寫給自己——記一段美好的邂逅 冼智敏 / 南寧

在跳舞的過程中,一遍一遍的重複讓我感到音樂好漫長,內心升起一絲不耐。中午休息的時候,我給一位朋友發了一條短信,請求朋友第二天給我做「易學按摩/養生主靈性按摩」,希望能緩解我身體的疲憊。兩天半的學習我並未有任何情緒的起伏,看到許多人流淚發洩,我卻平靜得出奇。我僅僅是覺得身體很疲憊,就連那升起的煩躁之心也是轉瞬即逝,我一直納悶,為什麼我的情感發洩不出來呢?

不是舞蹈的舞蹈 / 方圓(上海)

這個發現對於我當時的身心,無異於一場驚天霹靂。生活中一幕幕的場景閃電般掠過眼前,震撼到我最深的認知:原來在生活中,我始終感覺自己像陀螺一樣持續旋轉,沒有一絲空隙可以喘息,因此身心俱毀,萬念俱灰。但其實是在自己的情緒和念頭裡,我忽略和浪費了大量可以「停」下來的機會——我完全可以讓自己被更好地對待和照顧,更從容而輕鬆地生活!

國王的決定  / 林世儒

有一位學員每周請假來學習「神聖舞蹈」,已經三年多了。她在課程中獲得許多生命的蛻變,因此非常珍惜每周這短短的聚會與練習,每月加班費都不領,而用來補休,當然也耗掉她每年的特休假期。比較困擾的是,每周同一個時間請假,上司不免有所微詞,甚至懷疑他為補工作而加班。

讓我做不重要的事  / 林世儒

對我這不信鬼神的工科男來說,這事情實在是有點蹊蹺,不過也好,讓我和父親有更深的連結,並讓事情更加圓滿。後來還發生過幾次更匪夷所思的夢境,都與心靈成長有關,雖然在第二天獲得驗證,但我真不知要如何解釋,因無法設好各種控制項,重複實驗並驗證,只好全部列為存疑的X檔案,我無法相信,但也無法不信。

細說葛吉夫神聖舞蹈  / 林世儒

必修舞是1918年前後葛吉夫在喬治亞共和國Georgia境內的第比利斯Tiflis所傳授的,每一位新弟子都必須先學會這六支必修舞之後,才會開始被教授正式的課程內容,也因此這六支舞被稱為必修舞Obligatories。不過有些舞蹈因為結構太過繁覆,弟子們學不來,而被葛吉夫刪除,或是太久沒有練習而被遺忘,也就沒有流傳下來,實在是有些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