焦點:記得自己要的是什麼 (145) /林世儒

第四必修—-「易學律動/神聖舞蹈」四日營 台北 2003/06/24

生命中有太多糾結,讓我們困惑與痛苦,內在矛盾和爭執的聲音所帶來的煎熬,比起外在的實際困難多了數十倍。而我們往往因為這樣的內耗痛苦不堪,折磨自己一生,卻無計可施,把精力熱情消耗殆盡,無法行動最後落得一事無成,哀怨自己無力、無能、無價值。

目前的我們只是一部機器,它依照它的慣性運作,理智、情感、和身體各互不相干,各有一套應對世界的模式,也不相互溝通,誰上台誰做主,誰搶到麥克風誰說話,互不相讓也否認對方所承諾的事。比如當我的心立下宏願,接下來一年每天早上六點起床寫一篇文章,然後信心滿滿興致勃勃的開始,一週之後身體上台,它說太早起了昨天太累又晚睡,改七點起吧!再過三天氣溫下降,它又說幹麻折騰自己,八點再起就行。

腦袋裡的理智說話了:「人啊!要說到做到,你看王陽明知行合一,成就了偉大的事功,被尊為聖人,你不是要向他看齊嗎?什麼七點八點,說幾點就應該幾點起,說要寫就應該每天寫。」壓迫著身體非起床不可。一週之後換它當班,他又說了:「為什麼要每天寫呢?沒靈感沒感覺寫什麼寫,沒有意義,應該要有感而發,要有內容要能感動人,不能為了寫而寫,當初是誰下的這個蠢主意的,我可不幹。」腦袋又一個聲音說:「你不剛說要說到就應該做到?不然會沒有信用,消磨自信失去力量,無法成為主人。」然後更多的聲音加進來爭辯,各有道理所以得不到結論,時間消耗了卻沒有行動,只是停在原地空轉。

頭腦、身體、情感各有各的應該,各有各的堅持,總是互不相讓,彼此否定。我始終記得「我不是我的頭腦,我不是我的情感,我不是我的身體,我是他們的主人。」所以它們吵歸吵,聽完各方意見,「我」來定奪。「我」會識狀況調整作息,依輕重緩急安排時間寫作,提高注意力尋找寫作主題,「我」要每天寫這是沒得談的,其他好商量,只把焦點放在如何排除困難,而非糾結與爭辯各種困難與應該。這就是記得「自己要的是什麼?」

2019.01.03 08:16:36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88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