矛盾的和諧之美 / 黃詩君 (台北)


一種淡淡的悲傷升起,像雨後的漣漪般聚集,擴散,最後消融於大地。

在「易學律動/神聖舞蹈」的週六班上,世儒老師問我們,聆聽音樂的時候感受到什麼?

這是極複雜的情緒,有微微的哀傷,也有某種說不出的輕盈感,還有一種和諧穩定的平靜感。這支曲子的伴奏與旋律形成一種速度上的對比。伴奏的拍子緩慢而穩定,是非常固定的節拍。旋律的音符跳躍快速,帶有輕盈感的同時,也產生某種情感上的失落。

我忽然想起有個詞很適合形容這支曲子。想起老師上課提到的「向上墜落 Falling Upward」,向上來自於旋律的輕快,墜落來自於伴奏的穩定。向上可以是內在的躍升,墜落可以是臣服與放手。

怎麼會這樣?多麼奇妙的曲子,看似兩種矛盾的情感,同時在心底升起。生命能同時保有看似相反的品質。

回想陪伴婆婆生命最後的一年,各種矛盾的情感在心裡充斥著。對於她的離世,我感到開心,因為她終於離苦得樂,我也能放下心中的大石頭,有一種如釋重負的自由感,同時有很深的不捨與悲傷,因為關係的結束。

開心與悲傷,怎麼可能同時存在?正因為不斷的用心覺察自己的「情感中心」,才發現生命是這麼的豐富,各種情感不斷在體內流動著。這是生命最初、最真實的樣貌,感謝神聖舞蹈讓我能與情感這樣深刻的連結。我感覺到有一個更完整的自己,可以同時接納這些情緒。世儒老師說這就像太極,可以同時包含黑與白。

一開始跳「小圈圈」這支舞時,我把注意力放在旋律上,常會有一種匆忙緊張的感受。當我把注意力放在伴奏時,穩定的節拍則會將我帶回自己的中心。兩種速度帶來兩種心境。有沒有可能我的外在世界和內在世界也可以分開,以各自的速度前進呢?

當這個世界以飛快的速度前進時,我是否仍保有自己的節奏,以自己的步伐穩穩地向前行?我極容易受環境的影響而失去自我,我要如何在現實生活中,找回生命的穩定伴奏?面對外在世界的各種人事物,它能否就只是像輕盈的旋律,我只是單純的體驗,同時,保有我內在穩定的節拍?

我想起老師上課說的「Alone together」,我既能與外在的人事物同在,也仍可保有自己。我等待著,期盼我的內在與外在世界,兩種步調,可以如同這首曲子,形成美麗獨有的樂章。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91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