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可以帶著錯誤前進 (Shelly/上海)

我沒有上過很多身心靈的課,目前為止僅僅上過兩次,但這兩次對我來說都有著非常重大的意義。一個是胡因夢老師的深度解析工作坊,徹底的瓦解,讓我認識到自己一直不斷在內耗。但瓦解之後的重建則很艱難和曲折,憑我自己的摸索,感覺更迷失了。也正是因為這樣,非常非常慶幸在這個時候遇到了林老師的葛吉夫神聖舞蹈的課程,通過很具體的方法幫助我一片一片拼湊起新的我。
 
正式開課前一晚的公開課林老師幫助我們對葛吉夫神聖舞蹈有了大致的了解,但聽完反而有種失落感,不是我想像中優美的樣子,更像機器人,右手畫三角,左手正方形,本來我就很排斥這種直線形的圖案,現在還要左右手一起做,根本不可能完成的任務,這時候我的老舊模式開始了,看到難的事物我第一反應就是退縮,而不是去挑戰。雖然情緒有波動,但林老師的一句話很打動我,大意是:過去的業力和現在的自己就是一個拔河的狀態,如果現在的自己強大了,那就不會受過去模式的影響,我希望現在的自己強大,我也期待在跳舞的過程中認識自己。就懷著這樣掙扎矛盾忐忑的心情開始了第一天的課程。

第一天的課程勉勉強強撐過去了,我發現自己身體對協調運動很生澀,對左右的反應很慢,別人已經開始在記動作,我還在研究左右,而且我一做錯,就開始緊張,慌亂,然後更錯,這時候老師教我們保持數拍,讓我們頭腦有事可做,去掉那些不必要的情緒,去掉那些無益於我們解決問題的小動作(吐舌頭、撓頭等),兩眼平視無焦點,去無存菁。同時,老師也教我們“觀”的方法,學會看規則,學會觀自生。
 
第二天隨著動作難度不斷加大,我內心的摩擦也越來越劇烈。老師的一句“對自己慈悲一點,給身體一些時間,對自己耐心些。”瞬間讓我潰不成軍,一直對自己非常得苛責,力求完美,力求比別人做得好,不允許自己犯錯,只要犯了錯就會責罵自己,怪自己笨,沒用,或許潛意識裡覺得這樣下定義了就可以不用去面對和承擔,但卻對自己內心造成了很大的傷害,自我認同感一直很低,很自卑。這時,林老師告訴我們不管能做多少動作,至少第一拍是能做好的,不論怎樣,做錯了可以停下,而不是在手忙腳亂中繼續,頭腦保持數拍,去掉不必要的情緒,然後優雅得從第一拍開始。這對我來說真的意義非常得大,我是特別容易緊張的人,生活中感覺每時每刻都很緊張,遇到事情更是,頭腦還一片空白,但是在跳舞的過程中,用了林老師告訴我們的這個方法,內心漸漸不再慌亂,讓我知道面對問題的時候可以選擇停下,然後優雅的開始,更從容篤定,而不是陷在情緒的漩渦裡,停下其實也是過程中。這樣反而更清楚應該如何做,就像袁子姐姐說的“有時候慢就是快。”體會過這種篤定的感覺後,很難忘,覺得以後生活中遇到問題,也會努力用這種方式去解決。

經過第二天的摩擦,第三天感覺自己一下子有了新的突破,動作都基本能做出來了,注意力也能一直保持較好的集中,前兩天的練習中為了不受別人影響,中間有閉過眼,林老師不允許閉眼,因為我們不能閉著眼生活,到了第三天已經有些可以不受干擾了,注意力在自己身上。上午跳抖抖抖舞的時候,又是一緊張,但在林老師的分解練習,緩緩加動作的過程中,慢慢找到了節奏,雖然還是時常出錯,但可以更從容得重新開始了。面對老師新加的難度,大家去掉了懷疑等不必要的因素,更坦然得接受和麵對。跳西藏旋律的時候,老師加了轉頭的變化,又亂成了一鍋粥,但是大家很淡定得帶著錯誤繼續做著,錯不再是我們的絆腳石,我們可以帶著錯誤往前,這也是我學到的又一課。林老師說:“我喜歡看你們犯錯,錯才是真正有意義的,才能看到真實的自己。”下午跳Scale和Big Seven的時候集體合作,那種感覺真的超級神聖,很感動。
 
三天的時間真的有些短,第三天剛剛似乎找到了些感覺,就結束了。但這三天對我的意義卻是非凡,這個過程中,我感受到了從容的力量,可能在以後遇到問題時,這個力量會幫我更好得面對困難;我也接納了自己,看到了自己是有學習能力的,只要給我時間,仔細觀察,分辨不同,反复練習,我相信自己能學好;我看到了自己是勇敢的,有勇氣認識和麵對自己,雖然現在的我可能還沒有很強大,但我相信問題來了我會勇敢得面對,不再退縮。

這三天,我放下對抗,全然信任老師,跟隨老師一步一步去面對自己,也和老師給到我們非常安全的環境有關,全然的接納和包容,不評判,以前只是理論上知道要這樣做,但沒體會過就很難做到,這次林老師身體力行,讓我學習到瞭如何去接納和不評判,在養育孩子的過程中,我也希望像老師一樣給到孩子這樣一個安全的環境,在處世的過程中也放下評判,打開自己的格局。
 
上課結束的第二天早上,因為一些事特別憤怒,憤怒的慣性很大,雖然已經不斷提醒自己要停下,最後還是沒忍住,但我不再自責,我知道自己的身體需要時間,慢慢來,每次進步一點,有一天我能更好得處理自己的情緒,面對問題。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