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的力量,stronger (陳鐘毓/廣州19歲)

林世儒老師和高金美老師用心傳授的知識在一個個困難動作的完成過程裡給到我力量;隊員們坦誠表達的心聲給到我溫暖的感觸。正是那些力量與感觸,讓我的內在開始改變。

「如果意願強烈,再加上<主動的意識和意志>,那麼,改變便開始發生。只要在我們意識到自己走神的時候能<不遠復>或者<休復>,就可以了」,這個觀點對我來說很新穎,新穎於它是基於對人的慈悲,基於對人的潛能的信任,同時又只為激發人的潛能。心懷這些信念,我能夠在做錯動作後依然目視前方,或者從團隊中找線索,然後跟上動作。慢慢地,我不再那麼害怕犯錯,反而開始為不被錯誤困擾的自己感到成就感。這就是信心,它讓我開始享受一個又一個的struggle,甚至在音樂響起前便躍躍欲試。

三天營結束後,我看到了自己的改變。
大一下學期的前三周裡,我瞭解到我是個由於內心排斥與人交往時發生的不如意的東西而時常感到「社交焦慮」的人。比如,我無法接受與生人沉默待在一起時的尷尬,無法接受我苦心經營卻依舊疏離的關係,無法接受別人對我的偏見……但是,我有一個非常強烈的意願——希望在與人交往時我能夠做到樂人樂己。現在,在那些讓我無法接受的東西出現的時候,我會帶著主動的意識和意志去面對和解決,因為我知道我有很強烈的意願。有時候我可能會感到無所適從,但在「觀察、判斷和選擇」之後,與人相處時的我一定能變得更輕鬆自在。

三天營結束後的第一天,我就犯了一個錯誤——在上完第一大節的英語課後,我才發現我上錯了課。當時我的第一反應是擔心「別人會怎麼看我」和「我該如何補回電腦課堂的知識內容」,同時責備自己太過粗心大意。但很快,我意識到,我不必緊張,不必焦慮,唯有冷靜能幫到當下的自己。我的理智的國王出現,他讓我先專注於第二大節課堂的課前準備,然後再向同學借電腦課的筆記。這就是一個很細微的改變。

神聖舞蹈確實又是一個「照妖鏡」。首先,它照出了我每時每刻的「內在顧慮」。當我看到很多隊員都跟不上《海鷗》的動作的時候,我會立即逼自己將動作做得連貫,因為我想『讓別人覺得』我是個很厲害的人。我瞭解到我很在乎別人對我的看法,也恰恰是這種在乎讓我的注意力被拉走了。同樣,內在顧慮也讓生活中的我時常感到累意。

其次,它照出了我那「馬馬虎虎就好了」的隨便應付的態度。儘管我的態度並不差,能夠做到犯錯後目視前方,跟上動作,但其實,我並沒有嚴格要求自己將動作做「精准」。「如果你做對了,你是知道自己做對了的,別人說什麼都不會相信」,林老師提到的這份自信,是我以後共修神聖舞蹈時努力的方向。

在三天營的最後一天的最後一次《海鷗》舞蹈裡,我開始感受到了我與團隊的連接。因為,阿雅阿姨臉上的愁容和她那真實的心聲,觸動到了我的內心。我忽然明白,我們每個人都是那麼相像——有很多很多的痛苦,卻依然想要成長。這個共同的部分,讓我開始對這個團體心懷溫暖和感恩。也許,我不需要那麼多的內在顧慮,也不需要那麼多的對別人的評判,心懷感恩,感恩與我短相守三天的每個隊員,感謝他們坦誠交流帶給我的學習,就夠了。帶著這份感恩去跳舞的時候,我感受到了我與團隊的連接了。

在神聖舞蹈三天營裡,老師們傳授的知識給到我力量和安全感,也解開我的一些困惑;舞蹈的過程讓我找到了信心;隊員們的坦誠相處帶給我溫暖的觸動……正是這一點一滴的體驗,讓我的內在開始改變,變得更有力量。

Facebook 外掛功能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