隱藏的和諧  / 古金玉 (台北)

我們在休息室繼續靜默的坐著,各自沈澱過程中所觸發的內在的情緒,感受。有的同學感動的哭了,好多位同學分享,在這表演的十二人中,好像形成一股看不見的力量,好安定,好安全。因為那份安定的力量,所以不會擔心,只有全然的信任,然後動作就自然完成了。也許,這就是葛吉夫所說在神聖舞蹈中所引發的「隱藏的和諧」。

跳向喜悅與感謝 / 葉長青 (龍潭)

常處在「自我觀察」的狀態下,「感恩心」常常會浮現出來,尤其是對老公的感謝,雖然還無法直接對他說出,全都累積在心中,但比起過去內心充滿怨懟和憤怒,已是不可同日而語,當然現在對待他的態度和溝通的方式也都自然改變了,我想再過一段時間,就可以自然的向他表達我內心的感謝了。

終於可以上路了  / 軒彬(新竹)

唯一改變的就是我對問題的看法,由於比較沒有活在自己的胡思亂想裡,我對這個世界跟自己有了比較正確的認識,我體認到我是這個世界平凡但不可或缺的一份子,我不再把自己看的那麽重要了,就不再那麽在意別人的目光,也不會把每個問題都當成是世界末日,取而代之的那就只是生命的過程而已。

當「三心二意歸於一」時 / 林淑真(新北)

我的練習雖然繼續下去,但感覺總是進展不大,我的身體越來越熟悉那些動作,對於「專注且放鬆」卻是無法體會,一直到有一天,因為暈眩到醫院做檢查,這才發現數「數字」對自己專注能力的影響,在儀器的紀錄下,每當我在心裡默數著世儒教的「數字」串時,儀器上專注力的指標就明顯上升,而這種覺知能力的改變很難靠自己去發現的。當醫生為我做「姿勢性暈眩」矯正時,一個要放鬆的念頭突然閃過,而我果真很快的放鬆自己,那暈眩的感覺就馬上停止了。在經驗過這樣的甜頭之後,我才真正放下懷疑和抗拒,接受了世儒的課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