頭腦的「知道」並非「了解」 / 黃詩君


微陰的天,微涼的秋,心卻如琉璃般通透明朗,忽然能理解什麼是「體悟」。

這一期世儒老師選的神舞,都是我極為愛的,二首極為優美的舞蹈。一首是〈Tibetan Melody 西藏旋律〉,另外一首是〈 Assyurain Women Mourners 哀悼的亞述女子〉。這兩支舞有一個共同點,重心的移動是關鍵性動作。掌握了重心移動的訣竅,身體自然能展現舞蹈的優美。

世儒老師用觀卦,帶領我們分辨學習的三個層次。第一個層次是「童觀」,也就是像孩子般帶著好奇心學習。第二個層次是「闚觀」,也就是要從動作細微處觀察出規則。第三個層次是「觀我生」,也就是自我觀察,觀察自己的身體感受、情緒和想法等內在的變化。

為了幫助我們更理解重心的移動,在跳「西藏旋律」,老師要我們往前移動時,讓身體前迎的幅度更大一些。於是我跟老師確認:是要我們透過向前迎的擺盪,自然感受到反彈的後座力嗎?世儒老師說對,這様身體可以更明確的感受到重心的移動。我又追問:左右移動時,是否也要增加身體的擺盪程度?老師說不用。

我心裡覺得奇怪,為什麼要特別感受身體往前迎帶來的擺動感,左右移動時卻不需要呢?

神奇的是,當我能夠感受到身體前迎,接著向後擺盪時的重心轉移過程,我的身體竟然可以自動類推,深刻感受到左右的重心移動時,帶來的身體擺盪感。

那種因為重心的轉移產生的擺盪感,其實是很細微的,可以讓人感到非常的放鬆舒服,就像微風吹過海面般。

我忽然能理解老師的動作為什麼能夠那麼優美,那麼放鬆,可能與這個有關。那不是刻意做出來的動作,而是順著身體前後擺盪,自然產生的一種韻律感所帶來的優美。

老師教學的另一個重點是「旋轉」。他要我們將注意力放在骨盆,用骨盆帶動全身旋轉。之前我的注意力都放在兩個腳掌的動作位置是否正確,雖然做到位,但常常轉得不流暢,總覺得卡卡的。

沒想到一把注意力放在骨盆後,感覺整個身體的旋轉更為輕鬆,身體變得輕盈,而不會有之前旋轉時帶來的沉重感。

於是我決定做個實驗,我把七成的注意力放在骨盆,三成的注意力依然放在腳底,因為我的右腳踝受過傷,腳掌很容易站不穩。之前我發現多給它一點注意力,它就不會因某些角度疼痛,我也比較容易站得穩。

沒想到,這次轉得更順了。然後我再把注意力平均分給兩隻腳,轉圈對我來說變得輕而易舉。我有一種身輕如燕的感覺。

接著我再把注意力放到全身。50%的注意力放在骨盆,它是我身體這個轉軸的核心,但我同時還有兩種注意力,是向上及向下的延伸,感覺上半身及下半身像是從骨盆兩邊長出來的棍子,跟著骨盆一起轉動。

當我擴展意識到全身,以骨盆為中心,全身一起旋轉時,我的視線變得清明,360度的視野都能兼顧。我同時能感受到兩個腳掌貼著地板時帶來的穩定感,旋轉的速度可以平均分配到兩拍,不會像之前有轉得太快的問題。

因為一週連上兩天的「神聖舞蹈」,我比以往有機會對身體做更多仔細的觀察。

本來我一直搞不懂,旋轉時哪一隻腳要「輕捻」,感覺兩個腳掌都有類似「輕捻」的動作啊!但是當我真實體驗了旋轉時身體的迴旋感,我就知道「輕捻」是哪隻腳了。

旋轉時,我們必須先將右腳放到左腳的外側,那是「墊腳尖」,不是「輕捻」。但我常常右腳也跟著左腳旋轉,所以兩隻腳都「輕捻」了。等我的身體真正的經驗到旋轉產生的動力時,腳掌因旋轉產生的「輕捻」把感受放大,我這才搞清楚「墊腳尖」以及「輕捻」的差別,也才發現之前過去的動作其實做錯了。

雖然我的旋轉動作外觀看起來是相同的,但若兩隻腳都「輕捻」,其實旋轉時極為費力,很容易站不穩。

沒有「觀我生」,看不見所有的阻礙與抗拒。連腳掌的一個細微小動作產生的錯誤,都可以阻礙身體更優雅輕鬆的移動。

生命不也是如此嗎?

我們能正確的看見錯誤,然後進行調整嗎?否則所有的錯誤,都會累積成更多的抗拒,造成生命更多的阻礙。

生命不知道還有多少抗拒,耗盡了我們所有的心力,阻礙我們活出更自在美好的自己?

我利用中間下課時間,跟世儒老師討論我的發現。

世儒老師說:「頭腦所認知的『輕捻』,跟身體真正感受到『輕捻』,其實是兩件事情。大多數人的頭腦和身體很難同時在一起『了解』同一件事,除非他經過長期的正確鍛鍊才有可能做到。所以只有頭腦的知道,卻始終沒有身體的實際體會,因此即使他能把理論說得頭頭是道,毫無破綻,但缺乏實際的經驗,是說不上真正的『了解』。唯有當頭腦在『知道』的同時,身體也實際的『知道』,這就是「體悟」。有這樣的經驗之後,才能夠說我『了解』了。透過剛才的體驗與領悟,你必然已經發現,平常我們所認為的『知道』,和我們在課程裡所說的『了解』,兩者之間有著如天地般的巨大差異」。

沒想到一個重心的移動,讓我理解什麼是真正的「體悟」。

週三在跳「神聖舞蹈」前,我正困在無常的大海裡,像溺水般,拚命的掙扎、抗拒,不願意接受現狀,腦海中同時有四個行動方案,卻猶豫著不知該執行哪一個才是最好的。我告訴自己,等跳完神舞後再決定。

透過神舞,我掌握了重心移動的訣竅,也找到生命的答案。

我看見內在痛苦的根源,在於不接受,而拚命的抗拒。我的注意力從關注外在的紛亂,將重心轉移到我內在的三個中心。當我徹底歸於中心時,我自然能接受現狀,知道什麼行動方案都不需要執行。

兩支舞讓我身如琉璃,不再陷入苦海般的掙扎,而能感受到苦海自然產生的浮力托著我,讓我在苦海中還能悠游徜徉。

苦海,也不再是苦海了。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92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