力和精神以面對一整天高注意力工作。

這樣的日子持續了半年多,近來發現自己內在有個聲音越來越大,它希望能夠停一停或緩一緩,主要是「頭腦」開始有點吃不消了,這種規律的作息與專注讓它受不了,不能天馬行空的胡思亂想,因為整天的「注意力」不是在課程中就是在書法裡,或是用在與學員的分享與討論上,因此它在抗議了。尤其是每週二,一天裡要跑三個城市教「易學律動/神聖舞蹈」共三個班,回到家中往往都已晚上十一點了,一早起床寫文章的時間很有限,無形中有著壓迫感,它哀嚎著,這可以停下來嗎?

它編排了許多好理由,一週休息一天不寫作是合理的,現在不是週休二日嗎?應該比照辦理,讓自己休息一下才能走更長遠的路。寫文章太花時間了,排擠了學習和吸收新知的時間,你又不是要當作家,何必如此和自己過不去。每天早上絞盡腦汁想題目,寫出來的文章沒啥內容也沒什麼人看,何不省下時間來規劃進階課程更有意義。與其寫文章不如讀易經,好好的盡快研究深入些,許多學員滿心期待著易經課,你這是要拖到什麼時候才能推出啊?

我知道我頭腦內的那隻「潑猴」快要野性大發了,不願受到拘束的它快爆炸了。所以它給出了許多很有道理也很具建設性的理由,目的只有一個,那就是停下來吧!別再想了別再寫了,給我自由,恢復當年「齊天大聖」的快活,愛到哪駕起觔斗雲立馬就到哪,拔根毫毛變出化身,愛怎麼玩就怎麼玩,多開心啊!

「頭腦」的確有如孫悟空般的能耐,火眼金睛七十二變能力超凡,我的生活、工作、學習都仰賴著它,可說是我這生命的有機體最重要的機能,它太能幹也太重要,所以我的「身體」和「情感」都聽它的調度和指揮,也運作的十分順暢,只是它卻不聽我的,並且反過來要我聽它的指揮,這不是反客為主,爬到我頭頂了嗎?

從西遊記中我獲得了啟發,唐僧要往西天去取經的磨難,就是我們心靈成長的過程,一路上的妖魔鬼怪都想把他給吃了,唐僧就是「我」的本質、注意力,誰吃到了誰就獲得能量和滋養,腦袋裡的種種荒誕的念頭就是妖魔鬼怪,「我」不但耐何不了它們,而且還可能被它們吞噬,因此為了保證自己的安全和順利取經(恢復自性),「我」需要助手的幫忙,因此必須先收服孫悟空(理智)豬悟能(本能)沙悟淨(運動)等大妖怪為徒,加上自己那軟弱的心(情感),剛好對應「人」的「四大機能」,只有師徒同心「四大機能」和諧一起工作才能成功。「易學律動/神聖舞蹈」如此,「易學按摩」如此,所謂的「心靈成長」「修行」更是如此。

我現在正如唐僧在收服孫悟空當中,不管它怎麼說,緊箍咒是必需持續唸下去的,直到潑猴聽話為止,馴化了「齊天大聖」(頭腦)其它的部份相對就容易多了,自古以來各個修行法們也都是如此,先管住這多變的心多念的頭腦,而發展出數息、觀想、話頭⋯⋯技巧,而我則透過喝水、正坐、書法、寫作、講課,置心於一處,先收了「頭腦」這大師兄為我所用,接下來收服「身體」的「本能」和「運動」這兩個中心應該會容易些。這樣對於心靈成長的進展肯定會容易與順利一些。所以頭腦繼續說它的,我唸的緊箍咒是不能停的,直到它成為首徒為止。

2019.04.02 08:09:10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61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