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身體自己去工作  / 張學寧 (南寧)

SONY DSC

一個月前,我有幸接觸到林世儒老師,學習了「養生主靈性按摩」(2020年起更名為「易學按摩」),我萬萬沒有想到,只是在一個月之後,我就體會到了一些我之前根本無法想像的感覺。李錚老師建議我記錄下來,做個分享,我欣然同意了。

我本身是一個用頭腦用的很多的人,「批判、控制、辯論、矯正等等」這些就是我的基本特質。我一直很難放鬆自己,因為頭腦會不斷的批判各種接受到的訊息。這也是我在學「養生主靈性按摩 / 易學按摩」過程中一個很苦惱的問題。夥伴在幫我按摩的時候,我就馬上開始批判:這個動作做的對不對,漏了什麼動作,夥伴的穩定性如何,心情急躁還是沉穩……,我不能放鬆自己,我沒能享受按摩,我的「注意力」完全被夥伴給吸引走了,完全被他的每一個動作吸引走了,我差點都不知道還有我自己了。

一次共修的時候,李錚老師給大家提供一個方法:想像著「另一個我」在旁邊看著自己的身體被按摩,並且「那個我」跟自己的身體說:「我不管你了哦,你好好被按摩吧,你自己照顧自己吧!」如此這樣的把身體交給身體它自己掌握。老師說,大腦不去操控身體的時候,身體會有更好的自我運行,只是我們的大腦通常不相信身體而已。好吧,我的大腦,請你相信身體吧!於是,我照著老師的話做了。

在被按摩的過程中,我真的像靈魂出竅一樣,悠閒的坐在身體的旁邊,很無所謂的看著身體上發生的一切。當然會有很多次,我的大腦又開始批判夥伴做的不對的時候,不過很幸運,我馬上察覺到了,察覺到我開始評判的時候,我馬上叫「我」出來,「寤坐閑無事,春來草自青。」我們不要多管閒事,出來歇著多好呀!這樣如此幾次之後,「我」慢慢習慣在外面閑著了,很好!

不知道多久之後,我突然意識到我的呼吸非常的微弱,就剩下一點點,但是非常的均勻,和緩,不用費力,並且每次呼吸之間都會有均勻的停頓(我平時特意去注意自己的呼吸的時候,每次呼吸之間是沒有停頓的——除非我憋氣去控制呼吸。)。奇妙的是,我竟然能感覺到自己的整個肺在哪裡。肺在呼氣之後,可以全部坍塌下來,貼在地上。還有,還有,我感覺到我的身體四肢的肌肉都坍塌下去了,貼在地上,整個身體有很明顯的陷到地下的感覺(平時我的肌肉是被一股力量緊緊束縛在骨頭上的)

這是為什麼呢?難道是地下墊的被子特別的軟厚,我注意了一下,地下的被子很薄,不可能的,家裡的床更加軟,也從來沒有這種感覺。這些感覺,在我留意到它的時候,並沒有頓時消失。微弱的呼吸再經過兩三次之後先行消失了,對肺的感覺隨著微弱呼吸的消失也慢慢消失了。肌肉的坍塌感卻一直都在,直到按摩快要結束的時候。我很清醒的感受著這一切,我相信這種感覺不是我頭腦想像出來的,我真實的感受到,這就是我的身體。

按摩完成之後,我並沒有因為「我」不在,而對夥伴的動作毫無記憶,夥伴的各個動作我都能回想起來,很清晰,像放電影一樣的。這,再次真實的告訴我:不是你這個頭腦才有記憶的,身體同樣有很好的記憶系統。那麼,我想情感中心也有它獨自的記憶系統。頭腦往往多管閒事的要去取代身體中心和情感中心的功能。

這次體驗,讓我深刻感受到,身體在未受控制的情況下自我放鬆的一種美好感受,非常的舒服。只是,我還未曾感受到我的心在哪裡,我的腎在哪裡,我的大腸等等器官在哪裡,這些都還有待進步。

感謝林老師高老師、感謝李老師的教導,感謝我的夥伴,希望我的分享能給大家帶來一些收穫,讓我們一起開發那些我們本來擁有卻不小心遺忘的能力。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78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