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區:錯把「用力」當「努力」/ 林世儒

動態靜心營於吉隆坡

2018年幾乎每週五六日,和星期二全天都在「易學律動/神聖舞蹈」工作坊中度過,每週一和週四則搭機飛往不同的城市,也是我休息的時間。每週七天我們不是在教室,就是正在前往教室的飛機上。朋友説我和高老師是空中飛人,而我們卻是休息在雲端。有人認為很辛苦,我倒覺得挺享受。

候機時在貴賓室(航空公司對飛行常客的優惠)用餐,輕鬆的喝杯咖啡,這和到安靜舒服的餐廳享受一下悠閒時光幾乎沒有兩樣。進到機艙沒有電話與網路的打擾,正好可以閉目養神或是閲讀,感覺特別愜意,正好是緊湊的工作坊間的調節,更是陰陽兩股能量的交替,工作與休息的切換。

幾天前在上海和學員們討論到頭腦「理智中心」的作用,這超級有效好使的僕人要看你如何指揮他,頭腦可能是幫你的,也可能是阻礙你的,在「易學律動」的課堂上的練習讓我們很容易就可以分辨得很清楚。

人們總是錯把「用力」當「努力」,視「嚴厲」為「嚴格」,以「拚命」做「全然」。只用頭腦「理智中心」的解釋就是如此,錯把知識當事實,知道等同於做到,實際上沒有身體「本能中心」的感覺和「情感中心」的感受,是不可能「瞭解」的,葛吉夫説:「至少要有兩個中心同時都知道某事,才會有真正的瞭解。」真是至理名言啊!

1999年底我辦了一場「跨年靜心營」,以兩天一夜的時間進行各種靜心技巧的練習,當然最重要的是早晨六點半的「動態靜心 Dynamic Meditation」 ,因為這靜心對於壓抑、糾結、痛苦、悲傷、憤怒⋯⋯等情緒有特別好的釋放效果,更能讓喋喋不休的頭腦停下了而思緒清明。

因此「動態靜心」常被於各種心靈成長的課程中被使用,只是有些老師並未説明名稱,或基於某些目的而改名,相信很多朋友都做過這個著名的靜心而不知。那場活動有位學員的分享讓我印象深刻,快二十年了我還清楚她的影象,臉上帶着些許雀斑,身高一米五多的瘦小女孩。

她因某些個人因素參加了許多位國外老師的不同工作坊,而且幾乎不約而同的,在課程期間每天早上都要做「動態靜心 Dynamic Meditation」。而她每次做完就全身痠痛,特別是脖子和肩膀更是痠痛到無法動彈,讓她極為困擾,詢問的結果是有老師是能量卡住,也有老師說是過去童年的創傷所導致的制約⋯⋯為此她還和不同的老師們做了許多個案治療,但都沒有效果,但為了釋放情緒、解除制約、增加能量、促進覺知….她又不能不做,真是又愛又恨啊!

在靜心營中我很仔細的説明身體與呼吸的關係,身法與動作與橫膈膜的關連,並透過幾個小練習來掌握呼吸和身體之間的關聯。而不是像一般的做法那樣,如大鵬展翅般的用力揮舞雙臂,然後頭如搗蒜的快速前後擺動,雙手和腦袋這兩個動作與呼吸何關?這完全是頭腦對「全然」和「努力」的誤解所造成,硬要身體加大呼吸吞吐量的錯誤結果。

我們只要善用身體的工學慣性,和結合生理結構的運方式來做,就可以達到輕鬆省力而且效果奇佳的成果。(詳細説明請見1997~99年間的《創見》雜誌,我所發表的一系列各種奧修靜心的研究心得,其中:〈喚醒生命的動態靜心〉〈全然不等用力〉〈掌握靜心的訣竅〉等這幾篇都和「動態靜心 Dynamic Meditation」直接有關)。

果然這次的效果特別的好,不但大家都可以做完快速混亂的呼吸,很自然的就進入第二階段的盡情發泄而不需想像或勉強,而且第三階段的「護」也不再跳得上氣不接下氣,感覺快沒命了,反而是透過一次次跳躍為自己帶來能量的補充和打氣。第四階段的「停」也不再是個苦差事,終於可以完全靜止不動,最後第五階段帶着重生的能量慶祝舞動,開啟新的一天,踏進新的一年。

在做完經由詳細解說的「動態靜心 Dynamic Meditation」之後,在團體分享的環節,她感歎的説:「這幾年的動態靜心和個案都白做了,原來我的問題不是能量卡住,不是童年制約,更不是心理創傷,我只是一直都是在用力用錯方向而已。」

唉!這些年來看到許多朋友練習「靜心」,因用錯力氣而承受沒必要的苦,或是跳「神聖舞蹈」時把大量的能量,耗費在動作的組合上,常令我心生感慨。其實不必如此費勁,善用其它兩個中心就可以輕鬆又深入,清楚又有效。把努力放在各中心的協調上,而非在肢體與肌肉上用力,不但可以不再受苦,而且成果還能事半而功倍啊!

2018-12-04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96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