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盡的包容與追殺 / 林世儒


每周二晚上連續進行了二十多年的「易學律動/神聖舞蹈」課程,在五月份因為疫情緊張被迫中斷了,隨著七月底的疫情降溫改為二級,同學們都迫不及待地渴望重新上課,原本想說就停滿三個月後再開始吧!但大家熱情如此,也就從善了,於是8月3日恢復了台北周二班的課程,至於中壢、龍潭、新竹等其他四個班,因場地的關係還需要再等等。

課程中我問了一下同學們,對於重新恢復上課有何期待與看法。秉瑜說:上過很多不同的成長課,以及到健身中心運動,但只有來這上課才能感到身體放鬆與頭腦清醒,不再胡思亂想。唯有這樣才有足夠的能量面對一週的繁忙工作,我都懷疑這是不是變成依賴了,希望以後可以靠自己的力量就能做到。詩君說:他每周二就是來充電的,每周二上完課,就可以應付七天的工作,而這段期間靠走向大自然,每天爬山也有類似效果,只是能量沒上課時持續的久。

Kate說:很奇怪,幾年來每周二來上課,感覺都是平平的,只有在老師提示特別關注某個點或某個動作時,整個人的意識狀態就突然跳高了幾個層次,就連這次參加停課後加開的「認識自己勁在工作」團體時也是如此,每天撰寫「生命故事」時也是感覺平平,可是當老師要求「格物」並依指示「下標籤」之後,就進入一個完全不同的境界了,視界與感受立即高度提升。這幾周來我一直都還想不出來,這是怎麼發生的?是怎麼觸發這個躍進點的?要如何找到那個關鍵點?春香說:希望透過課程能夠成為「大人」,也就是成為可以為自己負責,成為自己的「主人」。

以上這些的問題,正是我們每周在此透過「易學律動/神聖舞蹈」來「工作自己」的目地與目標之一。真正的關鍵就在「大人」身上,只有鍛鍊好自己成為「大人」,才會成為自己的「主人」,以上所有的問題自然得解。我經常覺得我們每周上課不只是在「學」,更多的是在「習」、在「鍛鍊」。知道還要能做到,而要能做到就需要下功夫了,因為功夫是練出來的。

我特別喜歡奉元書院的創辦人毓老師的說法「人得一為大」,所以我們想要成為「大人」,那麼要好好的研究《大學》這本書之外(本課程會稱名為易學律動,就是因為易經與大學這兩部經典)。以及透過本期「神聖舞蹈」的舞碼,〈I Wish To Be Myself 我渴望成為自己〉以及〈I AM 我是〉這兩支舞讓理智、情感和身體三個中心,同時體驗與領悟什麼是「一」,能得「一」必為大。必要的話會找時間教〈I AM Father Son 神聖三位一體〉,帶來身心靈合一的特殊情感與體驗,過去我曾用在「正念靈氣」的教學上,無論是能量或意識的提升和放大效果都超級好。

「合一」「統一」一直是我們素質中缺乏的要素,所以一直成不了「大人」。所以我們的「工作」,就是要讓「三個中心」(僕人)能夠和諧一致為「我」(主人)服務。而在那之前,我們的「意識」「意志」和「意願」都需要進一步的嚴格鍛鍊,前兩個月每天書寫「生命故事」的密集鍛鍊時,對大家的的無情追殺,讓這三者都有所大幅度的提升。而現在恢復正常上課,我們會在這基礎上更進一步的增加強度。我會依據《易經》〈蒙卦〉的精神與指引,給予大家無窮的包容,以及無盡的追殺,以能「得一為大」,願大家各個都成為「大人」。


點我查閱:、或更多精采的影片欣賞

(共 118 人瀏覽,本日 1 人瀏覽)
qZqO

發佈留言