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聖舞蹈與如何愛孩子 / 陳靜雅 (上海)

第一次當母親,總是戰戰兢兢,生怕愛的不夠又怕溺愛了孩子。市面上琳瑯滿目的「育子寶典」也看了不少,然而心定不下來,總是不知道要跟隨哪個「寶典」是好。「易學律動/神聖舞蹈」課上林世儒老師總是喜歡用一句話為我們初學者的窘狀打比方:難道你要先學會怎樣做父母然後才去生孩子嗎?我每次都想:如果能準備好的話那就太好了。

後來看了林老師推薦的《大學》,《大學》裡有這樣一句話「心誠求之,雖不中,不遠矣,未有學養子而後嫁者也」,曾子的解釋是這樣的「初生的小兒,不會說話,要保愛他……然這個保赤子之心,人人自又不學自會。幾曾見為女子的,先學會了撫養孩子的方法,然後才去嫁人,可見皆出於自然,而不待於勉強也。」不明覺厲啊!

其實我一直不明白這「自然的愛」,總相信「愛是需要學習的」。直到一次次上神聖舞蹈課,一次次的放鬆下來,才發現古人誠不欺我,對「自然的愛」也有了一些粗淺的感受。

第一個是「鬆」

孩子上混齡班的時候,每次我帶他出去上課回來,老師總會告訴我:你孩子又長大了,內在變得更有力量了。我卻一直沒有感覺,那時候送孩子去幼兒園每天早晨最怕聽到的一句話就是:媽媽,我不想去幼兒園,我想跟你在一起,我喜歡你……

雖然也是學過無數句「話術」,但心底的焦慮還是忍不住要升起來,那些看起來非常管用的話術伴著我的焦慮變得一點兒用處也沒有,看著孩子入園時不情願的小小背影有些心疼又有些自責。

明顯的變化發生在今年暑假的「易學律動/神聖舞蹈七日營」之後,孩子剛升大班,每天都很興奮,但兩周以後,大班的壓力也隨之而來,主要是學拿筆,學寫字,像小學生一樣坐板正,孩子又開始打退堂鼓了:媽媽,我不想去幼兒園了。

我:好啊!幼兒園要寫字太難了對吧?
孩子:是啊!

過一會兒要走了,又對我說:媽媽,我們走吧,別遲到了。類似的情況发生過很多次,有時孩子想在家看電視,有時想在家玩平板電腦,每次我很放鬆,到要走的時候孩子也很情願。其實孩子知道他自己要做什麽,他只是想對媽媽發發牢騷或者是想讓媽媽多理解他一些。

另外也發現當我「鬆」下來以後,以前每天以零食果腹的兒子面對著一桌子的零食居然會無動於衷;以前周末要看一整天的電視,現在有時候居然一整天都想不起來看電視。這些曾經令我焦慮異常的「垃圾食品」和「電子產品」,在我放下焦慮以後居然對孩子變得沒有吸引力了。

第二個是「定」

這個很明顯的變化是南寧的「易學律動/神聖舞蹈十日營」回來以後。孩子上大班,幾乎每天都有作業,有寫的,有唱的,有跳的,有背的,有彈的。每天一看到他們班群裡有家長發作業視頻了,我就趕緊催孩子。有時候錄一個相對滿意的「成品」需要錄十幾次,一次一直錄到十一點多,我和孩子都是眼睛快睜不開了。

這次從南寧回來,我發現如果孩子沒有要求,我不願意強迫他錄這些作業了。並且我觀察到,孩子非常會安排自己的時間:放學後先跟小朋友們在幼兒園裡玩半小時到一個小時,結束後再讓媽媽帶到旁邊的小公園踢足球,也是半小時到一小時,然後回家看看電視,看看繪本。

我的心裡有一個聲音,也是我上心靈成長類課程的初心:讓我做自己的主人,也讓我的孩子做自己的主人。孩子現在如果不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那麽他長大後也許會像我一樣不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麽。

還有一件事情,是孩子在踢球的時候,如果不是按照他想要的方式接住球的話就會急的跳腳,一邊跳腳一邊哭,大概接十次球他要哭八次。有時候我會煩,覺得丟面子,畢竟是在外面公園里,這時候我會想我要的是什麽,是要陪孩子,還是要面子?想起來以後我問孩子:是想繼續踢還是想回家或是哭一會兒?讓我欽佩的是,我每次問,孩子每次的回答都是很堅定的:繼續踢。於是臉上的淚水還沒乾的時候,下一次跳腳哭鬧就又開始了。

如果林老師再問我:難道你要先學會怎樣做父母然後才去生孩子嗎?我還是想回答:是的,但是並不需要學習養育孩子的方法,我只想先把自己準備好。我需要讓自己放鬆下來,讓這個心安定下來。

人放鬆了,愛自然的就流淌出來。心定了,自然知道自己和孩子想要的是什麽。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