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最危險的工作 (204) / 林世儒



在90年代初期我曾在朋友的力邀之下加入一個教學團隊,專門為企業提供訓練課程,幾次的合作下來他們對我十分滿意,希望能夠長期的一起合作,並擔任更重要的職務。而我無法適應對講師的一項要求,太違反我的信念了,所以決定要退出,他們都感到十分失望,並透透過種方式不斷的挽留。因為在過往的課程進行中,有好幾次因講師或學員有突發狀況,而產生課程無法順利進行或預期的效果無法呈現,在他們都感到束手無策時,我都能迅速救場,順利的處理與解決難題,並帶來更佳的學習成效和美好的經驗。

雖然他們極力挽留,但我去意堅決,便結束了這短暫又難得的與商業教育團隊合作的經驗。因為我一直適應不來的是,團隊要求所有的老師在下課之後,不可和學員有任何形式的接觸,連用餐時也必須避開,簡單的說就是「授完課後就必須立即從學員的眼前消失」。為什麼要這樣做?因為要保持神秘感,要讓學員把你當神一樣的崇拜與尊敬,透過這種內在心理的投射,學員會更用心學習並認真實踐老師的所教所學。

而我只是個凡人扮不了神,我有長處也有短版,時時記得要精進也常常會怠惰,課上我說我下工夫的方法和我所知道的理論,課下我用心的踐行,但我並非每次都能精確到位,我知道的多做到的少。為了不讓學員看到我也有做不到的時候,為了不讓他們腦裡的完美形象破滅,所以不要讓他們看到課下真實又平凡的一面,我完全能夠理解,但套句甄嬛體「臣妾做不到啊!」因為我不想裝,更不想端。

目前我沒有為了眾人的利益而犧牲自己的能耐,有意識的說這套做那套。要我在人前裝神弄鬼厲害得不得了,而實際上卻是平凡無奇,因而無法以真面目見人,以我的能耐真的是做不來。所以只能台上台下一個樣,說我所做的,做我所說的。課上我是老師授課,課下大家都是朋友,一起吃飯聊天沒有拘束這多好啊!如果這這樣讓你失去頭腦的投射,不再對我感到神秘、超能與崇敬,那就十分抱歉了,目前的我只能做我自己。

只會轉述別人的理論技巧,而無己見的是「教匠」,能整理出自己獨有觀點與創見並表達的是「老師」,而能夠「放下自我」因才施教,為教學而適時適切表演的是「大師」。外在的形象、聲名、排場、華服都是他教學「表演」的工具,可拿可放可穿可脫,不會被制約與受限,這需要有放下全部「自我」的功夫,擁有高度「外在考量」的能力才行啊!為了眾生的利益而「犧牲」內在的眾「小我」,這沒有多少人能做得到。我自知能力有限而且功夫尚未到家,所以只能對眾「大師」們望而興嘆,我絕對不如也,只有衷心的佩服與讚嘆。

其實光是做為「老師」這角色,我也戰戰兢兢,因為這工作會讓人把注意力放在外面,觀察學員而容易忘記自己。老師總是需要指出別人的缺點,而忽略了自己的短處,長久下來就會便成了慣性,稍不注意就會失去了寶貴的反身自躬的能力。學生也會為你戴高帽子,會投你所好,來取悅你恭維你,有意無意的的把你往神壇上推,而且自己內在的「小我」也渴望坐上去,很容易一拍即合,稍不留意就滋長了「貢高我慢」的貪瞋之心,難怪有人說「老師是一個最危險的工作」。

的確這工作很容易讓人忘記心靈成長的「初心」,種種的誘惑特別滋養「小我」,很容易就在不知不覺當中,走上歧途開始「自大自滿」起來,而且還自以為是在利益眾生呢。因此就修行或心靈成長而言,老師的確是一個為危險的工作。

多年來常常問自己:我是誰?我為何在這裡?我要的是什麼?此刻的我「記得自己」嗎?所以我總是不斷的提醒自己,要求自己,先努力的做好「我」,然後再戰戰兢兢的盡力做好「老師」這危險的工作吧!

2019.03.03 11:05:05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92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