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活就是修行  / Dawn (北京)

SONY DSC

接觸林老師有近三年的時間了,他在北京的課我全上過,朋友戲稱我是林老師的超級FANS。雖然和老師認識的時長比較長,但我們之間甚至沒說過很多話,我必須承認,林老師是我到今天為止對我內心影響最深遠的一位老師。我很堅定的追隨著林老師,其實我知道那不僅僅只是崇拜老師,更重要的原因是老師在課程中傳遞出來的內在品質深深吸引我,我的內心告訴我,那是我要找的方向。

每一次課程,我都在經驗著,每一次的經驗都不同,雖然看上去在做幾乎同樣的事情。當自己全神貫注地做著,當自己全然的與當下在一起時,那種臨在的感覺真是美妙。在那個時刻我才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自己。隨著每一次的學習,我發現原來自己什麼都不懂,那些說出來早就知道的事情,只是頭腦的概念,正真的懂是要用身心去經驗到。我們平時太善於用頭腦了,頭腦不停的構建種種幻想,割裂了我們與本然的聯繫。我們的身心變得疲憊,那頭腦中以為的愛、平靜、喜悅,富足、豐盛,除非經驗過,否則全是虛妄。所以在日常行為中會有那麼多打著愛的口號卻做著非愛的行為;看似表面平靜,內在波濤洶湧;彰顯富足卻透露內心的貧瘠的事情不斷發生。

在這裡我要重點提一下「養生主的按摩課程」(2020年起更名為易學按摩),以前學習時以為套路的學習最為重點,甚至以為只要熟悉手法就算學完了。其實老師每次都會對我們說,這套手法對人有效的放鬆功效僅僅是個副產品,它的目的遠不止於此。但大多數人一開始不會相信。我也這樣,第一次接觸時對老師設計的練習內心頗有微詞,覺得耗用太多時間,明明可以縮短時間,讓我這樣的上班族媽媽們可以早些回家照料小孩,但每天晚上都要搞得那麼晚,回家後還要遭受家人的責難,對我上課的敵對情緒很強。

後來,我發現不僅老師設計的練習是非常重要的,連老師講的每一句話都很重要,沒有多餘,這也是我兩次複訓後得出的結論,因為我每次收穫到重要資訊後才發現,老師在每一次的課程中都講過,只是我在當時並沒有吸收到,對它們的理解力還非常有限。所以可以看出人要保持持續的「注意力」是多麼不容易,每一個當下都有覺知對頭腦來說太難了。

我們往往不熟悉自己,甚至不熟悉自己的身體,對它們的感覺十分陌生。我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坐著,怎麼站著,怎麼呼吸,怎麼喝水,怎麼吃飯,有情緒時也會騙自己沒事。在「養生主按摩/易學按摩」的課程裡,我們用大量的練習去試著瞭解自己,提高自身的敏銳度,在與夥伴每一次碰觸的過程中我們都會對自己有一個更深的認識。老師讓我們在課程中哪怕只是挪動坐墊這樣看似小的事情也要儘量不要發出聲音,因為只有不發出聲音去做事情時,自己的「注意力」才會在那裡。當我們保持著「注意力」做事情時,奇妙就發生了,我們變得更幽雅,更有自信了。

這次課程結束後,晚上媽媽來電話,體弱的爸爸發燒了,媽媽焦急的讓我回來,希望我送爸爸去醫院。我回到家裡,看著躺在床上痛苦得直哼哼的爸爸,向他瞭解發病的原因。原來這次出差回來不知吃了什麼東西,吐了好幾回,最後又直拉肚子,晚上開始發燒,對於一個七十歲的老人來說,高燒快39度,渾身非常難受,胸口也堵得慌。老爸一向對我在外面參加課程非常反對,原來有幾次我要對他做按摩他都堅決不同意。現在看著被病痛折磨的爸爸,一旁焦急的媽媽,我知道這次爸爸不是那種傷風感冒,(原來爸爸因為肺栓塞,病情危急住過幾次醫院,平時最害怕感冒)只要不合適的東西排乾淨就會沒事,我安慰爸爸,讓他多喝水(我沒回來之前他怕上太多廁所連水都不敢喝)。

一邊聊著天,一邊拉住他的手。我的手先是握住他的手,我感覺到他的手因為焦慮有些緊張,過了一會,我用林老師上課時教的手法輕輕按摩他的手。爸爸可能受到我的情緒傳染,漸漸安定下來,不一會兒出了好多汗,我用乾毛巾細細給他擦著身上臉上的汗,並讓他再一次量體溫,這次竟然退回到37.5度,爸爸說話也聽著有些力氣了,一旁的媽媽也鬆了口氣。我繼續握著爸爸的手,我只是單純的想讓他知道我是非常非常愛他,有我在不用怕。為了以防萬一當晚我留在父母家中休息,早上一起來,我再去看爸爸,他的體溫變成37.2度。現在病情已好轉,過幾日他就該恢復正常了。

此時我才明白林老師說過的話,方法和技巧並不重要,我明白那重要的是--愛,我們借由這樣的方法去傳遞我們的愛,那種力量遠大過任何的努力。

讓我們在生活的每時每刻去修行,讓我們在愛中修行。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94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