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與否的掙扎」練習日記(10)/ 林世儒

2020-05-18
今天不知道發生了甚麼,從練習一開始,頭腦裡就出現一個畫面始終揮之不去,那是電影《Gladiator神鬼戰士,角鬥士,帝國驕雄》 全劇最終的高潮戲, 將軍麥希穆斯被其陷害淪為角鬥士,帶領著一群只有劍和盾牌,在羅馬競技場上被軍容壯盛的精銳羅馬軍團圍住,同時用綁上利刃的戰車去衝擊他們,眼看許多角鬥士都絞死於車戰的攻擊中,危及之下他教所有的角鬥士聚集在一起,用盾牌與肉體之軀,形成一道斜牆,讓羅馬軍團的戰車因攻擊而翻覆,最顛倒了局面大獲全勝。

也許我今日站的姿勢像 麥希穆斯在競技場時那樣的無畏吧!他的成功主要是因為有勇氣、智慧,以及更重要的底氣「意志力」,而這也正是「是與否的掙扎」練習所要鍛鍊出的主要能力之一。繼續努力。現在要完成十分鐘中的練習是充滿信心的,今天頸椎兩側的肌肉已不像昨日那般疼痛,代之的是酸與麻,並且從兩大股縮小為兩中串。大約七八分鐘之後。肩頭的痠痛麻還是出現了,只是不再那麼影響我,最終還是順利的完成練習。

倒是在最後的幾分鐘,我的呼吸自動調整成「逆腹式呼吸」,這讓我感到萬分驚喜,二十多年來不知練習了多少回,始終無法成功,只能維持個兩三分鐘,只要沒去注意就自動轉回慣性的「腹式呼吸」,也許這次有機會練成「逆腹式呼吸」,這將會是另一個意外的大收穫。明日繼續。


品賓:「是與否的掙扎」D9&D10:昨天我微調了下,放松身體,尤其是骨盆,讓腳紮根地板,骨盆支持上半身,去掉腰部和腹部用力,只是保持脊柱自然直立,果然比較容易堅持下來。身體有了個新的體驗,後背下半部刺麻,一直延續到我開始正坐,忍不住用手撫觸,起了一身雞皮疙瘩,刺麻結束,或許下次就不管它好了。有了昨天相對輕松的體驗,今天進入練習有點漫不經心,可能覺得自己已經掌握了訣竅。前面7-8分鐘的確感覺不錯,雖然孩子在一邊亂彈琴,我依然保持關注身體感受和呼吸,甚至還飄過今天要把這個发現分享給大家的念頭,然後,孩子開始給我拋來各種問題,多次打斷我數數,瞬間手臂的疼痛升級,我煩躁不安,“曲起來你就會舒服點”,一會“莫蘭蒂台風下的樹”又跑來鼓勵我,“挺住,你可以的!”是與否交戰激烈,我靠意志力強端著兩顫抖的手臂,腹部和腰又不自主地用力起來…終於,鬧鐘響了,耶!♡自從跟著老師做這個折磨人的練習,我感覺自己越來越是個人了[呲牙]

方圓:「是與否的掙扎」D10,19分之前跟施崢探討關於腳是該與肩寬還是留一拳距離,想做個對比試驗,今天改用等肩寬站立。嘗試繼續放掉小我對於達成目標的期盼,更純粹去投入身體感受。時間好像不存在了,只有身體各種疼痛的變化會偶爾提醒我,還有什麽東西在向前推進著。脖子後兩根肌肉很快就疼起來,帶著手臂上沿的肌肉疼痛,像聚沙成塔一樣累積。慢慢地,手臂下沿的某些肌肉也加入進來,但主要還是上部分肌肉為主。用呼吸去延展肩峰和手肘的疼痛,不太有效。感覺過了十幾分鐘時,試著把手臂向上調整為水平,沒想到引发了激烈的顫抖,“堅持不住了”的聲音響起。在幾秒鐘的慌亂之後,我準備好接納顫抖的現狀,繼續保持身體。居然发現疼痛好像開始退潮了。雖然只是減弱了很少的幅度,但能明顯感覺到疼的肌肉发熱发燙,好像激活了葛吉夫說的“第二個小蓄能器”,身體重新被注入能量。手指感覺熱意蒸騰,身上反而沒怎麽出汗。本想今天只做到18分半,但等我看時間已經超過10秒鐘了。於是用大口緩慢呼吸堅持,直到19分鬧鐘響。明天又是新的mi-fa點了,好期待啊!

輝玲:5月22日「是與否的掙扎」 第10天 15分鐘4分鐘雙手发熱。6分鐘手臂肌肉酸痛,這時左邊背部胸椎與腰椎之間的肌肉拉緊酸痛但一分鐘後就消失。9分鐘時肩頸的肌肉及後腦勺酸痛。慢慢頭也些脹痛。11分鐘,左邊腰與胸椎間的肌肉又酸痛起來。跟著手掌脹、麻、痛,尤其在拇指魚際的部位更痛。12分鐘上手臂開始抖動,中指骨頭痛,與無名指之間的位置也比較酸痛。13分鐘胸與手臂抖動加劇,如同體力過度消耗的感覺,還好只剩下兩個分鐘,堅持,再堅持時間到!呼一口氣,在慢慢放下僵硬酸痛的手時发現右手放下的過程被僵硬的骨頭卡著卡著,完全放下後手肘的部位特別酸痛。雙掌還是非常脹和麻痹。閉上眼睛,當我把注意力放在脊椎時,感覺骨盆的位置被一股能量帶動著輕輕的先是左右擺動,過後是逆時鐘再順時鐘轉動。停了後,這股能量上到頸椎,同樣的先左右擺動然後逆和順時鐘轉動。再停了後輪到雙手輕輕的在兩旁左右然後前後搖動。整個過程是非常平靜和舒服的。睜開眼睛看看時鐘已過了11分鐘。感恩存在和发生的一切!

施崢:「是與否的掙扎」第十天
今天一上來,胸部前兩天痛的點變成了紮紮的癢癢的感覺,很快就過去了,左手臂心包經的位置變得緊,到最後簡直是痛,一直通到指尖,肺經靠手前臂到指尖的部分也會有痛感,但今天手指的麻木明顯比前兩天減輕了,中間的時候感受到自己的腳原來是緊張的,尤其腳上脾經的位置,我試著去放松腳內側,肩頭的酸痛變得緩解,臉部胃經循行的區域有能量感,可能是因為我從小脾胃不好,這段時間的練習幾乎在這兩條經絡上都會有反應,中間頸部肌肉緊,突然感受到一種悲傷,哭了兩聲,打了幾個嗝,放松了一些,這兩天脾胃明顯有改善。看來經絡上運作的能量是在清理了。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