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靜的傳承 / 微微辣(上海)


  時光如果可以倒流,我願意再次回到2009年的冬天。那時的我活得好累好辛苦,在漫長的掙扎和痛苦中,我尋求解脫。那時候,身體不是靈魂的殿堂,只是痛苦的枷鎖,每一次身體的疼痛都在提醒我,人生就是苦多。

  我願意回去,因為那正是新生的起點。
  在痛苦中,我從上海遠赴廣州去學習養生主靈性按摩(註:2020年起更名為易學按摩)。我直白地問老師,這按摩可否為自己按,以減輕我身體的痛苦?
  如同路人甲一樣平凡的那個中年男人,誠實地看著我,實誠地說,恐怕不行,這按摩主要是服務別人的。(學完後才知道。這是一套以按摩為形式的特殊修行法門,部分手法可以自我按摩。)
  如果不是心疼錢,也許我就黯然離開了。

  在課程中,有個女人哭訴她與母親的關係,他和他的夫人只是靜靜地聽著。沒有立即快速的遞上紙巾,或者拍拍她的肩膀,或者給她個擁抱,或者給點建議。我在旁邊冷眼看著,內心腹誹不斷:這兩位老師未免太遜了吧!怎麼連這都看不出來,明顯這個女人跟她媽媽有功課啊!完全可以棒喝啊!這才是為她好啊!這才能幫到她啊!怎會是這樣處理呢?(事後發現老師的處置方式有完全出乎我意料的好結果,完全顛覆了我原本對心理治療以及身心靈成長的認知與概念。)

  轉捩點在於一本小冊子《箭術與禪心》,路人甲老師說,這本書給了他創立養生主靈性按摩(易學按摩)的靈感,要我仔細閱讀。在旅館裡,頭痛折磨得我無法入睡,索性就翻翻這本小冊子吧。在那個寂靜的夜晚,這本小冊子裡,那個德國哲學家和日本箭術老師的話,忽然擊中了我。

  第二天的早晨,我一見到路人甲老師,忽然淚流滿面,說:「那本書打動了我」。

  人生就是這麼奇妙。時光流轉,一位德國人海瑞格 Herrigel (哲學教授),去日本向一位平凡的師傅學習射箭,那師傅把禪心傳給了他。時光流轉,一位臺灣人讀到了德國人的文字,還讀到了中學生必讀的《養生主篇》,禪心在他心中升起。時光流轉,另一位德國人海寧格Hellinger(系統排列的祖師爺),遇到了這位臺灣人,享受了那神奇的按摩,寫信表述他的靈魂和身體得到了最美的禮遇和祝福。

  時光流轉,在我遇到養生主靈性按摩(易學按摩)之後,我浮躁的生活終於有了寧靜的可能。時光流轉,我創立了自己的親子溝通課程,而所講授的內容正源自于台灣路人甲老師的極力推薦。

  有一次在我自己的親子溝通課程剛開始之際,我告訴大家,來,讓我們一起做一個聆聽的靜心吧。有人流淚了,旁人忙著遞上紙巾,忙著輕拍著她的肩膀,安撫她。我靜靜地看著。在聆聽的靜心結束後,我說,如果還有人流淚,我們試著什麼都不做吧,允許她流淚,和自己的情緒在一起;如果她尋求幫助,我們再做些什麼吧。

  在課程中,有人問我要答案。我誠實地看著她,實誠地說,恐怕沒有哎,這課程是不提供答案的。追尋答案的權利屬於你。在課程後,學員說,你的課程真的接地氣啊,你是個真實的人。我微笑著接受了。

  很多時刻,我都會想起路人甲老師和他的夫人。感謝他們,以養生主靈性按摩(易學按摩)的課程,把那寧靜的品質傳承給我。在那寧靜的空間裡,我原本就俱足的智慧得以展現,我成為那智慧行走著的載體。

  6月,上海,路人甲老師夫婦--林世儒和高金美老師再度開設養生主靈性按摩(易學按摩)課程。在我的一再請求下,他們也帶來了我神往已久的課程--寧靜的藝術。

感謝靜儀文化,在我的推薦下,把相當小眾的課程帶入上海,讓寧靜的品質得以傳承。

2015年5月7日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66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