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母親和解 / 靜雅 (上海)


在書上看到一段話:「我曾經治療過兩位法國的六十多歲的老太太,她們都是抑郁症患者。在溝通過程中,我發現她們都有一個非常強悍的母親。其中一個老太太是大使夫人,她現在見到她的母親還會哆嗦。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期,法國女人生存條件太惡劣,所以她們必須特別強悍。這種強悍後來就傷到孩子了,把孩子的心傷了。」這讓想起自己的老媽還有這些年和媽媽的關系。

媽媽小的時候外公因為文革入獄十一年,外婆帶著媽媽和幾個舅舅非常艱苦,有陣子甚至討百家飯來糊口。我從小到大媽媽教育最多的就是:小孩一定要聽大人的話,不能違逆父母,父母永遠是為孩子好的,父母永遠是對的(此處省略一百字)。

除了這些話,母女之間的交流很少,媽媽全部的時間和精力要麼跟爸爸吵架,要麼用來賺錢。我一度以為,媽媽那裡,錢才是最重要的。孩子兩歲的時候,我因為身體的原因想要辭職,媽媽甚至威脅要跟我斷絕母女關系。

從小到大,我對媽媽除了愛以外,還有累積最多的就是「怨」,這些怨全部積壓在心裡不敢表達,因為媽媽不願意聽,而且她實在也太忙了。今年的【易學律動/神聖舞蹈】七日營後,我發現我特別愛懟跟媽媽同齡的人。

中庸說:「喜怒哀樂之未發謂之中,發而皆中節謂之和。」之前心裡有怒有怨不敢發出來,這陣子心裡有力量了,但有些情緒沒有清理,所以發的太過了,別人有點兒什麼,我立馬奮起反擊懟回去。

這次去廣西南寧上【易學律動/神聖舞蹈】十日營時,有天上午林世儒老師讓大家分享心得,聽到別的同學講到自己媽媽的時候,突然發現這幾年來,因為我身體不好,媽媽已經改變了很多很多。以前很多父母獨斷之類的話很少說了,做事說話的時候小心翼翼的看我的臉色。當我意識到自己過去的行為,眼淚嘩啦啦的流了出來。

課後我跟林老師分享說:「我以為只有我為了孩子而出來上課,來改變自己,但我媽媽,同樣也是母親,她也正在為了她的孩子努力改變她自己。以前我總認為她是假裝的,不願意承認,也不願意看見。但今天在我心裡真的是看到了。」十日營回家後,不知不覺中跟媽媽的關係有了很大的改變。首先是願意跟媽媽的同齡人聊天了,不懟她們了。

其次是願意接受媽媽的愛了。記得我的孩子剛出生幾個月的時候,有次媽媽要抱我,我立刻跳起來,還非常的生氣(那時心裡有非常多的怨恨和非常多的委屈,但意識層面不知道)。這次回來後,在教媽媽學琴的過程中,媽媽時不時的會抱抱我,摸摸我的頭發,我不說什麼,但心裡總是偷著樂。

最後是對媽媽有耐心了。媽媽一直想學琴,剛好我也會。以前是眼睛抬的高高的不願意教,這兩年願意教了,但總是懟老媽,覺得老媽沒有注意力。這次按照書上一步一步的教媽媽,媽媽說:你可以在家開個鋼琴班教孩子了。

世儒老師說:「能和父母和解是最棒最幸福的事情。」是的,能在父母有生之年和父母和解也算是最大的「孝」了吧!和父母之間的關係好了,管道通了,愛才能傳達到位啊!

靜雅 (上海) 2018-12-03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49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