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去掉多餘填上必需 (184) / 林世儒



2018年二月起開始練習書法,當初是為了改善自己歪七扭八的字型之外,更希望透過這從零開始學習的過程,再度深刻的體驗其中的艱辛與困難,做為了解自己與體會他人的另一方式,增進擁有「外在考量」的能力。今天在做完Chakra Breathing 靜坐時有一個念頭一直縈繞不去,「先看到字,然後再填滿它。」

最近在書法的練習上有新的進展和困難,進展是在臨帖時下筆有和摹寫描紅帖的筆意手感,每一筆畫從起筆開始,經過中間的運筆,到最後的收筆,都可以清楚的感覺到筆毛在宣紙上運行所產生的摩擦力,過程中力道的的變化清清楚楚又綿綿不絕,一筆接一筆間似乎有個看不見的關聯,寫起字來就像是毛筆在紙上跳舞,有上下起伏、時快時慢、忽輕忽重、轉折跳躍⋯⋯那份流暢感真令人陶醉。

困難的是這感覺維持不了一兩天就失去了,基本功夫還不夠扎實,就像在心靈成長路上或「神聖舞蹈」的學習,某些片刻有很棒很美的體驗,但像曇花一現只能維持一小段時間而已。但這「瞥見」已彌足珍貴,看到它並經驗到它了,接下來就是如何重現與延長讓它成為自己的一部份,這就要靠持續的鍛練,我總認為「功夫」是練出來的。所以我又回到摹寫描紅,再度培養筆畫的手感和鍛練間架結構,然候重新臨帖。

今日這「先看到字,然候再填滿它」,正是給我一個新的方向和練習技巧,下筆前先在紙上看到要寫的字浮在紙面,就像描紅帖已經用淡墨把字印在紙上,然候我只是把墨水以相應的筆法填好填滿而已。說是容易但要一筆完成難度很高,需要經年累月的每日鍛練才做得到,又是基本功到不到位的問題,有基本功的鍛練才能把「知道」轉為「做到」,這才是真正的「知行合一」。

走在心靈成長的路上,我們看到了什麼?目的地長什麼樣子?我走在正確的路上嗎?如果我能看到,我就能去掉多餘,然後像摹寫描紅帖一樣,依筆法只填上必需的筆畫,就能呈現最佳的成果,最後連描紅都不必,自己自由下筆即可。

理論觀念相當於地圖,可以幫我們指引方向,闡述方法,而實踐才能驗證真偽,力行才會達成目標。道路是用來走的,今日起我在書法上練習「先看到紙上的字,然後用毛筆沾上墨水,以筆法填滿它」。心靈成長的道路也是如此,「看到」然後調動「四個中心」去「做到」。

2019.02.11 09:37:04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55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