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洩一補,嶄新生活就此開始 迎春/青島

三天的「易學律動/神聖舞蹈」,和三天的「易學按摩/養生主靈性按摩」剛剛結束,嶄新的生活從今天開。說實話,上這兩個課,不是為了療愈而去。因為自己已經覺得沒啥可療愈的了。從2008年,到現在,一直都在自己身上做功課,治療性質的課程也上了不少,靈性的課程也上了不少,禪修也堅持了近兩年,尤其是去年九月上過「易學按摩/養生主靈性按摩」之後,狀態極好,每天帶著平靜專注的品質生活,做諮詢做療愈個案,學習心理學。就在這樣一個穩定的狀態下,衝著林世儒與高金美二位老師高品質的課程品質,參加了這次的複訓。 

收穫,多的說不過來。比如說,「易學律動/神聖舞蹈」僅僅三天就讓我的專注力提升了,並且注意力的範圍擴展,可以同時關注多個事物不走神,而且不易被打擾。又比如說,養生主按摩讓我學會在服務於別人的時候把注意力同時放在自己身上,也就是靈性課程上經常說的,回到自己的中心。身體在練習基本功的幫助下,越來越健康,越來越苗條。

因為這兩個課都需要運動身體的一些關鍵部位……這些個收穫太多太多,在生活中隨時都有發現,咦?我的視角不同以往了,我的反應模式不同以往了?我的感受不同以往了?跟幾位同學聊過,大家共同的感受還有:頭腦更清晰了,能找到自己的中心了……等等等等,不一一枚舉了。重點是要說一說這兩個課程的附帶品,就是出乎預料的療愈的發生。

高金美老師說,這兩個課從來不是以療愈為目的,療愈,都是附帶的。是的,上這兩個課,所有人都可以各取所需,一切都會順理成章的自動發生,而兩位老師所營造的場域是無條件的接納與純粹的關愛。一切的發生都是被允許的,每一位學員都是被關注的。無論課上課下,都是這樣。經常可以看到這樣的場景,當學員在表達的時候,高老師總會提醒,「等她把話講完」,每一位學員課上課下的對老師說的每一句話都會被兩位老師關注到,並得到回應。而且是幽默智慧的回應。跟兩位老師聊天,經常會笑的肚子疼。

囉嗦了這麼多,還沒談到療愈,是因為,兩位老師的接納,關注,慈悲與智慧是一切發生的基礎。我總是把話說大了,但這是真實的感受哦,儘管林老師樸素的說,療愈發生的條件是:真實,接納,與同理心。但能做到這三點的,只能是慈悲和有智慧的人吧?

好吧,基礎有了,六天的課程,連著課下與老師的相處,在無條件的被接納,被鼓勵的環境中,慢慢的,安全感就有了。林老師說:「人在安全的情況下會自己朝著著正向發展」。安全了,就會慢慢放鬆,放鬆了,療愈就有可能發生,而這一次的療愈如此之深,不得不當作重點來分享,就是因神聖舞蹈與養生主按摩兩個法門和林世儒老師智慧老練的引導的作用。(實在想不出別的詞來形容,只好用「老練」了,別說我用錯詞,老師20多年心靈成長經驗,帶團體經驗,用「老練」這個詞應該也沒錯吧。

娟說:上了「易學律動/神聖舞蹈」,仿佛做了一個大「手術」。我有同感。昨晚朋友問我:如果只選一個課,神聖舞蹈和養生主,你選哪個?可把我難壞了。「易學律動」,就像下面圖片裡說的,讓我不得不覺察,並且學會真正的覺察,上過「易學律動」,我才發現我一直以來以為的覺察只是自我反省罷了。另外,有一位上過很多課的老學員說過,上過「易學律動」,才發現,以前的覺知,只是一場夢。就這樣,跳舞的過程中,一個真實的自己呈現出來,說實話,頭幾天,把我嚇壞了!原來,我並不是我以為的那樣,原來,我一直在用頭腦生活,原來我一直在活在「應該」裡。

「易學律動/神聖舞蹈」,讓我們動用三個中心,身體,心,腦,只有三個中心一起用才能把舞跳出來。如果用頭腦學習,是跟不上的。慣用頭腦的我,一直在努力放下頭腦的我,當頭腦不能做主了,反而非常的不習慣,而心一旦擺脫了頭腦的控制,深層的感受一個一個浮現出來。「易學律動/神聖舞蹈」課後,所有未被表達過的情緒與事件一個一個往外冒,老師鼓勵我學會表達,於是在被允許,被接納,被鼓勵的環境下,我終於第一次像傾倒垃圾一樣把所有以前不接受,不喜歡的負面事件與情緒一點一點的清理出來。

天哪,原來,我做了這麼久的接納寬恕功課,都只是頭腦在勸說自己而已。天哪,我以為我可以接納任何人卻原來只是忍讓。天哪,原來療愈就這麼簡單,只是承認,並允許自己並表達出來。天哪,連老師與同學們都接納允許我,我為什麼還不能允許自己呢?當我開始允許自己,聽身體與心的需求,當我那天允許自己睡了懶覺並發現自己睡的很緊張又「優雅的」重新睡了一次之後,我坐在床上,看我的房間,突然,一切那麼安靜,我第一次像個孩子那樣好奇的看我的房間,發現一切我非常熟悉的物品都那麼鮮亮。

回過神來,我發現,哇,那一刻,我頭腦裡的聲音停了。之後的幾天,我的感官開始一個一個復蘇,我開始像小孩子一樣饞好吃的,我看到的東西都仿佛發著光,我看到的人我都覺得好喜歡,開心,就像個孩子似的開心。並未結束,這只是這次療愈中「瀉」的部分。

 「瀉」的過程中,我感受到內在的界線開始慢慢形成,這也是我長久以來的功課,以前努力去做的。對了,神聖舞蹈中,放下沒有必要的努力,也是老師經常提醒的。沒有努力,那界線正在自動形成。是的,在安全的環境下,我正在把所有能量收回來,用於成長,成長自動發生。就這樣,像個小孩子蹦蹦跳跳的跑去上養生主靈性按摩。以前不敢這樣真實,38歲,婦女,應該穩重!可是,沒有真實,怎麼能成長呢?成長的只是個形象罷了。

身體知道答案,跳神聖舞蹈頭痛,林老師說,放下形象。果然,放下形象,頭也不痛了。好吧,該說「補」了。像個孩子一樣的上課,話開始多了,有時候偷偷湊到老師身邊,像個孩子一樣,尋求關注,老師看到,很自然的一句「來,坐近一點」讓我一下子放鬆了。自己看著自己還怪好笑。

然後就是學習按摩,曾經聽高老師說過,按摩過程中有療愈發生,有位學員40年來心上的釘子被融掉了。我倒沒期待過療愈,只是急於學習手法。最後一天的下午,最後一個環節,終於等到可以享受全套按摩了。我躺在那裡,利娟姐在全心全意的為我按摩。其實,因為是第一次學習,利娟姐並不那麼熟練,很多動作會忘記,我就放鬆的躺在那裡,感受她與我身體的交流,溫暖柔軟的雙手,全心全意的關注,像媽媽照顧小寶寶。

當利娟姐結束按摩,我微微睜了一下眼睛,看到林老師見我胳膊露在外面拿了一張毯子蓋在我身上。體會著毯子的溫暖,突然,眼淚就流了出來,嬰兒期被拋棄的恐懼,對母愛的渴求,之前切斷的不敢碰觸的感受與情緒,在安全與關愛中,一點一點釋放出來。

我不知道過程中發生了什麼,我感覺很安全,我感覺很信任,於是就任由情緒流經身體,身體顫抖,打嗝,有一刻,我害怕自己這樣太髒,給別人添麻煩,又害怕停不下來了,就聽到老師引導我呼氣,慢慢的隨著呼氣,身體放鬆了,老師扶我坐起來,利娟姐就在身邊。我問:利娟姐,我能抱抱你嗎?

利娟姐說,我一直在等著。老師引導我們用一個最省力的姿勢抱在一起,我趴在利娟姐肩頭,聽見自己呢喃:「媽媽,媽媽媽媽」我像個小嬰兒用臉去蹭利娟姐的臉。利娟姐說:「迎春,我愛你」突然,心裡踏實了。我不再需要到處尋找了。課程結束前,大家圍圈分享,我放鬆的躺在利娟姐腿上,這是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我以前跟多熟悉的人都保持距離,身體一接觸就緊張。我就那樣躺著,靠著,聽大家分享,原來,不止我一個人有療愈。

在被無條件的愛與關注下,有那麼多的同學被感動,被滋養著,無論是被按摩者,還是按摩者。也許,不瞭解心靈成長的親們,無法理解。在這裡,稍稍解釋一下,童年如果有創傷事件,比如被拋棄,失去親人等等,會給日後的生活中的關係造成一些影響,有些人沒在意,有些人,像我一樣想要放下包袱,更輕鬆愉快更幸福,直至解脫煩惱,所以會有一些療愈發生。而沒有療愈需要的親們,就不會發生這些,只會收穫到你所需要的。比如說,有學員一直想改善親子關係,學習養生主以後,女兒主動跟她親密了。有學員學習以後回家給老父親按摩,老父親的身體越來越好,等等。

我身上發生的,只是附帶品哦。我也希望,在療愈與成長的基礎上,在以後的學習中,能夠提升自己專注的品質,能通過不斷的練習提升定力,獲得內在的寧靜。能夠越來越接納,為親人,朋友帶來快樂所以,這一瀉,一補。今早一睜眼,就發現了嶄新的生活。 

對於朋友提到的,這兩個課,選哪個?真是很難抉擇。拋開這些嚴肅的認真的分享,這兩個課,都特好玩兒,林老師不喜歡太嚴肅,他深入研究,從人的身體,肌肉,動作到如何讓學員輕鬆學會,研究最深奧的,卻通過最簡單省力的方式教會我們。他和高老師常說「學員學不會,是老師的錯」,課上也是笑聲不斷。

林老師和高老師兩夫妻,少見的心靈默契的伴侶。課上課下都是一樣真實。有朋友說,我總是把老師講的如此完美。不是呢!高老師,林老師都說了:「我們要成長為完整的人,而不是完美的人」。高老師說,林老師也有缺點呢。是呀,老師完美不完美,有啥重要?把課教好就是好老師。 

這長篇大論就是我這幾天的狀態,收穫,對上課的感想,一下子寫不全,以後再補充吧,很難說清楚,真的,唯有親身體驗。


qZqO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